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越人·紫府東風放夜時》賀鑄


思越人·紫府東風放夜時

作者:賀鑄

朝代:宋代



紫府東風放夜時。步蓮穠李伴人歸。五更鐘動笙歌散,十里月明燈火稀。
香苒苒,夢依依。天涯寒盡減春衣。鳳凰城闕知何處,寥落星河一雁飛。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記夢-元宵節-抒懷


作者簡介:

賀鑄

  賀鑄(1052~1125) 北宋詞人。字方回,號慶湖遺老。漢族,衛州(今河南衛輝)人。宋太祖賀皇后族孫,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稱遠祖本居山陰,是唐賀知章後裔,以知章居慶湖(即鏡湖),故自號慶湖遺老。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東風初起的京城解除宵禁之時,我伴著看貌如穠李、步生蓮花的美人歸去。五更的鐘聲響起,笙歌已散盡,月色皎皎而燈火稀疏。
香煙裊裊,夢魂恢依。天涯寒意散盡,我減下春衣。京城迢遞,不知在何處,只望見稀疏冷落的銀河下孤雁高飛。

註釋
思越人:詞牌名,又名《思佳客》、《鷓鴣天》、《剪朝霞》、《驪歌一疊》。雙調,五十五字,押平聲韻。
2紫府:紫色象徵華貴,皇宮、仙居皆可稱紫府,此處指整個東京(今開封)。「放夜」:解除夜禁。
3步蓮:步蓮,形容女子步態優美。穠(nong)李:形容女子貌美如穠艷的李花。
4苒苒(rǎn):氣味或煙塵輕飄的樣子。
5鳳凰城闕:鳳凰棲息的宮闕,這裡指京城。

參考資料:

1、
(清)朱孝臧編選;思履主編 .宋詞三百首 :中國華僑出版社 ,2013 :202 .

2、
(清)朱孝臧編選;思履主編 .宋詞三百首彩圖全解詳注 超值白金版 :中國華僑出版社 , 2012 :202頁 .


創作背景

  賀鑄青年時期曾在京城度過的一段少年俠氣、無憂無慮的美好時光,此後卻長期輾轉在偏僻之地任一些微小官職,有志難展,鬱悶在心。回首往昔,夢繞魂牽,這首詞就是作者在此境況下寫出。

參考資料:

1、
(清)朱孝臧編選;思履主編 .宋詞三百首彩圖全解詳注 超值白金版 :中國華僑出版社 , 2012 :202頁 .

鑒賞

  這是一首記夢詞,寫夢中京城元宵節的歡樂情景,以及夢醒後的淒清之境和失落之感,含蓄地表達了一種撫今追昔、懷才不遇的情緒。

  上片寫夢境。在夢中,詞人彷彿又置身於東京熱鬧繁盛的元宵之夜。古代都市實行宵禁,鬧市絕行人。唐以後,逢正月十五前後幾日解除宵禁,讓人們盡情觀燈游賞。首句用詞華麗歡快,使整個夢境處於歡樂美妙的氛圍之中。

  盡情遊覽之後,詞人彷彿和一個女子相伴而歸。這女子步態多姿,好像一步一朵蓮花;這女子容貌嬌美如穠艷的桃李。他們親密地行走在一起,周圍的環境是:「五更鐘動笙歌散,十里月明燈火稀」。雖是曲終人散、天色將曉的時光,但節日的痕跡仍處處可見。「五更」暗示笙歌徹夜,喧鬧時間之長;「十里」點出東京處處繁華,歡度佳節範圍之廣。從側面烘托出東京元宵佳節的歡騰熱鬧,給人留下了想像餘地,收到了以少勝多的藝術效果,也符合夢境似斷似續、似真似幻的實際情況。

  整個上片通過對夢境的描繪,體現了東京元宵之夜的良辰美景和舒心愜意,也表達了詞人對之追念、珍惜、留戀的感情。

  下片寫夢醒之後的情和景,與上片形成鮮明對比。一覺醒來,笙歌、燈火、佳人全都子虛烏有。眼前是爐香裊裊,處境孤淒,腦海中夢境歷歷,回味無窮。現實與夢境,如今與往昔,孤淒與歡樂,對照分明。夢中京城,如今天涯;夢中佳節,笙歌燈火,激動人心,如今暮春,只有瑣碎平凡的減衣換季;夢中的五更,他與佳人相伴,踏月賞燈而歸,眼前的拂曉,只有對往昔的思念,更品味出此刻的孤寂。「鳳凰城闕」遠在天邊,當年的生活亦不再來。「知何處」表達了一種悵惘之情。詞人把目光望向窗外,夢中的燈月,心中的京城都看不到;稀疏的晨星中,一隻孤雁鳴叫著飛過。這許是眼前景的實寫,卻更具象徵和比喻。遠離京城,有志難展的詞人就正像那只失群的孤雁。在這一淒清畫面襯托下,詞人撫今追昔、鬱悶失意的心緒顯露無疑。

  全詞構思完整,一氣呵成。上下片的環境、氛圍、情緒截然不同。一夢一真,一虛一實,一樂一哀,對照鮮明,又側重後者,強調詞人今日的失意。做夢乃生活中平常現象,詞人卻能因之為詞,創作出成功的佳構,抒發自己的哀樂,實非易事。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