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欄干十二獨憑春》歐陽修


少年游·欄干十二獨憑春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欄干十二獨憑春,晴碧遠連雲。千里萬里,二月三月,行色苦愁人。
謝家池上,江淹浦畔,吟魄與離魂。那堪疏雨滴黃昏。更特地、憶王孫。

作品關鍵字:-春天-詠物-抒情-相思


作者簡介:

歐陽修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永豐縣)人,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與韓愈、柳宗元、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後人又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賞析一

  此詞借詠春草而賦別,抒寫離別相思之情。詞的上片寫主人公憑欄遠眺的感受,引出離別相思之苦,下片用一系列離別相思的典故,使離愁別緒進一步深化。全詞以寫意為主,全憑涵泳的意境取勝。

  詞從憑欄寫入。「春」字點出季節,「獨」字說明孤身一人。當春獨立,人之了無意緒可知。「欄干十二」,著一「憑」字,表示憑遍了十二欄干。李清照詞:「倚遍欄干,只是無情緒。」(《點絳唇》)辛棄疾詞:「欄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水龍吟》)「倚遍」、「拍遍」,都是一種動作性的描繪。這裡說欄干十二,一一憑遍,說明詞中人物憑眺之久長、心情之焦切。這一句不只點出了時、地、人,還寫了人物的處境、動作和情態。「晴碧遠連雲」承上句憑欄所見,以「晴碧」著色,正面詠草。江淹《別賦》云:「春草碧色」。晴則色明。「遠連雲」,是說芳草延伸,至目盡處與天相接。杜牧《江上偶見絕句》:「草色連雲人去住。」可見此景確實關乎別情。寫景如畫,亦有點染之法,即先點出中心物象,然後就其上下左右著意渲染之。「晴碧」句是「點」, 「 千里」兩句為「染」。「千里萬里」承「遠連雲」,從廣闊的空間上加以渲染,極言春草的綿延無垠。 「二月三月」應首句一個「春」字,從「草長」的時間上加以渲染,極言春草滋生之盛。「行色苦愁人」句將人、景綰合,結出不勝離別之苦的詞旨,並開啟了下片的抒情。「行色」總括 「 晴碧」三句,即指芳草連天之景這一遠行的象徵。這種景像在傷離的愁人眼中看出,倍贈苦痛,因為引起了對遠人的思念。

  下片先用典來詠物抒情。「謝家池上」,指謝靈運《登池上樓》中的名句「池塘生春草」。這首是詩人有感於時序更迭、陽春初臨而發,故曰「吟魄」。 「江淹浦畔」,指江淹作《別賦》描摹各種類型的離別情態,其中直接寫到春草的有「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因為賦中又有「知離夢之躑躅,意別魂之飛揚」,所以歐詞中出現「江淹浦」與「離魂」字面。接著「那堪」一句用景色的變換,將此種不堪離愁之苦的感情再翻進一層。「疏雨滴黃昏」,則是黃昏時分的雨中之景。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人知和靖《點絳唇》、聖俞《蘇幕遮》、永叔《少年游》三闋為詠春草絕調結拍「更特地憶王孫」, 「更」與「那堪」呼應,由景入情,文意連貫而下。 「憶王孫」本自「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楚辭·招隱士》)。至此,確知詞之主人公是思婦無疑。她於當春之際,獨上翠樓,無論艷陽晴空,還是疏雨黃昏,她總是別情依依,離夢纏繞。宋詞之由婉約到豪放,有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歐公乃是這一過程中一位承先啟後的人物。這一點,在此詞中有集中體現。從藝術上看,此詞境界遼遠闊大,語言質樸清新,與一般描寫離別相思之苦的婉約詞已有所區別。

