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送春》朱淑真


蝶戀花·送春

作者:朱淑真

朝代:宋代



樓外垂楊千萬縷。欲系青春,少住春還去。猶自風前飄柳絮。隨春且看歸何處。
綠滿山川聞杜宇。便做無情,莫也愁人苦。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宋詞精選-婉約-惜春


作者簡介:

朱淑真

  朱淑真(約1135~約1180),號幽棲居士,宋代女詩人,亦為唐宋以來留存作品最豐盛的女作家之一。南宋初年時在世,祖籍歙州(治今安徽歙縣),《四庫全書》中定其為「浙中海寧人」,一說浙江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生於仕宦之家。夫為文法小吏,因志趣不合,夫妻不睦,終致其抑鬱早逝。又傳淑真過世後,父母將其生前文稿付之一炬。其餘生平不可考,素無定論。現存《斷腸詩集》、《斷腸詞》傳世,為劫後余篇。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樓外垂楊千條萬縷,彷彿要拴住春天的腳步,春天卻匆匆而過不曾稍停。只有柳絮仍然在風裡飄飛,它隨春風要看春歸向何處?
綠色的山川只聽杜鵑烏啼叫,它本是無情的鳥,淒厲的叫聲豈不也在為人愁苦。舉杯送別春天,春天卻不語,黃昏時候卻下起了瀟瀟細雨。

註釋
1、系:拴住。
2、青春:大好春光。隱指詞人青春年華。
3、少住:稍稍停留一下。
4、猶自:依然。
5、杜宇:杜鵑鳥。
6、便作:即使。
7、莫也:豈不也。
8、「把酒」句:把酒,舉杯;把,持、拿。送春,陰曆三月末是春天最後離去的日子,古人有把酒澆愁以示送春的習俗。此句與王灼《點絳唇》「試來把酒留春住,問春無語,席捲西山雨」寫法相似。
9、瀟瀟雨:形容雨勢之疾。

參考資料:

1、
王麗珍.《婉約詞》.西寧:青海人民出版社,2003:146-147

2、
徐慶宜.《唐宋詞三百首》.廣州:廣東高等教育出版社,2004:272

3、
包傑.《宋詞意譯新探》.上海:學林出版社,2008:131

4、
劉敬圻,諸葛憶兵.《中國歷代名家流派詞傳·宋代女詞人詞傳》.長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9:156

5、
王友勝.《宋詞三百首新編》.上海:百家出版社,2007:241

6、
羅漫.《宋詞新選》.武漢:湖北教育出版社,2001:652

7、
李曉麗.《國人必讀宋詞手冊》.上海: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2012:216

8、
蘭世雄.《唐宋詩詞名句鑒賞》.合肥:安徽人民出版社,2002:273

9、
何寶民.《中國詩詞曲賦辭典》.鄭州:大象出版社,1997:761


賞析

  惜春傷春,留春送春,詞中常調。這首「送春」詞卻別具一份女詞人的巧思妙想與慧心深情。

  上片化景物為情思,純從「樓外垂楊」著筆。從風飄柳絮的景象看,詞中所寫,當是暮春煙柳,而非細葉新裁的仲春嫩柳,這樣方與送春之旨吻合。楊柳依依的形象和折柳送別的風習使人們從柳條想到送別,原很自然;但從「垂楊千萬縷」想到它「欲系青春」,卻是女詞人的獨特感受。從「送」到「系」,雖只在一轉換之間,卻包含了想像的跨越飛躍,進一步寫出了柳的繾綣多情。那千萬縷隨風蕩漾的柳絲,像是千萬縷柔曼的情思,力圖挽住春天。然而「少住春還去」,春畢竟是留不住的。他人至此,不過歎息傷感而已,詞人卻從隨風飄蕩的柳絮生出「隨春且看歸何處」的奇思妙想。柳絮的形象,在詞中或狀撩亂春愁,或狀漂蕩無依,即使聯想到「送」,也只有「飛絮送春歸」(蔡伸《朝中措》)一類想像。朱淑真卻以女詞人特有的靈心慧性和纏綿執著,將它想像成一直深情地追隨著春天,想看一看春究竟歸於何處。由「系」到「隨」,進一步寫出了柳對春天的無限依戀和無盡追蹤。

