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花慢·別西湖兩詩僧》盧祖皋


木蘭花慢·別西湖兩詩僧

作者:盧祖皋

朝代:宋代



嫩寒催客棹,載酒去、載詩歸。正紅葉漫山,清泉漱石,多少心期。三生溪橋話別,悵薜蘿、猶惹翠雲衣。不似今番醉夢,帝城幾度斜暉。
鴻飛。煙水彌彌。回首處,只君知。念吳江鷺憶,孤山鶴怨,依舊東西。高峰夢醒雲起,是瘦吟、窗底憶君時。何日還尋後約,為余先寄梅枝。

作品關鍵字:-相思


作者簡介:

盧祖皋

  盧祖皋(約1174—1224),字申之,一字次夔,號蒲江,永嘉(今屬浙江)人。南宋慶元五年(1199)中進士,初任淮南西路池州教授。今詩集不傳,遺著有《蒲江詞稿》一卷,刊入「彊村叢書」,凡96闋。詩作大多遺失,唯《宋詩記事》、《東甌詩集》尚存近體詩8首。


註釋

1心期:心靈契合的歡快之情。
2三生:佛家語,指前生、今生、來生。杭州北山有三生石,傳為釋圓觀轉世後與故友李源相會處(袁郊《甘澤謠》)。
3彌彌:茫茫。
4吳江鷺憶:彭傳師於吳江築亭,有句云:「猛拍欄杆呼鷗鷺」句。此指祖皋之去處。
5孤山鶴怨:林和靖養鶴孤山,以此自娛。此指僧的居所。


鑒賞

  詞的上半闋寫主客晤對的清歡。一起三句將酒清游的勝概寫出,便有一種籠罩全篇的力量。「嫩寒催客棹」,不說自己起了遊興,而說是好天氣催動了我的作客之舟。這種擬人化的寫法,突出了風日之美,有一種人難以抗拒的吸引力。「嫩寒」,已被人格化,一個「嫩」字給瑟瑟的輕寒賦予一種令人愛賞的色彩,是通感技法的又一佳例。

  「紅葉」兩句,復筆寫景。山上是滿林紅葉,石間有潺潺清泉,繪聲繪色,怎不令人心曠神怡?「漱石」一句,不只是寫出了水漱石根的清幽景色,同時也表達了作者嚮往山林的歸隱心曲。盧祖皋在此用典,就將一種脫落簪紱,息影山林的心願訴諸其中了。「多少心期」,即多麼快慰的意思。<

  當讀者正隨著詞人的妙筆徜徉於林泉清美的意境中時,作者卻將我們帶入了這樣一個神奇的世界,即天竺寺後有三生石,與冷泉亭、合澗橋相距不遠,是有名的景觀。然而詞中所述,不限於景物的鋪陳,而是一種兩面關合的用典。作者寫帶有佛家輪迴色彩的傳說,除了符合杭州實景而外,還切合對方的和尚身份,好像這眼前的景物與兩位詩僧,都是前生所熟知的,都是具有宿緣的。盧祖皋在此強調了他對這種山林清致的嚮往和依戀。「依薜蘿猶惹翠雲衣」,個「惹」字尤能將無情草木化為有情。作者這樣運筆,不但使文氣跌宕,富有變化,而且還能喚起人們綿綿無盡的離情別緒來。歇拍兩句,再將筆勢收攏,點出今番之帝城醉夢,不如溪山之雲水徜徉。「不似」意即「不如」。從這裡我們可以想見作者那顆高尚的心靈在追求著一種清遠,超脫,然而現實的黑暗齷齪,使他轉向山林,轉向自然,去尋求人性的復歸。

  下片設想離別後的思念,文筆活潑,妙喻聯翩,意思是說:鴻鳥已飛向煙水茫茫的遠方,只有你們才知道它留下的痕跡。這是以鴻鳥比喻自己漂泊無定的行蹤。接下去,作者以錯綜之筆就自己與詩僧兩面關鎖寫來,脈絡清晰。「吳江鷺憶」,指作者的去處。「孤山鶴怨」,指二僧掛搭之地。林和靖梅妻鶴子隱於孤山,與二僧相近,故移以指二僧。這樣寫來便覺清超,也顯示了詞人高超的功力。

  「高峰」句妙在奇思,高峰雲起,並不稀奇,一經「夢醒」二字點染,便成了奇筆。把朝雲出岫比作高峰睡醒,詞人以擬人化的手法,將自己的感情賦予山河。「瘦吟」句是寫對詩僧的憶念,暗用李白《戲贈杜甫》「借問別來太瘦生,總為從前作詩苦」。「瘦」字又形象地表達了相思的苦懷。歇拍二句,自相問答,饒有趣味。什麼時候再相聚會呢?那就請你寄來報春的梅花吧。這樣的結尾,更顯得雅致,有韻味。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