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器近·夜來雨》袁去華


劍器近·夜來雨

作者:袁去華

朝代:宋代



夜來雨。賴倩得、東風吹住。海棠正妖嬈處。且留取。
悄庭戶。試細聽、鶯啼燕語。分明共人愁緒。怕春去。
佳樹。翠陰初轉午。重簾卷,乍睡起、寂寞看風絮。偷彈清淚寄煙波,見江頭故人,為言憔悴如許。彩箋無數。去卻寒暄,到了渾無定據。斷腸落日千山暮。

作品關鍵字:-寫雨-寫景-相思


作者簡介:

袁去華

  袁去華,字宣卿,江西奉新(一作豫章)人。生卒年均不詳,約宋高宗紹興末前後在世。紹興十五年(公元一一四五年)進士。改官知石首縣而卒。善為歌詞,嘗為張孝祥所稱。去華著有適齋類稿八卷,詞一卷,著有《適齋類稿》、《袁宣卿詞》、《文獻通考》傳於世。存詞90餘首。


賞析

  此詞以柔筆抒離情,共分三段,前面兩段是雙曳頭,即句式、聲韻全都相同。(周邦彥的《瑞龍吟》前面兩段也是雙曳頭,其內容先是走馬訪舊,其二是觸景憶舊)。在此詞,前兩段雖然都是寫景,但第一段是寫眼前所見的,第二段是寫耳際所聽到的;不僅有變化,而且能以懷人深情融入景物中。

  第一段前二句寫夜來風雨。前人都說眾芳飄零,是風雨肆虐所致,「滿地殘紅宮錦污,昨夜南園風雨。」(王安國《清平樂》)「雨橫風狂三月暮,……亂紅飛過鞦韆去。」(歐陽修《蝶戀花》)而詞人卻說是由於夜間春雨連綿,東風勁吹所導致的。「海棠」兩句,以「留取」兩字,點出眼前景象,正如李清照所云:「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如夢令》)兩詞都並不落入為花落而傷心的俗套,而著重讚賞雨後的海棠依舊妖嬈景色,對此王雱在《倦尋芳》詞中有細緻的描繪:「翠徑鶯來,驚下亂紅鋪繡。倚危欄,登高榭,海棠著雨胭脂透。」正是這雨後分外嫵媚嬌艷的海棠,而暫且把春光留住了。

  第二段「悄庭戶」兩句,寫庭院寂寂,了無人聲。「細聽」兩字,接「悄」字而來,形容「鶯啼燕語」之細啐輕微。「分明」兩句,借鶯聲燕語托出作者的惜春之心。文人傷春,以各種方式訴述其衷腸,有的是無可奈何的,如「杏園憔悴杜鵑啼,無奈春歸」(秦觀《畫堂春》)。也有嗟歎無計留春的,如「一簪華髮,少歡饒恨,無計留春且住」(晁補之《金鳳鉤》)。而賀鑄卻願意春把相思之情帶去「半黃梅子,向晚一簾疏雨。斷魂分付與,春將去。」(《感後恩》)在此詞,是以鶯啼宛轉、燕語呢喃,似乎都在愁留春不住,這不僅與前面「且留取」呼應,而且又引出自己的惜春之情。

  第三段開頭「翠陰初轉午」,以樹影位置表述時間,詞中經常見到。如說正午則有劉禹錫的「日午樹陰正」(《晝居池上亭獨吟》)、周邦彥的「午陰嘉樹清圓」(《滿庭芳》);說過午則有蘇軾和李玉的《虞美人》兩者,都用「庭陰轉午」。「轉午」即樹影轉過正午位置,而稍向東偏,表示太陽將要西落。此句言「初轉午」,則午晝正長。晝長人倦,於是有晝眠之情況。下徑接「乍睡起、寂寞看風絮」,無論睡時還是起後,都透露出作者孤獨無聊的感情,「重簾未卷」,可以體會作者疲倦的感受,同時將上面的「愁緒」和下面的懷人之情聯繫起來。

  「偷彈」三句寫相思之情極深,詞人在另一首《安公子》中亦有「獨立東風彈淚眼,寄煙波東去」之句,都是借助東流的江水,請其將自己一片深衷,滿懷幽恨,帶給伊人。這種構思,似又從周邦彥《還京樂》詞句轉化出來的「彩箋」三句,承以上懷人情意而來,久別之後盼望著重逢,以切望來書告知歸期;苦恨信中除掉寒暄之外別無他語,到頭來歸期仍是難以知曉。晏幾道詞「欲盡此情書尺素。浮雁沉魚,終了無憑據」(《蝶戀花》),也說的是書信難達,相會之期難卜。這裡面有盼望,也有筆墨難以形容的幽怨。

  末句以景語作結,詞意從柳永《夜半樂》結句「慘離懷、空恨歲晚歸期阻。凝淚眼、杳杳神京路。斷鴻聲遠長天暮」轉化而來。柳永在他鄉作客,離別了伊人,不知何時才能回歸;悵望著長天,那蒼然的暮色和聲聲遠去的雁叫聲,使作者更增添了思念之情。此詞末句刻畫暮色中的落日和千山,似乎也在為詞人獻愁供恨,更覺相思之情,不能自已。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