  下片從「春歸」生出,轉從送春的詞人方面著筆。「綠滿山川」正是暮春之景。這一望碧綠之中正含有落花飛絮狼藉的傷感記憶,更何況耳畔又時時傳來象徵著春歸的杜鵑鳥淒傷的嗚叫聲。目接耳聞,無非芳春消逝的景象即便是無情人,恐怕也要為之愁苦不已。「便作」句先從反面假設,「莫也」句則故用搖曳不定之語從正面渲染愁苦,愈覺情懷酸楚。寫到這裡,方才引出這位滿懷愁情的女主人公。「系春」不住,「隨春」難往,唯有「送春」:「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這兩句似從歐詞「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化出,但獨具神韻。在詞人感覺中,這即將離去的春天,像是懷著無限別離的惆悵與感傷,悄然無語,與傷春的詞人默然相對。時近黃昏,又下起了瀟瀟細雨。這「瀟瀟雨」,像是春天告別的細語,又像是春天歸去的歎息。而女主公情懷的黯淡、孤寂也從中隱隱傳出。妙在「不語」與「瀟瀟雨」之間存在著一種似有若無的對應與聯繫,使讀者感到這悄然飄灑的「雨」彷彿是一種不語之「語」。這一境界空晨。極富象外之致的結語使詞在巧思妙想之外更多了一份悠遠的情致。

  全詞通過描寫外縷垂楊、飛絮繾綣、杜鵑哀鳴、春雨瀟瀟,構成一副淒婉纏綿的畫面,一個多愁善感,把酒送春的女主人公的形象活現在這幅畫面中,詞句清麗,意境深遠。

參考資料:

1、
陸國斌,鍾振振.《歷代小令詞精華》.長沙:岳麓書社,1993:353-354

2、
龔學文.《閨秀詞三百首》.桂林:漓江出版社,1996:116

鑒賞

  宋代有不少「惜春」詞。暮春景色不外乎柳絮紛飛,杜鵑哀嗚,暮雨淅瀝,抒發的不過是作者的惋惜之情。然而,女詞人朱淑真卻通過豐富的想像力和貼切的擬人手法,將暮春景色表現得委婉多姿、細膩動人,在宋代諸多惜春之作中,顯出它自己獨有的藝術特色。

  朱淑真在少女時期也曾「天資秀髮,性靈鍾慧」(宋·魏仲恭《朱淑真斷腸詞序》),寫過歡快明麗的《春景》詩:「斗草尋花正及時,不為容易見芳菲。誰能更覷閒針線,且滯春光伴酒卮。」──她要趁春光明媚而及時地去尋覓鮮花,去與女伴們斗草戲耍。這不僅因芬芳穠艷的春景不易常見(故而彌足珍貴),更重要的是由大自然的春光喚醒了自己的青春之感,激發了對自己美好青春的珍惜之情(所以對春天倍感可親可愛),因而她不肯為閨中「女訓」「女誡」所拘鉗去拿針縫線學什麼無味的女紅,而要歡欣喜悅地舉起酒杯,邀請春天這少女般的伴侶陪自己共度人生之良辰。然而,曾幾何時,在經歷了人世的辛酸折磨之後(傳說她「早歲不幸父母失審,不能擇伉儷」,「乃下配一庸夫」致使「一生抑鬱不得志」,「每臨風對月,觸目傷懷」),朱淑真卻給後人送來了悲淒幽悒的《送春》詞。掃視這前後的強烈反差,讀者既可感觸到舊時代的淒風苦雨,又可從女作家不同風貌的藝術描述中領略到不同的審美韻致,從而豐富自己的美感經驗。 

