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早行》周邦彥


蝶戀花·早行

作者:周邦彥

朝代:宋代



月皎驚烏棲不定。更漏將殘,車歷轆牽金井。喚起兩眸清炯炯。淚花落枕紅棉冷。
執手霜風吹鬢影。去意徊徨,別語愁難聽。樓上闌干橫斗柄。露寒人遠難相應。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月亮-婉約-離別-女子-惜別


作者簡介:

周邦彥

  周邦彥(1056年-1121年),中國北宋末期著名的詞人,字美成,號清真居士,漢族,錢塘(今浙江杭州)人。歷官太學正、廬州教授、知溧水縣等。徽宗時為徽猷閣待制,提舉大晟府。精通音律,曾創作不少新詞調。作品多寫閨情、羈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謹嚴。語言典麗精雅。長調尤善鋪敘。為後來格律派詞人所宗。舊時詞論稱他為「詞家之冠」。有《清真集》傳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月光皎潔明亮,烏鴉的叫聲不停。更漏已經要沒有了,屋外搖動轤轆在井裡汲水的聲音傳進房間。這聲音使女子的神情更加憂愁,一雙美麗明亮的眼睛流下淚水,她一夜來眼淚一直流個不停,連枕中的紅綿濕透了。兩人手拉著手來到庭院,任霜風吹著她的頭髮。離別的雙方難捨難分,告別的話兒聽得讓人落淚斷腸。樓上星光正明亮,北斗星橫在夜空。天色漸明,遠處傳來雞叫,彷彿催人分別。

註釋
月皎:月色潔白光明。《經·陳·月出》:「月出皎兮。」
更漏:即刻漏,古代記時器。
轤轆:井上汲水轤轆轉動的聲音。
眸:眼珠。
炯炯:明亮貌。
徊徨:徘徊、彷惶的意思。
闌干:橫斜貌。
斗柄:北斗七星的第五至第七的三顆星象古代酌酒所用的斗把,叫做斗柄。

參考資料:

1、
畢寶魁 艾麗輝著.中國古典詩詞鑒賞與寫作:遼海出版社,2003年:289-290

2、
(宋)周邦彥著;蔣哲倫選注.周邦彥選集:河南大學出版社,1999年:88-90


賞析

  此首純寫離情,題曰:「早行」,出現在詞中的是行者在秋季晨風中離家時那種難捨難分的情景。篇中沒有感情的直抒,各句之間也很少有連結性詞語,所以,詞中的離情主要是靠各句所描繪的不同畫面,靠人物的表情、動作和演出來完成的。

  上片寫別前。開篇三句自成一段。「月皎驚烏棲不定」寫的是深夜,月光分外明亮,巢中的烏鴉誤以為天明,故而飛叫不定。這是從視覺與聽覺兩方的感受概括出來的,暗示行者整夜不曾合眼。「更漏將闌,轆轤牽金井」兩句,點明將曉。這是從聽覺方面來寫的。更漏中的水滴已經快要滴盡,夜色將闌。同時遠處傳來轆轤的轉動聲,吊桶撞擊著井口聲,已經有人起早汲水了。這三句表現出由深夜到將曉這一時間的進程。「喚起」兩句另是一段,轉寫女方的悲傷。「喚起」的施動者是誰過去有兩種解釋,一種認為是行者,「知天已曉,喚起所別之人」;一種認為「聞烏驚漏殘、轆轤聲響而驚醒淚落。」「喚起」,既是前三句不同聲響造成的後果,同時又是時間演變的必然進程:離別的時刻來到了。所以,就全篇來看,似以後一種解釋為佳。如解釋為行者把女方「喚起」,則自然要沖淡這首詞所表出的那種離情的深刻性。「兩眸清炯炯」,也非睡足後的精神煥發,而是離別時的情緒緊張與全神貫注。聯繫下句「淚花落枕紅綿冷」,可見這雙眼睛已被淚水洗過,「喚起」之後,仍帶有淚花,故一望而「清」,再望而「炯炯 」有神。同時,這一句還暗中交待出這位女子的美麗,烘托出傷別的氣氛。「冷」字還暗出這位女子同樣一夜不曾合眼,淚水早已把枕芯濕透,連「紅綿」都感到心寒意冷了。