  這首小令是歐陽修的名作。它與林通的《點絳唇》「金谷年年,亂生春色誰為主」,梅堯臣的《蘇幕遮》「露堤平,煙墅杳」,並稱為詞中歌詠春草的三闋絕調。但是王國維認為,其上片「語語都在目前」,是成功的,而下片則是失敗的。事實也確是如此。上片以簡練的筆觸,勾勒出一幅三月春色的美妙圖畫。作者意在詠草而著墨於人,寫一深閨少婦,憑欄遠眺,睛川歷歷,碧草連天,她的心也隨之飛向天涯,系念著遠行的親人。這裡直接寫草的雖然只有「暗碧」一句,但讀者卻從少婦的思緒中感受到萋萋芳草,綠遍天涯了。像這樣寫無情草木映入思婦之眼,融進離人之情,就不僅境界廣遠,而且真切動人。下片呢?還是緊扣春草來寫的,但卻連用了三個典故。謝靈運《登池上樓》詩中,有一名句為「池塘生春草」,這裡就用「謝家池上」暗指春草;又因為江淹《別賦》裡寫道:「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所以「江淹浦畔」,也是暗指春草;另外,《楚辭·招隱上》中又有「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的句子,詞中疏雨黃昏,更憶王孫云云,便由此化來,說的還是春草,然而,這三個涉及春草的典故所出的三篇作品,所寫的生活境遇,思想情感,是各不相同的。雖然同樣描繪了春草,但三者的具體意蘊卻差別很大,把它們堆砌在一起,既不能構成一幅完整的畫面,也沒有表達出真切的情感。不知典故出處的人,讀來固然不知所云;知道典故出處的人,也只懂得下片事事都說春草,除了感到由辭采、聲律帶來的低度的形式之美以外,很難與作者的情感共鳴。總之,這首小令的上、下片,創造了兩種不同的審美境界,給予人兩種不同的審美感受。這在人們以詩詞為對象的審美活動中,具有普遍的意義。它雖然早就引起了中國古代理論家們的注意,但直到王國維才用一對相反的審美概念對它作出了理論概括,這就是所謂「隔」與「不隔」。王國維說:問「隔」與「不隔」之別?曰:陶、謝之詩不隔,延年則稍隔矣。東坡之詩不隔,山谷則稍隔矣。「池塘生春草」、「空梁落燕泥」等二句,妙處唯在了隔。詞亦如是。即以一人一詞論,如歐陽公《少年游》詠春草上半閡……語語都在目前,便是不隔。至云「謝家池上,江淹浦畔」則隔矣。「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游?」」服食求神仙,多為藥所誤。不如飲美酒,被服紈與素。」寫情如此,方為了隔。「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寫景如此,方為不隔。(《人間詞話》第40、41條)

賞析二

  此詞借詠春草而賦別,抒寫離別相思之情。詞的上片寫主人公憑欄遠眺的感受,引出離別相思之苦,下片用一系列離別相思的典故,使離愁別緒進一步深化。全詞以寫意為主,全憑涵泳的意境取勝。

  詞從憑欄寫入。「春」字點出季節,「獨」字說明孤身一人。當春獨立,人之了無意緒可知。「欄干十二」,著一「憑」字,表示憑遍了十二欄干。李清照詞:「倚遍欄干,只是無情緒。」(《點絳唇》)辛棄疾詞:「欄干拍遍,無人會,登臨意。」(《水龍吟》)「倚遍」、「拍遍」,都是一種動作性的描繪。這裡說欄干十二,一一憑遍,說明詞中人物憑眺之久長、心情之焦切。這一句不只點出了時、地、人,還寫了人物的處境、動作和情態。

  「晴碧遠連雲」承上句憑欄所見,以「晴碧」著色,正面詠草。江淹《別賦》云:「春草碧色」。晴則色明。「遠連雲」,是說芳草延伸,至目盡處與天相接。杜牧《江上偶見絕句》:「草色連雲人去住。」可見此景確實關乎別情。

  寫景如畫,亦有點染之法,即先點出中心物象,然後就其上下左右著意渲染之。「晴碧」句是「點」, 「 千里」兩句為「染」。「千里萬里」承「遠連雲」,從廣闊的空間上加以渲染,極言春草的綿延無垠。 「二月三月」應首句一個「春」字,從「草長」的時間上加以渲染,極言春草滋生之盛。

  「行色苦愁人」句將人、景綰合,結出不勝離別之苦的詞旨,並開啟了下片的抒情。「行色」總括 「 晴碧」三句,即指芳草連天之景這一遠行的象徵。這種景像在傷離的愁人眼中看出,倍贈苦痛,因為引起了對遠人的思念。

  下片先用典來詠物抒情。「謝家池上」,指謝靈運《登池上樓》中的名句「池塘生春草」。這首是詩人有感於時序更迭、陽春初臨而發,故曰「吟魄」。 「江淹浦畔」,指江淹作《別賦》描摹各種類型的離別情態,其中直接寫到春草的有「春草碧色,春水淥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因為賦中又有「知離夢之躑躅,意別魂之飛揚」,所以歐詞中出現「江淹浦」與「離魂」字面。

  接著「那堪」一句用景色的變換,將此種不堪離愁之苦的感情再翻進一層。「疏雨滴黃昏」,則是黃昏時分的雨中之景。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說:「人知和靖《點絳唇》、聖俞《蘇幕遮》、永叔《少年游》三闋為詠春草絕調結拍「更特地憶王孫」, 「更」與「那堪」呼應,由景入情,文意連貫而下。 「憶王孫」本自「王孫游兮不歸,春草生兮萋萋」(《楚辭·招隱士》)。至此,確知詞之主人公是思婦無疑。她於當春之際,獨上翠樓,無論艷陽晴空,還是疏雨黃昏,她總是別情依依,離夢纏繞。宋詞之由婉約到豪放,有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歐公乃是這一過程中一位承先啟後的人物。這一點,在此詞中有集中體現。從藝術上看,此詞境界遼遠闊大,語言質樸清新,與一般描寫離別相思之苦的婉約詞已有所區別。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