  詞中首先出現的是垂楊。「樓外垂楊千萬縷,欲系青春,少住春還去」三句,描繪了垂楊的綠姿。這種「萬條垂下綠絲絛」(賀知章《詠柳》)的景色,對於陰曆二月(即仲春時節),是最為典型的。上引賀詩中即有「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之句。它不同於「濃如煙草淡如金」的新柳(明人楊基《詠新柳》),也有別於「風吹無一葉」的衰柳(宋人翁靈舒《詠衰柳》)。為什麼借它來表現惜春之情呢?主要利用那柔細如絲縷的枝條的構造成似乎可以系留著事物的聯象。「少住春還去」,在作者的想像中,那打算繫住春天的柳條沒有達到目的,它只把春天從二月拖到三月末,春天經過短暫的逗留,還是決然離去了。 

  「猶自風前飄柳絮,隨春且看歸何處」兩句,對暮春景物作了進一層的描寫。柳絮是暮春最鮮明的特徵之一,所以詩人們說:「飛絮著人春共老」(范成大《暮春上塘道中》)、「飛絮送春歸」(蔡伸《朝中措》)。他們都把飛絮同殘春聯繫在一起。朱淑真卻獨出心裁,把天空隨風飄舞的柳絮,描寫為似乎要尾隨春天歸去,去探看春的去處,把它找回來,像黃庭堅在詞中透露的:「若有人知春去處,喚取歸來同住」(《清平樂》)。比起簡單寫成「飛絮」「送春歸」或「著人春意老」來,朱淑真這種「隨春」的寫法,就顯得更有迂曲之趣。句中用「猶自」把「系春」同「隨春」聯繫起來,造成了似乎是垂楊為了留春,「一計不成,又生一計」的藝術效果。  

  像飛絮一樣,哀鳴的杜宇(杜鵑鳥)也似看作是殘春的標誌。「綠滿山川聞杜宇,便做無情,莫也愁人苦」,春殘時節,花落草長,山野一片碧綠。遠望著這暮春的山野,聽到傳來的杜鵑鳥的淒厲叫聲,詞人在想:杜鵑即使(便做)無情,也為「春去」而愁苦,因而發出同情的哀鳴,詞人通過這搖曳生姿的一筆,借杜宇點出人意的愁苦,這就把上片中處於「暮後」的主人公引向台前。在上片,僅僅從「樓外」兩個字,感覺到她的樓內張望;從「系春」「隨春」,意識到是她在馳騁想像,主人公的惜春之情完全是靠垂楊和柳絮表現出來的。現在則由側面烘托轉向正面描寫。 

  「把酒送春春不語」。系春既不可能,隨春又無結果,主人公看到的只是暮春的碧野,聽到的又是宣告春去的鳥鳴,於是她只好無可奈何地「送春」了。  

  陰曆三月末是春天最後離去的日子,古人常常在這時把酒舉杯,以示送春。唐末詩人韓偓《春盡日》詩有「把酒送春惆悵在,年年三月病懨懨」之句。朱淑真按照舊俗依依不捨地「送春」,而春卻沒有回答。她看到的只是在黃昏中忽然下起的瀟瀟細雨。作者用一個「卻」字,把「雨」變成了對春的送行。這寫法同王灼的「試來把酒留春住,問春無語,簾卷西山雨」(《點絳唇》)相似,不過把暮雨同送春緊密相連,更耐人尋味:這雨是春漠然而去的步履聲呢,還是春不得不去而灑下的惜別之淚呢?  

  這首詞同黃庭堅的《清平樂》都將春擬人,抒惜春情懷,但寫法上各有千秋。黃詞從追訪消逝的春光著筆,朱詞從借垂柳系春、飛絮隨春到主人公送春,通過有層次的心理變化揭示主題。相比之下,黃詞更加空靈、爽麗,朱詞則較多寄情於殘春的景色,帶有淒忱的情味,這大概和她的身世有關。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