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憲宗平淮西》李綱


念奴嬌·憲宗平淮西

作者:李綱

朝代:宋代



晚唐姑息,有多少方鎮,飛揚跋扈。淮蔡雄藩聯四郡,千里公然旅拒。同惡相資,潛傷宰輔,誰敢分明語。媕婀群議,共雲旄節應付。
於穆天子英明,不疑不貳處,登庸裴度。往督全師威令使,擒賊功名歸訴。半夜銜枚,滿城深雪,忽已亡懸瓠。明堂坐治,中興高映千古。

作品關鍵字:-詠史懷古-抒懷-散文


作者簡介:

李綱

  李綱(1083年-1140年2月5日),北宋末、南宋初抗金名臣,民族英雄。字伯紀,號梁溪先生,祖籍福建邵武,祖父一代遷居江蘇無錫。李綱能詩文,寫有不少愛國篇章。亦能詞,其詠史之作,形象鮮明生動,風格沉雄勁健。著有《梁溪先生文集》、《靖康傳信錄》、《梁溪詞》。


賞析

  這首詞是李綱寫的七首詠史詞之一。是寫唐憲宗李純平定淮西藩鎮(方鎮)割據的史實的。唐代自安史之亂開始,各地節度使勢力逐漸強大,擁有自己的政權、兵權、財權,每擁兵自重,割據一方,不聽朝廷號令,儼然獨立王國。這種尾大不掉的局面日趨嚴重,嚴重影響了國家的統一。淮西節度使吳元濟就是這種割據一方的方鎮之一。

  上片開始三句概寫方鎮之禍。一針見血地指出,晚唐各地方鎮之所以飛揚跋扈,其原因就在於朝廷姑息養奸,容忍遷就。唐代節度使本是由朝廷任命的,安史之亂後,各地節度使不由朝廷任命,自行決定父死子繼,或由節度使的權臣繼立,再由朝廷於事後在形式上加以追認。這種追認也是迫於形勢,不得不如此。唐肅宗以後的皇帝大多是這樣。

  下面具體講淮西節度使。「淮蔡雄藩連四郡,千里公然旅拒。」「淮蔡」,指淮西節度使的治所蔡州(今河南汝南附近)。「連四郡」,指淮西節度使吳元濟割據作亂,與山南東道梁崇義、淄青(今山東)的李納、魏博(今山東聊城)的田悅、成德(今河北)的李惟岳四鎮聯合,抗拒朝廷。「旅拒」,即聚眾抗拒。當時吳元濟聯合四鎮,地連千里,氣焰囂張。

  這些作惡的人互相勾結,狼狽為奸,甚至「潛傷宰輔」。例如815年(唐憲宗元和十年),平盧節度使李師道竟敢派刺客暗殺力主出兵平定方鎮割據的宰相武元衡,並刺傷御史中丞裴度。企圖用恐怖手段阻止朝廷及大臣們對方鎮的討伐。「誰敢分明語?」是說在這種情況下,誰敢公開主張討伐藩鎮呢?「媕婀群議,共雲旄節應付」。媕(ān)婀,依違兩可,猶豫不決的意思。朝臣們攝於方鎮淫威,在朝廷討論方鎮問題時,態度曖昧,猶豫不決,都主張「旄節應付」。自唐玄宗時起,朝廷任命節度使,要賜給旌旄、符節,作為朝廷承認的標誌。朝臣們主張朝廷採取遷就態度,承認各地自任的節度使,授給旄節,承認既成事實,只求息事寧人,敷衍塞責。因此,節度使們更不把朝廷放在眼裡。這就是首句所說的「晚唐姑息」。

  下片讚揚憲宗討伐淮西節度使吳元濟的功跡。「於穆天子英明,不疑不貳處,登庸裴度。」「於穆」,見《經·周頌·清廟》:「於穆清廟。」於,歎詞;穆,美好。天子,指唐憲宗。登庸,重用。這幾句是稱讚唐憲宗英明果斷,重用裴度為相,決定出兵平定淮西,與「旄節應付」的態度截然相反。裴度「往督全師威令使」,使李愬領軍,趁雪夜銜枚疾走,出其不意,攻其無備,直入蔡州城,生擒吳元濟。「銜枚」,古代秘密行軍令士兵口銜小棒以止聲。

  懸瓠,地名,今河南汝南縣,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這裡借指蔡州。從裴度平定淮西來看,方鎮也不是強大得不可戰勝,只要朝廷肯下決心,態度果斷,是不難平定的。據《宋史·李綱傳》載,宋欽宗曾手書《裴度傳》賜李綱,意思是希望他作南宋的裴度。李綱深為感概地說:「臣曾不足以望裴度萬分之一,然寇攘外患,可以掃除,小人在朝,蠹害難去。」李綱之才,不亞裴度,可惜宋欽宗不是唐憲宗,李綱終無用武之地,只好寫下這首《念奴嬌》詞以自抒懷抱而已。

  憲宗平定淮西,雖未根本解決唐代的方鎮問題,但打擊了方鎮的氣焰,提高了朝廷的威信。所以李綱把這件事看作是天子坐明堂治理天下的表現,而且給予很高的評價,認為是中興事業,光照千古。明堂是周天子宣揚政教的殿堂,是對唐憲宗的歌頌。李綱是從正面歌頌唐憲宗,從側面含蓄地批評了宋欽宗,讚揚裴度,也寄托了自己的抱負和理想。借古喻今,用意深厚。

  這首詞散文化的傾向較重,特別就語言來看,基本是散文句法,敘事、議論較多,而藝術形象性似嫌不夠,但在思想內容方面深刻感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