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晴》劉攽


新晴

作者:劉攽

朝代:宋代



青苔滿地初晴後,綠樹無人晝夢余。
唯有南風舊相識,偷開門戶又翻書。

作品關鍵字:-古詩三百首-寫風


作者簡介:

劉攽

   劉攽bān(1023~1089)北宋史學家,劉敞之弟。字貢夫,一作貢父、贛父,號公非。臨江新喻(今江西新余)人,一說江西樟樹人。慶歷進士,歷任曹州、兗州、亳州、蔡州知州,官至中書舍人。一生潛心史學,治學嚴謹。助司馬光纂修《資治通鑒》,充任副主編,負責漢史部分,著有《東漢刊誤》等。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夏日初晴,人午睡醒來,只看到窗外的綠樹和青苔。忽然一陣南風把房門吹開,又掀起桌上的書頁,詩人說這是他的老相識,來偷偷訪問他了。

註釋
1新晴:天剛放晴;剛放晴的天氣。
2青苔:苔蘚。
3夢余:夢後。

參考資料:

1、
李夢生 .宋詩三百首全解 .上海 :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7年5月1日 :第72-73頁 .


鑒賞

  李白《春思》說:「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帷」,這裡說南風是我的老朋友,是反用其意。唐人薛能《老圃堂》詩道:「昨日春風欺不在,就床吹落讀殘書」,一本正經地埋怨春風吹落他正在閱讀的書,這裡的構思與薛詩相近,但稱南風為老朋友,說它招呼不打一聲,推門而入又翻書,比薛詩更見機趣活潑。又,宋釋顯忠《閒居》詩:「閒眠盡日無人到,自有春風為掃門。」賀鑄《題定林寺》詩:「蠟屐舊痕尋不見,東風先為我開門。」句意也相近,可比讀。

  第一句正好和王安石「茅簷長掃靜無苔」相反,展現在讀者面前的是「青苔滿地」,比起劉禹錫「苔痕上階綠」來,這「苔」要多得多。同樣描寫幽靜的境界,無苔,有苔,多苔之差是巨大的,王安石用無苔以表現「淨」,劉禹錫用上階綠之苔寫獨處陋室之「靜」,這首詩滿地之苔則因久雨初晴,其中差異不能不辨,這是提高鑒賞能力的有效方法。

  第二句寫午夢醒來之後,雖然只見到「一樹碧無情」,但寧靜恬適的心境卻是非常好。經過長時間雨洗之後,樹更是綠油油的,多麼令人愜意!諸葛亮高臥隆中,一覺醒來,不是還高吟:「大夢誰先覺?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遲遲」嗎?想到這,詩人會心地笑了。

  這首詩的妙處在於後兩句。詩人把南風寫成是一個十分詼諧而又善於戲謔的老朋友,他偷偷地推開了門,闖了進來,還裝作愛讀書的樣子,正不停地翻著書。詩人為讀者種了一株詩苑「惹笑樹」,令人讀後忍俊不禁,發出爽朗的笑聲。其實,這樣寫並非詩人首創,發明權當屬唐人,薛能的《老圃堂》有「昨日春風欺不在,就床吹落讀殘書」,李白的《春思》有「春風不相識,何事入羅幃」,詩人融薛、李詩句於一爐,經過錘煉鍛造,又添上絕妙的「偷」字,表達效果遠遠超過了原作。這絕不是「偷」,而是創新。

  而詩人在《致齋太常寺以杖畫地成》中又用這一意境,寫了:「杖籐為筆沙為紙,閒理庭前試草書。無奈春風猶制肘,等閒撩亂入衣裾。」可見,詩人對這一意境和這一手法是情有獨鍾。但相比較而言,還是「偷開門戶又翻書」來得更自然親切,也更有趣些。

  清風翻書固然有趣,但也曾翻出莫大的悲劇來,金聖歎的「清風不識字,何必亂翻書」就翻出個文字獄來,丟了腦袋。悲乎,秦始皇首創的中國文字獄!

參考資料:

1、
繆鉞等 . 宋詩鑒賞辭典 上海辭書出版社 .上海 :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7.12(2012.7重印) :第260-261頁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