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詠橘》蘇軾


浣溪沙·詠橘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菊暗荷枯一夜霜。新苞綠葉照林光。竹籬茅舍出青黃。
香霧噀人驚半破,清泉流齒怯初嘗。吳姬三日手猶香。

作品關鍵字:-詠物-橘子


作者簡介:

蘇軾

  蘇軾(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美食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漢族,四川人,葬於穎昌(今河南省平頂山市郟縣)。一生仕途坎坷,學識淵博,天資極高,詩文書畫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與歐陽修並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藝術表現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世有巨大影響,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能自創新意,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畫學文同,論畫主張神似,提倡「士人畫」。著有《蘇東坡全集》和《東坡樂府》等。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一夜秋霜過後,菊花凋謝荷葉枯萎,而新橘卻在經霜之後變得更加鮮亮,整個橘林都閃著光亮。原來是橘子由青色逐漸變成金黃色了。摘下一個剝開之後,香味噴人,初嘗新橘,汁水齒舌間如泉般流淌。據說,吳地產的橘子女孩子剝後,手上三日仍留有餘香。

註釋
1 一夜霜:橘經霜之後,顏色開始變黃而味道也更美。白居易《揀貢橘書情》:「瓊漿氣味得霜成。」
2「新苞綠葉」句:沈約《園橘》:「綠葉迎霜滋,朱苞待霜潤。」新苞:指新橘,橘經霜變黃,又有外皮包裹,如新生的黃色花苞。
3青黃:指橘子,橘子成熟時,果皮由青色逐漸變成金黃色。屈原《橘頌》「青黃雜糅,文章爛兮」。
4「香霧」二句:蘇軾《食柑詩》「露葉霜枝剪寒碧,金盤玉指破芳辛。清泉蔌蔌先流齒,香霧霏霏欲噀人。」宋·韓彥直《橘錄》捲上《真柑》:「真柑在品類中最貴可珍……始霜之旦,園丁采以獻,風味照座,擘之則香霧噀人。」噀(xun):噴。清泉:喻橘汁。
5吳姬:吳地美女。


賞析

  這首詠橘詞,巧言物狀,體物細微,屬「純用賦體,描寫確尚」的詠物佳作,頗耐玩味。

  「菊暗荷枯一夜霜」,佈置環境

  以使下文有餘地抒發。「菊暗荷枯」四字,是東坡《贈劉景文》「荷狙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的概括。「一夜霜」,經霜之後,橘始變黃而味愈美。晉王羲之帖:「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易多得。」又白居易《揀貢橘書情》詩:「瓊漿氣味得霜成。」皆可參證。「新苞」句,輕輕點出題目。新苞,指新橘。橘有皮包裹,故稱。又,橘樹常綠,凌寒不凋。《楚辭。橘頌》:「綠葉素榮,紛其可嘉兮。」沈約《橘》詩:「綠葉迎露滋,朱苞待霜潤。」東坡用「新苞綠葉」四字,形象自然,再以「照林光」描繪之,可謂盡得橘之神。「竹籬茅舍出青黃」,好一「出」字。竹籬茅舍,掩映於青黃相間的橘林之中,可見橘樹生長之盛,人家環境之美,一年好景,正當此時。

  過片二句,寫嘗橘的情狀。擘開橘皮,芳香的油腺如霧般噴濺,初嘗新橘,汁水齒舌間如泉般流淌。「香霧」、「清泉」之喻,形象可感,堪稱絕妙。

  「驚」、「怯」二字,活畫出女子嘗橘時的嬌態。

  驚,是驚於橘皮迸裂時香霧濺人,

  怯,是怯於橘汁的涼冷和酸葉。

  末句點出「吳姬」,實際也點明新橘的產地。吳中產橘,尤以太湖中東西兩洞庭山所產者為最著,洞庭橘唐宋時為貢物。「三日手猶香」,著意誇張,盡得吳橘之味矣。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