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賀鑄


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

作者:賀鑄

朝代:宋代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華年誰與度。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試問閒情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試問閒情 一作:若問閒愁)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婉約-春天-寫景-愛情-相思


作者簡介:

賀鑄

  賀鑄(1052~1125) 北宋詞人。字方回,號慶湖遺老。漢族,衛州(今河南衛輝)人。宋太祖賀皇后族孫,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稱遠祖本居山陰,是唐賀知章後裔,以知章居慶湖(即鏡湖),故自號慶湖遺老。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輕移蓮步不再越過橫塘路,只有用目力相送,她像芳塵一樣飄去。正是青春年華時候,可什麼人能與她一起歡度?是月台,是花榭,是雕飾的窗,是緊閉的朱戶,這只有春天才會知道她的居處。
飄飛的雲彩舒捲自如,芳草岸旁的日色將暮,揮起彩筆剛剛寫下斷腸的句。若問閒情愁緒有幾許?好像一江的煙草,滿城隨風飄落的花絮,梅子剛剛黃熟時的霖雨。

註解
凌波:形容女子步態輕盈。
芳塵去:指美人已去。
錦瑟華年:指美好的青春時期。 錦瑟:飾有彩紋的瑟。
月台:賞月的平台。 花榭:花木環繞的房子。
瑣窗:雕繪連瑣花紋的窗子。 朱戶:朱紅的大門。
蘅皋(heng gāo,橫高):長著香草的沼澤中的高地。
彩筆:比喻有寫作的才華。事見南朝江淹故事。
試問閒愁都幾許:都幾許,有多少。試問,一說「若問」。閒愁,一說「閒情」。
一川:遍地。

參考資料:

1、
徐中玉 金啟華 .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二) .上海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1999年9月版 :第61-62頁 .

譯文二

  她輕盈的腳步沒有越過橫塘路,我傷心地目送她像芳塵一樣飄去。這錦繡華年可和誰共度?是在月下橋邊花院裡,還是在花窗朱門大戶?這只有春風才知道她的居處。
  飄飛的雲彩舒捲自如,城郊日色將暮,我揮起彩筆剛剛寫下斷腸的句。若問我的愁情究竟有幾許。就像那一望無垠的煙草,滿城翻飛的柳絮,梅子黃時的綿綿細雨。

參考資料:

1、
蘅塘退士 等 .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年11月版 :第244頁 .


賞析

  這首詞通過對暮春景色的描寫,抒發作者所感到的「閒愁」。上片寫路遇佳人而不知所往的悵惘情景,也含蓄地流露其沉淪下僚、懷才不遇的感慨。下片寫因思慕而引起的無限愁思。全詞虛寫相思之情,實抒悒悒不得志的「閒愁」。立意新奇,能興起人們無限想像,為當時傳誦的名篇。

  賀鑄的美稱「賀梅子」就是由這首詞的末句引來的。據周紫芝《竹坡話》載:「賀方回嘗作《青玉案》詞,有『梅子黃時雨』之句,人皆服其工,士大夫謂之賀梅子。」可見這首詞影響之大。

  「凌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橫塘,在蘇州城外。龔明之《中吳紀聞》載:「鑄有小築在姑蘇盤門外十餘里,地名橫塘。方回往來於其間。」是作者隱居之所。凌波,出自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這裡是說美人的腳步在橫塘前匆匆走過,作者只有遙遙地目送她的倩影漸行漸遠。基於這種可望而不可即的遺憾,作者展開豐富的想像,推測那位美妙的佳人是怎樣生活的。「錦瑟年華誰與度?」用李商隱「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詩意。下句自問自答,用無限婉惜的筆調寫出陪伴美人度過如錦韶華的,除了沒有知覺的華麗住所,就是一年一度的春天了。這種跨越時空的想像,既屬虛構,又合實情。

  上片以偶遇美人而不得見發端,下片則承上片詞意,遙想美人獨處幽閨的悵惘情懷。「碧雲」一句,是說美人佇立良久,直到暮色的四合,籠罩了周圍的景物,才驀然醒覺。不由悲從中來,提筆寫下柔腸寸斷的詩句。蘅皋,生長著香草的水邊高地,這裡代指美人的住處。「彩筆」,據《南史·江淹傳》:「……(淹)嘗宿於冶亭,夢一丈夫自稱郭璞,謂淹曰:『吾有筆在卿處多年,可以見還。』淹乃探懷中得五色筆一以授之。」這裡用彩筆代指美人才情高妙。那麼,美人何以題寫「斷腸句」?於是有下一句「試問閒愁都幾許?」劉熙載云:「賀方回《青玉案》詞收四句云:『試問閒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其未句好處全在『試問』句呼起,及與上『一川』二句並用耳。」筆者認為,「試問」一句的好處還在一個「閒」字。「閒愁」,即不是離愁,不是窮愁。也正因為「閒」,所以才漫無目的,漫無邊際,飄飄渺渺,捉摸不定,卻又無處不在,無時不有。這種若有若無,似真還幻的形象,只有那「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差堪比擬。作者妙筆一點,用博喻的修辭手法將無形變有形,將抽像變形象,變無可捉摸為有形有質,顯示了超人的藝術才華和高超的藝術表現力。宋·羅大經云:「以三者比愁之多,尤為新奇,兼興中有比,意味更長。」清·王闓運說:「一句一月,非一時也。」都是讚歎末句之妙。

  賀鑄一生沉抑下僚,懷才不遇,只做過些右班殿臣、監軍器庫門、臨城酒稅之類的小官,最後以承儀郎致仕。將政治上的不得志隱曲地表達在詩文裡,是封建文人的慣用手法。因此,結合賀鑄的生平來看,這首詩也可能有所寄托。賀鑄為人耿直,不媚權貴,「美人」、「香草」歷來又是高潔之士的象徵,因此,作者很可能以此自比。居住在香草澤畔的美人清冷孤寂,不正是作者懷才不遇的形象寫照嗎?從這個意義上講,這首詞之所以受到歷代文人的盛讚,「同病相憐」恐怕也是一個重要原因吧!當然,逕直把它看作一首情詞,抒寫的是對美好情感的追求和可望而不可即的悵惘,亦無不可。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理解,這首詞所表現的思想感情對於封建時代的人們來說,都是「與我心有慼慼焉」。這一點正是這首詞具有強大生命力的關鍵所在。?

參考資料:

1、
周汝昌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年4月版 :第912-913頁 .

2、
徐中玉 金啟華 .中國古代文學作品選(二) .上海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1999年9月版 :第61-62頁 .

3、
蘅塘退士 等 .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年11月版 :第244頁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