  下片寫別時、別後。前三句寫別時依依難捨之狀,曲折傳神。「執手」,分別時雙方的手相互緊握。古文裡「執手」,多和惜別有關,兼示深情。柳永《雨霖鈴》詞裡說「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咽。」《詩經·邶風·擊鼓》裡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霜風吹鬢影」,是行者飽看女方,刻印下別前最深刻的印象:鬢髮在秋季晨風中微微捲動。「去意徊徨,別語愁難聽」二句,看似寫情,實則是寫動作。作者幾度要走,卻又幾度轉回來,相互傾吐離別的話語。這話語滿是離愁。「難聽」不是不好聽,而是令人心碎,難以忍聽。終篇兩句寫別後景象,又是一段。這兩句寫行者遠去,但還戀戀不捨地回頭遙望女子居住的高樓,然而這高樓已隱入地平線下去了,眼中只見斗柄橫斜,天色放亮,寒露襲人,雞聲四起,更社出旅途的寂寞。人,也越走越遠了。沈義父在《樂府指迷》中說:「結句須要放開,含有餘不盡之意,以景結情最好。如真清之『斷腸院落,一廉風絮。』又『掩重關、偏城鐘鼓』之類是也。」其實,「樓上闌干橫斗柄,露寒人遠雞相應」也是「以景結情」的成功的妙句。

  如上所述,該詞最顯著的特點是全篇句句均由不同的畫面組成,並配合以不同的聲響。正是這一連串的畫面與音響的完美組合,才充分表現出難捨難分的離情別緒,形象地體現出時間的推移、場景的變換、人物的表情與動作的貫串。詞中還特別注意擷取某些具有特徵性的事物來精心刻畫,如「驚烏」、「更漏」、「轆轤」、「霜風」、「鬢影」、「斗柄」、「雞鳴」等等。與此同時,作者還特別著意於某些動詞與形容詞的提煉,如「棲不定」的「棲」字,「牽金井」的「牽」字,「喚起」的「喚」字,還有「吹」、「清」、「冷」等等,這一系列手法綜合起來,不僅增強了詞的表現力,而且還烘托出濃厚的時代氣息與環境氛圍,使讀者有身臨其境之真實感。

參考資料:

1、
王小舒主編.中華傳統文學精要. 【出版發行】 濟南市::山東大學出版社, 2002:262-263

句解

月皎驚烏棲不定。更漏將殘,轣轆牽金井
  曹操《短歌行》裡寫「月明星稀,烏鵲南飛。」辛棄疾《西江月》詞裡寫「明月別枝驚鵲。」中國古代繪畫中也常有烏鵲明月之境。周邦彥詞,長於翻新出奇。一句「月皎驚烏棲不定」,自足與曹孟德、辛棄疾鼎足而三。闃靜之夜,空無一物,唯有一輪皎潔明亮的圓月當空高照,這明月光耀得觸目驚心,以至於枝頭的烏鵲驚魂落魄,飛棲不定。轣轆,即轆轤。因「轤」字是平聲字,用在句中失粘,故用「轣轆」。金井,指用黃銅包裝的井欄,是富貴人家景象。漏是沙漏,或者水漏,古人用以計時。更漏將殘,是說夜色將盡。 

喚起兩眸清炯炯,淚花落枕紅棉冷
  喚起,是說閨中人被喚醒了。美人的雙眸,自是清亮之極。炯炯,是明亮的樣子。周邦彥這裡是用《楚辭》嚴忌《哀時命》詩「夜炯炯而不寐,懷隱憂而厲茲」的語典。之所以「炯炯」,乃是因為當事人有一腔心事,長夜難眠。淚花落枕,當是夢中啼哭之故。紅棉,是指用棉花填充的紅色枕頭。不知閨中人夢見了什麼傷心事,夢中流淚,竟濕透了枕頭。「冷」字包含三重意思:一是枕頭為淚水濕透而冷;二是時間上後半夜最冷;三是點明閨中人獨眠,感覺冷。至於閨中人被什麼喚醒——是被驚烏喚醒?還是被所夢見之事驚醒?便全都交給讀者意會了。 

執手霜風吹鬢影。去意徊徨,別語愁難聽
  執手,是緊握對方之手。古詩文裡「執手」,多和惜別有關,兼示深情。柳永《雨霖鈴》詞裡說「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咽。」《詩經·邶風·擊鼓》裡說「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執手惜別之時,但見霜風吹動鬢影。徊徨,就是徘徊、彷徨。情人之間的離別總是難捨難分,反覆叮嚀之語總是令人聽來生愁。霜風鬢影,刻畫出一副單薄酸楚的樣子。這三句是回想當初分別景象。憶起心上人,腦海裡浮現的是離別之時良人酸楚模樣。想起當時傷心惜別之語,怎不教人淚下呢? 

樓上闌干橫斗柄,露寒人遠雞相應
  「闌干」,是縱橫的意思。唐人劉方平《月夜》詩裡有「北斗闌干南斗斜」的句子。醒來之後,閨中人再也無法入睡。夜色將殘,舉目所見,唯有北斗七星。天將亮了,雞鳴不已。夢中之人,遠在他方。良人宿處,當亦如此地雞鳴不已吧。然而,終究只有我(閨中人)獨自樓上凝望,獨自感受風露的寒冷。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