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餘杭·長憶吳山》潘閬


憶餘杭·長憶吳山

作者:潘閬

朝代:宋代



長憶吳山,山上森森吳相廟。廟前江水怒為濤。千古恨猶高。
寒鴉日暮鳴還聚。時有陰雲籠殿宇。別來有負謁靈祠。遙奠酒盈卮。

作品關鍵字:-懷舊


作者簡介:

潘閬

  潘閬(?~1009)宋初著名隱士、文人。字夢空,一說字逍遙,號逍遙子,大名(今屬河北)人,一說揚州(今屬江蘇)人。性格疏狂,曾兩次坐事亡命。真宗時釋其罪,任滁州參軍。有詩名,風格類孟郊、賈島,亦工詞,今僅存《酒泉子》十首。


賞析

  這首詞是作者為憑弔吳相國伍子胥之作,要理解這首詞,先得瞭解一點史料,《史記·越王句踐世家·伍子胥傳》:

  太宰嚭……與逢同共謀,讒之王。王始不從,乃使子胥於齊,聞其托子於鮑氏,王乃大怒,日:「伍員果欺寡人!」役反,使人賜子胥屬鏤劍以自殺。子胥大笑日:「我令而父霸,我又立若,若初欲分吳國半予我,我不受,已,今若反以讒誅我,嗟乎,嗟乎,一人固不能獨立!」報使者日:「必取吾眼置吳東門。以觀越兵人也!」乃自剄死。吳王聞之大怒,乃取子胥屍盛以鴟夷革,浮之江中。吳人憐之,為立祠於江上,因命日:「胥山」。

  伍子胥忠於吳國,到頭來卻被讒自刎,且被吳王夫差以牛皮袋子裝了屍體扔到江裡去。作者對伍員的忠心表示崇敬,對其遭遇表示同情,作者正以這種感情寫此詞,故讀來不覺引起共鳴。

  首句「長憶」兩字,是潘閬十首《憶餘杭》的共同開端,可稱之為「定式」。首兩句是說想起吳山上的伍子胥廟,其中「森森」兩字含意很深。「森森」形容樹木的茂盛。在古木參天的叢林中建立吳相廟,顯示了伍子胥的高大形象,也表明了祠廟並不荒涼,因為千古以來,吳地人民一直對這位忠臣敬仰不已,故使廟中香火不絕。第三、四句揭露了吳王夫差的殘暴,他把伍子胥的屍體扔到江中,使得江水也表示憤慨而激起洶湧的怒濤,即使經歷了千百年,至今仍然保持著對夫差無比的憎恨。這兩句用了「移情」的創作手法,把吳地人民的感情移給江水,讓江水替他們表達,這樣,詞意就顯得含蓄委婉,如果直接說「吳人憤慨如怒濤」,就真味同嚼蠟了。

  下片第一二句是與上片的「憶」字相呼應。作者回憶起當年來吳山憑弔時的情景。在暮色蒼茫之際,雲霧籠罩著殿宇,聚在樹上的烏鴉噪叫著,其氣氛是悲涼的,也好像烏鴉在為吳相國鳴不平,雲霧亦為之而悲傷。其實烏鴉與陰雲,都是沒有理智之物,這種「鳴不平」、「悲傷」皆由人的感情在支配,則此二句並非單純的寫景,而是寓情於景。結合第三句看,作者認為寒鴉和陰雲能經常在祠廟周圍「聚」「籠」,尚且知道安慰伍子胥的忠魂——這正是下句「靈」字的伏筆,而自己則自從憑弔過後再也沒有重來拜謁,心裡感到內疚(有負),這種在崇敬中帶有一點抱歉的心情,在末句中予以暢快地宣洩,他說:「只有在這離相國遙遠的地方,敬上滿滿的一杯酒」(遙奠酒盈卮),以表達式景仰之心。

  潘閬的一生是不大得意的,他雖然承蒙宋太宗的恩賜,賞了一個「進士及第」,但不久就被追還了。後來又犯了違法之事逃亡到中條山,結果仍被逮捕坐牢,最後雖被赦免,也只當了滁州參軍的小官。這些坎坷的遭遇,他的內心自然會感到壓抑和苦悶,產生逃世的思想。潘閬十首《憶餘杭》,有好幾首是所謂「語帶煙霞」,正是他內心痛苦的反映。潘閬也有很強的事業心,也想轟轟烈烈地幹一番,無奈不幸的遭遇,不公平的待遇,摧毀了他的雄心壯志。這種思想意識,反映在此詞中。借他人酒杯,澆自己塊磊,原是人、詞人的慣技,此詞是借憑弔伍子胥的酒杯,來發洩自己的不平,那麼,此詞之吊伍子胥是虛,吊自己是實。

參考資料:

1、
《宋詞鑒賞辭典》北京燕山出版社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