《破陣子·柳下笙歌庭院》晏幾道


破陣子·柳下笙歌庭院

作者:晏幾道

朝代:宋代



柳下笙歌庭院,花間姊妹鞦韆。記得春樓當日事,寫向紅窗夜月前。憑誰寄小蓮。
絳蠟等閒陪淚,吳蠶到了纏綿。綠鬢能供多少恨,未肯無情比斷弦。今年老去年。

作品關鍵字:-追憶-生活-懷念-歌女


作者簡介:

晏幾道

  晏幾道(1030-1106,一說1038—1110 ,一說1038-1112),男,漢族,字叔原,號小山,著名詞人,撫州臨川文港沙河(今屬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人。晏殊第七子。歷任穎昌府許田鎮監、乾寧軍通判、開封府判官等。性孤傲,晚年家境中落。詞風哀感纏綿、清壯頓挫。一般講到北宋詞人時,稱晏殊為大晏,稱晏幾道為小晏。《雪浪齋日記》云:「晏叔原工小詞,不愧六朝宮掖體。」如《鷓鴣天》中的「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等等詞句,備受人們的讚賞。


鑒賞

  此詞抒寫對歌女小蓮的懷念之情,也追憶了昔日舊遊,並抒發了年華易逝的感慨。開頭兩句,描述昔日相聚的歡樂,有人物,有活動,有環境,寫得充實而概括,表現了當時富貴之家的那種歌舞昇平、安樂豪華的生活景象。在這個生活圈子的姐妹行中,便有令人思念的小蓮。接下來,作者把前兩句的描寫歸結為「春樓當日事」,並把這些回憶寫成信,想要寄給小蓮。至此,筆鋒陡轉,「憑誰寄小蓮」,因為不知小蓮身在何處,連美好的回憶已無法與她共享了,由此不免引發感傷。下片開頭,雖是化用李商隱的名句,但與原作並不全同,「等閒」、「到了」兩個詞語起了不小作用,使句意增加了一層無可奈何的感歎,既是「推陳」,更見「出新」,小晏這種藝術手段,尤其值得欣賞。最後三句,感歎人們都一年一年地逐漸老去,今天雖然是「綠鬢」,但畢竟承受不住愁恨的煎熬,然而又是仍在苦苦支撐,還不至於立刻到「斷弦」的地步。三句之間,環環相扣,委婉曲折,終於訴盡了九轉迴腸。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