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酹江月·淮城感興》張紹文


酹江月·淮城感興

作者:張紹

朝代:宋代



舉杯呼月,問神京何在,淮山隱隱。撫劍頻看勳業事,惟有孤忠挺挺。宮闕腥膻,衣冠淪沒,天地憑誰整。一枰棋壞,救時著數宜緊。
雖是幕府文書,玉關烽火,暫送平安信。滿地干戈猶未戢,畢竟中原誰定。便欲凌空,飄然直上,拂拭山河影。倚風長嘯,夜深霜露淒冷。

作品關鍵字:-對月-抒懷-抱負


作者簡介:

張紹

  張紹文(生卒年不詳)字庶成,潤州(今江蘇鎮江)人。張矩之子。《江湖後集》卷一四載其詞四首。


鑒賞

  《酹江月》即《念奴嬌》,音節高亢滿懷激情,適宜抒寫豪邁悲壯和惆悵的感情。圍繞重整河山的政治抱負,開篇三個問句,落筆不凡。作者舉杯高聲問高懸的明月,「神京何在?」問月的舉動本身已充分表現了作者無人傾訴的壓抑的心情,神京指北宋故都汴京,自徽、欽被俘死在異域之後,多年來和戰紛紜,至今仍是故土久違。在高問「神京何在」這種高亢激昂的句子之後接上「淮山隱隱」,淒涼迷惘之情,深寓於淒迷之景。「撫劍頻看勳業事,惟有孤忠挺挺」。用「頻看」與「惟有」突出問題的嚴重性及作者的急迫心情。詞的第一小段就表現出了語氣急促和詞意的起伏跌宕,自汴京失守後中原故土衣冠文物蕩然無存,面對佔領者肆意搶奪與殘暴行經,作者悲憤填膺,發出大義凜然的一聲高問:「天地憑誰整?」此句一出,詞的意境升高,作者的這個「誰」,是包括自己在內的千千萬萬愛國志士。作者清醒地認識到時局敗壞,危機四伏,大有一發而不可收拾之勢。所以,他大聲疾呼:「一枰棋壞,救時著數宜緊。」將岌岌可危的時局比作形勢不妙的棋局。人們知道,棋局不好,必須出「手筋」,出「勝負手」,絲毫不容懈怠。這一比喻極為鮮明逼真生動,是對當朝者苟且偷安,醉生夢死的當頭斥責。

  詞的上片用「問神京何在?」「天地憑誰整?」將政治形勢與面臨的任務擺出,並以救棋局為例生動地說明應採取補救措施。下片則針對現狀中存在的問題,發出第三問:「畢竟中原誰定?」同時,表明自己的態度與痛苦、愁悶之情。「幕府文書」,指前方軍事長官所發出的公文:「玉關烽火」,代指前線軍中的消息。現在雖都「暫送平安信」,前方暫告平安無事,但戰亂未停,占事未休,蒙古人正在窺伺江南,這種平靜安寧只是一種假象,是火山爆發前的安寧。然而,當朝權貴不理睬收復失地的主張,不招用抗戰人才,卻在壓抑民氣,因此,作者在「滿地干戈猶未戢」之後發出「畢竟中原誰定」之問,其聲頗帶悲涼氣氛,表現了一個愛國者為國家生死存亡的憂愁,同時,也暗含自己不可推卸的責任感。表面上,「畢竟中原誰定」一句與上片的「天地憑誰整」文義略同,但這不是簡單的重複,而是在「天地憑誰整」基礎上的詞意遞進,同時加深思想感情。「便欲凌空,飄然直上,拂拭山河影」。這裡作者借拂拭月亮表現澄清中原和重整河山的強烈願望。「倚風長嘯,夜深霜露淒冷」為最後兩句,改換角度,表現作者憤激滿胸的情懷。儘管作者幻想「飄然直上」,去掃除黑暗,但無法擺脫污濁可憎的現實的約束。由於理想與現實的矛盾不可調和,不禁使人抑鬱難耐,迸發的感情受到壓抑,於是「倚風長嘯」,傾吐悲憤怨氣。「夜深霜露淒緊」則透露出嚴酷的時代氛圍。結尾仍是扣人心弦發人深省的。

  這首詞以詞格來寫政事,以設問句提出問題,以比喻句闡明問題,文字樸素,不崇雕琢,但卻簡潔明快,氣韻豪邁飄逸。詞的寫作,作者不採用大起大落的筆勢,而是以迴旋往復的曲調來表現抑揚相錯的情感,節奏舒緩卻意味雋永。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