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憶昔西池池上飲》晁沖之


臨江仙·憶昔西池池上飲

作者:晁沖之

朝代:宋代



憶昔西池池上飲,年年多少歡娛。別來不寄一行書。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
安穩錦屏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後,管得落花無。

作品關鍵字:-宋詞精選-懷念


作者簡介:

晁沖之

  晁沖之,宋代江西派詩人。生卒年不詳。字叔用,早年字用道。濟州巨野(今屬山東)人。晁氏是北宋名門、文學世家。晁沖之的堂兄晁補之、晁說之、晁禎之都是當時有名的文學家。早年師從陳師道。紹聖(1094~1097)初,黨爭劇烈,兄弟輩多人遭謫貶放逐,他便在陽翟(今河南禹縣)具茨山隱居,自號具茨。十多年後回到汴京,當權者欲加任用,拒不接受。終生不戀功名,授承務郎。他同呂本中為知交,來往密切。其子晁公武是《郡齋讀書志》的作者。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回憶當年在西池池上宴飲,每天該有多少的快樂和幸福。可自從分手之後,相互間也不再寄信捎書。即使像往常那樣相見,相互間也冷冷淡淡,不可能再像當初。
安好枕頭,鋪好錦被,今夜要在夢中趁著月明而渡江過湖,去與那些隔絕的好友會晤。儘管相互相思也不要問近況何如,因為明明知道春天已經過去,哪裡還顧得上花落葉枯。

註釋
1 西池:指北宋汴京金明池。當時為貴族遊玩之所。
2 尋常:平時,平常。
3 安穩:佈置穩當。錦衾:錦緞被子。
4 何如:問安語。
5 情知:深知,明知。

英譯

CHAO Chongzhi – Lyrics to the Linjiang Narcissi

Recollections of the West Pond come to me, how we drank in the pond,
Year after year, how we had many a joyful moment.
Since our parting, you have not so much as sent my way a note,
When we do come across each other on occasions,
I cannot even sense goodwill that a new acquaintance usually holds.

I've prepared a bed of embroidered quilt hoping for a good night's dream,
So as to allow me to the rivers and lakes cross.
In my wistfulness how could I consider where it would lead me towards?
For I know once spring has gone,
There is no one to prevent blossoms from drifting to their fall.


賞析

  這是作者和舊遊離別後懷念往日汴京生活的詞。

  首句「憶昔西池池上飲」,就點明了地址。西池即金明池,在汴京城西,故稱西池,為汴京著名名勝,每逢春秋佳日,遊客如雲,車馬喧闐,極為繁盛。作者回憶當年和朋友們在此飲酒,有多少歡娛的事值得回憶。晁沖之的從兄晁補之是「蘇門四學士」(黃庭堅、秦觀、張耒、晁補之)之一。晁沖之本人與蘇軾、蘇轍及「四學士」不但在文學上互相來往,在政治上也很接近,屬於所謂舊黨體系。「昔」指的是宋哲宗元祐年間。這時舊黨執政,晁沖之與「二蘇」及「四學士」等常在金明池同游、飲酒。他們志趣相投,性情相近,歡聚一起,縱論古今,何等歡樂。

  種種樂事都濃縮在「多少」二字中了。至今回憶,無限留戀。但好景不常,隨著北宋新舊黨爭的此伏彼起,他們的文期酒會也如雲散煙消。「年年」也不是每年如此,只是指元祐元年(1086)至元祐八年(1093)這短短八年而已。元祐元年,哲宗初立,神宗母宣仁皇太后高氏臨朝聽政,以司馬光為首的舊黨上台,蘇軾等人各有晉陞。元祐八年,宣仁太后死,哲宗親政,新黨再度上台,章惇執政,排斥舊黨。同年八月,蘇軾被貶定州。哲宗紹聖元年,即元祐九年,「二蘇」及「四學士」先後相繼連續被貶。晁沖之雖只作了個承務郎的小官,也被當作舊黨人物,被迫離京隱居河南具茨山(今河南密縣東)。從此,當年的朋酒侶,天各一方,均遭困厄。晁沖之在隱居生活中對舊日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不能忘懷,時深眷念。朋友們已不能像往年一樣在西池池上飲酒了,如果能憑魚雁往來,互傾積愫,也可聊慰離懷。然而不能夠。

  「別來不寄一行書。」昔日朋友星離雲散之後,竟然雁斷魚沉,連一行書也沒有,意似責備朋友之無情,但這裡的「不寄」似應理解為「不能寄」,因為這些被貶謫的人連同司馬光一起大都被列入「元祐黨籍」到了貶所,還要受到地方主管官員的監督。如再有結黨嫌疑,還要追加罪責。在新黨這種高壓政策統治下,所謂舊黨人物惟有潛身遠禍,以求自保。哪裡還敢書信往來,互訴衷腸,給政敵以口實呢?

  「尋常相見了,猶道不如初」。這兩句似是假設語氣,「尋常」不是指元祐九年以前,因為前三句已由過去的得意、聚合寫到當時的失意、分離,在結構上似乎不致忽然插進兩句倒過去又寫聚合相見。這兩句是說,像當時各人的政治處境來說,即使能尋常相見,但都已飽經風雨,成了驚弓之鳥,不可能像當初在西池那樣縱情豪飲,開懷暢談,無所顧忌了;只能謹小慎微地生活下去,以免再遭迫害。凡是受過政治風波衝擊、飽經患難的人對此當有深刻體會。

  下片講當時生活和心情。「安穩錦屏今夜夢,月明好渡江湖。」「安穩」二字頗有深意。經過了險惡的政治風波之後,作者感到只有在家居錦屏中才覺得安穩,沒有風險,朋友既無由見面,又音信不通,那麼,只有趁今夜月明,夢魂飛渡,跨過江湖,飛越關山,來一次夢遊。李白在夢遊天姥時,不是曾說「我欲因之夢吳越,一夜飛渡鏡湖月」嗎?只有夢,不受空間的限制,也不受政治的影響,可以自由飛渡。這說明一個遭受政治打擊的善良的知識分子無可奈何的苦悶心情。

  「相思休問定何如。情知春去橫素波而傍流,干青雲而直上。語時事則指而可想,論懷抱則曠而且真。加以貞志不休,安道苦節,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無財為病,自非大賢篤志,與道污隆,孰能如此乎?」後,管得落花無?」這是設想月夜夢中重逢的話。論理,久別重逢,應暢談彼此別後景況,為什麼反而「休問」?實在是因為彼此遭遇相同,處境相似,「同是天涯淪落人」(白居易《琵琶行》),彼此互問情況,徒增傷感而已。春天已經過去了,落花命運如何,還管得著嗎?春天,是借指政治上的春天,也就是舊黨執政的元祐元年至元祐八年他們春風得意的這段時間。「落花」,比喻他們這些像落花一樣遭受政治風雨摧殘的故舊。用比喻手法,更覺形象鮮明。用問句作結,提出問題百不正面作答,將答案留給讀者去作,意味尤為雋永。

  這首詞由歡聚寫到分離,由分離寫到夢思,由夢中相見而不願相問,歸結到春歸花落,不問自明。筆法層層轉進,愈轉愈深,愈深則愈令人感慨不已。內容傷感淒楚而情調開朗樂觀,這是這首詞的一大特色。

簡評

  此詞以沖淡隱約的情致,抒寫記憶中的歡娛以及追蹤已逝的夢影而不得的悵惘之情。這是一首寄宴頗深,但文筆淡雅的小詞,頗耐回味啊。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