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鄉子·自古帝王州》王安石


南鄉子·自古帝王州

作者:王安石

朝代:宋代



自古帝王州,鬱鬱蔥蔥佳氣浮。四百年來成一夢,堪愁。晉代衣冠成古丘。
繞水恣行遊。上盡層城更上樓。往事悠悠君莫問,回頭。檻外長江空自流。

作品關鍵字:-抒情-謫居-生活


作者簡介:

王安石

  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號半山,謚文,封荊國公。世人又稱王荊公。漢族,北宋撫州臨川人(今江西省撫州市臨川區鄧家巷人),中國北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改革家,唐宋八大家之一。歐陽修稱讚王安石:「翰林風月三千首,吏部文章二百年。老去自憐心尚在,後來誰與子爭先。」傳世文集有《王臨川集》、《臨川集拾遺》等。其詩文各體兼擅,詞雖不多,但亦擅長,且有名作《桂枝香》等。而王荊公最得世人哄傳之詩句莫過於《泊船瓜洲》中的「春風又綠江南岸,明月何時照我還。」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這裡曾是歷代帝王建都之所,周圍樹木蔥蘢繁茂,山環水繞,雲蒸霞蔚。可是,四百年來的繁華隆盛已像夢一般逝去,使人感歎。那晉代的帝王將相,早已是一杯黃土,被歷史遺棄。
繞著江岸盡情地遊行游賞,登上一層樓,再上一層樓,往事悠悠,早已不值一問,不如早回頭。往事如煙,就像這檻外無情的江水空自東流。

註釋
1帝王州:指金陵(今江蘇省南京市)。三國的吳、東晉、南北朝的宋、齊、粱、陳、五代的南唐等朝代在此建都,故稱為「帝王州」。
2鬱鬱蔥蔥:草木茂盛。
3佳氣:指產生帝王的一種氣,這是一種迷信的說法。
4四百年:金陵作為歷代帝都將近四百年。
5晉代衣冠成古丘:李白《登金陵鳳凰台》中的名句:「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把晉代與吳宮並舉,明確地顯示出後代詩人對晉朝的嚮往。冠(guān):古代士以上的穿戴,衣冠連稱,是古代土以上的服裝,後引申為世族、紳士。古丘:墳墓。
6恣(zi)行遊:盡情地繞著江邊閒行遊賞。恣:任意地、自由自在地。
7更:再,又,不只一次地。
8悠悠:長久。遙遠的樣子。
9回頭:指透徹醒悟。佛家語「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十檻:欄杆。語出唐代詩人王勃的《滕王閣詩》中的名句:「閣中帝子今何在,檻外長江空自流。」

參考資料:

1、
馬敬芳 .豪放詞 :青海人民出版社 ,2004年01月 :第56頁 .


賞析

  此亦為王安石晚年謫居金陵,任江寧知府時所作。在表面的表達昔盛今衰之感的同時,把自己非常複雜的心境,也暗含於詩作之中。

  金陵城自古以來便是帝王之州,唐代劉禹錫曾作《西塞山懷古》一詩:「王睿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然而,王安石看到的與劉禹錫所見大不相同,這裡是一片鬱鬱蔥蔥的王氣正盛之地,佳氣上浮。但那是晉代的事情,已經過去四百年了,晉代的白衣勝雪,衣冠之族,已經成為一座座古墓,回首往事的時候,這些是怎堪回首呀。末句借用李白《登金陵鳳凰台》中的名句,表達的是同樣的昔盛今衰的悵然之情。將自己的理想寄托在過去的時代裡,這是詩歌中常用的寫法,借此來表明自己對現實的不滿,同時使詩歌具有一種「高古」的氣象。

  作者獨自一個人繞著江水邊上行遊,然後登上高樓。「繞水游」是排遣心中的愁緒或不平事的一種辦法,在這裡,作者借這種典型的動作來表現內心的無邊愁緒。好在這種「繞水游」並不受外在任何事物的限制,可以「恣行」,隨意地到處走走。但是,這是一種多麼無奈的自由啊,王安石所追求的,是推行新法,實現強民富國的願望,而現在,只能是「繞水游」而已,慨歎之聲,達於紙上。古人在詩中所抒寫的,常常不是「達則兼濟天下」的順境,而是「窮則獨善其身的」逆境,但到底心還被「達」的願望所牽絆,所以讀這樣的詩句的時候,要看出作者表面閒適的背後,是無窮的淒涼與熱切的期盼。「上盡層樓」含有中國古代的「登高懷遠」「登高而愁」的文化密碼。從南北朝時期的王粲寫《登樓賦》開始,這個動作就被賦予了思念故國之情。而唐代王之渙的一首《登鸛雀樓》則是從人生哲學意味上詮釋了這一個典型的動作、典型的場景。在這裡,作者是思念故國(首都)呢,還是「欲窮千里目」呢?通過上文的表面閒適與內心焦慮,我們可以看到他所思念的,正是重回故國,再造宏業;通過後文的回憶往事,我們又可以知道作者這時的心理是放棄思念故國的想法,而注重對往事的追尋,注意對往事從文化意義上進行思考;我們還可以認定,作者是想「登高望遠」,而這裡的「遠」,不是空間上的,而是時間上的,表明作者獨特的意趣和別具懷抱。國學大師陳寅恪曾說:「詩若只有一種解釋便不是好詩。」一首真正的好詩,就是可以這樣多方面地甚至地矛盾地刺激讀者去思考,去與自己的人生體驗結合起來,思考詩歌的同時,也思考人生的選擇甚至人類的境遇。「更上樓」,不是上到樓的頂端再往上走,而是不斷地一次又一次地登樓。往事悠悠而去了,你不要問我在想些什麼,回頭看過去的時候,只能看見窗外的長江,在日夜不息地向東流去。結句也是化用唐人詩句,王勃的《滕王閣詩》,作者在這裡卻別有懷抱:可以理解為,歷史是無情的,就像東流之水,一直向前,或許人類所為的一切只是這水的片刻停留,沒有太大的意義;也可以理解為,不論目前我的遭遇如何,但我所做的一切,都如長江水一般,是一種永恆的存在;或者聯繫《滕王閣詩》原文前一句:「閣中帝子今何在?」的反問,問當今的皇帝「今何在」,表達自己期待著重回朝廷的願望。但似乎一切都不重要了,就像長江水,一直流著,流著。

參考資料:

1、
劉石主編;清華大學《宋詞鑒賞大辭典》編寫組編 .宋詞鑒賞大辭典 :中華書局 ,2011.08 :第165頁 .

創作背景

  本篇為作者在金陵登樓懷古時所作。情調與《桂枝香·登臨送目》相近,很可能寫於同一時期。

參考資料:

1、
喻朝剛 周航主編 .宋詞觀止 :大眾文藝出版社 ,2001年01月 :第175頁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