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詠梅》朱淑真


菩薩蠻·詠梅

作者:朱淑真

朝代:宋代



濕雲不渡溪橋冷。娥寒初破東風影。溪下水聲長。一枝和月香。
人憐花似舊,花不知人瘦。獨自倚闌干,夜深花正寒。

作品關鍵字:-詠物-寫梅-抒懷


作者簡介:

朱淑真

  朱淑真(約1135~約1180),號幽棲居士,宋代女詩人,亦為唐宋以來留存作品最豐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初年時在世,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縣),《四庫全書》中定其為「浙中海寧人」,一說浙江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生於仕宦之家。夫為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睦,終致其抑鬱早逝。又傳淑真過世後,父母將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其餘生平不可考,素無定論。現存《斷腸詩集》、《斷腸詞》傳世,為劫後余篇。


註釋

1濕雲不渡:「渡」一作「斷」。
2東風影:「東風」一作「雙鉤」。
3一枝和月香:「月」一作「雪」。


賞析

  梅花是「歲寒三友」之一,往往被描寫成中華民族堅貞、高潔等美好品性的化象徵。朱淑真寫過不少這方面的作品。這首《詠梅》詞是體現朱淑真「清新婉麗、蓄思含情」(宋代魏端禮評語)之優秀風格的代表作。

  上片,先為「梅花」之出場刻畫了一個特定的典型環境。在冬末春初的一個夜晚,詞人情思悠悠地漫步郊野,抬頭高瞻,只見幾朵帶雨的烏雲一時凝聚在天空;低首近觀,小橋下溪水潺湲,又給人增添了陰冷的感覺。就在這時一陣輕寒恍如幽影衝破了東風乍暖的氣氛,使人更感到寒意森森。「蛾寒」之「蛾」在此通「俄」,為俄頃、不久之意,如《漢書。外戚傳下》:「(孝成班倢伃)始為少使,蛾而大幸為倢伃」。因之,「蛾寒」猶輕寒、嫩寒之意,別本於此即作「嫩寒」。另有學者認為「蛾」可指蛾眉,用以比喻彎月;此言一彎新月剛剛破雲而出,那被東風吹拂的梅樹搖曳著多姿的身影(韓秋白)。可備一說。橋下綿延不斷的嘩嘩溪流之聲送來一片幽香,這幽香瀰漫在朦朧的月光之中,沁人心脾,滌人魂魄,令人流連,催人昇華,使人意緒翩翩,不能自己……。此詞本為詠梅而作,但卻正如人們所讚賞的──它竟全篇不直言「梅」字,而著意挑出幽柔之「香」以涵概梅花的獨特氣韻,誠如宋人沈義父《樂府指迷》所言「詠物詞最忌說出題字」,此篇正得其妙(印有志)。妙就妙在著一「香」字既突現了梅花芳馨幽艷的卓異風標,連同「和月」一起且又給人以嗅覺、視覺、味覺、觸覺並生的通感聯想。強調梅的「一枝」獨秀,不僅有如林和靖贊梅名句「眾芳搖落獨暄妍」的高妙,展現了梅樹凌寒傲骨的幽姿逸韻,而且跟詞作的抒情主人於下片「獨自倚欄杆」也暗相扣合而發人深思。

  下片,由梅花轉至詞人,著重寫詞人對梅花──藉以對人世的執著情懷和幽怨心緒。詞人於春寒料峭時,面對這疏影中流溢暗香的花枝直抒心意:梅花啊,我對你深深愛念的滿腔熱忱一如過去而始終未變;可是你哪裡知道(你怎會料想到)我卻日益腰肢瘦損而身心憔悴了!(這個聰慧多情的女詞人在婚戀生活上是很不幸的)。李清照有過傳響人口的名句「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從修辭學上評析,它是一般的比喻句,是個明比修辭格。朱淑真這「花不知人瘦」則是別出心裁的擬人句,在賦予「花」以人性的同時,又巧妙地滲透了詞人對花的情愫。透過字面上似乎埋怨「花自無情,人自多感」的形態,折射著抒情主人寄意於花、期盼於花、渴望人間理解、希求人世溫馨……等等多重意象。在詞人這看似哀怨、悲淒、憂悒、惆悵乃至「情緒偏於低沉」的表象下,不正流蕩著一個女人赤誠而熱烈的心潮嗎?果然,結句寫道:夜深了,連不畏苦寒的梅花尚且因寒氣包圍似乎瑟瑟有聲,而本已瘦弱伶仃的女詞人竟思緒聯翩無法擁衾入睡,還在「獨自倚欄杆」。獨倚無眠是在搏擊寒風,是在思索人生,是在追尋世間的「知人」者啊!聯繫女詞人另外一些詠梅佳句──「明窗瑩幾淨無塵,月映幽窗夜色新。唯有梅花無限意,對人先放一枝春」;「病在眼前俱不喜,可人唯有一枝梅。未容明月橫疏影,且自清香寄酒杯」──,可見詞人確實跟梅花早已情深意摯,其「人憐花似舊」絕非虛語;而埋怨「花不知人瘦」乃責備梅花不該忘卻自己這鍾情於人世生活的忠實伴侶。可見詞人的愛梅詠梅正是她熱愛美、熱愛生活、熱愛現實人生的藝術體現。這種外「冷」而內熱的感人形象,是女詞人對宋詞、對中國文化的可貴貢獻。所以她贏得了在宋詞史上與李清照齊名的崇高地位。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