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宿水口》洪茶


菩薩蠻·宿水口

作者:洪茶

朝代:宋代



斷虹遠飲橫江水,萬山紫翠斜陽裡。
繫馬短亭西,丹楓明酒旗。
浮生常客路,事逐孤鴻去。
又是月黃昏,寒燈人閉門。

作品關鍵字:-羈旅-孤獨-寫景


鑒賞

  《菩薩蠻·宿水口》是宋末詞人洪瑹於途中投宿水口(今安徽省來安縣水口鎮)之時,即景抒情,寫下的抒發羈旅幽思的小詞。這首《菩薩蠻》,上闋重在寫景,下闋重在抒情,符合一般小令的結構規律。在整個詞中,詞人的感情是有發展變化的,非平鋪直敘的作品所能及。

  起首「斷虹遠飲橫江水,萬山紫翠斜陽裡。」二句寫遠景。雨後初晴,一道斷虹斜插於東南方的長江之上,在夕陽落照之下,千山萬水,一片紫翠。「繫馬短亭西,丹楓明酒旗」。兩句轉寫投宿,兼及近景。短亭,古時修於官道旁;以供行人休息的亭子,大凡五里一短亭,十里一長亭。「繫馬短亭西」,說明客舍就在此近旁:「丹楓明酒旗」,說明客舍兼營酒水。短短四句,恍如一幅畫卷,給人印象最深的是色彩絢麗,意盎然。詞人好像手握一枝調色彩筆,精心構畫,於是畫面上出現了紅黃橙綠青藍紫的彩虹,紫中帶翠的山嶺出現了,青旗(酒旗色青,亦稱青旆)、紅楓也出現了「斷虹遠飲橫江水」中的「飲」字,帶有「追琢」的痕跡。況周頤說:「詞太做,嫌琢;太不做,嫌率。欲求恰如分際,此中消息,正復難言。」(《蕙風詞話》卷一)可見他不是反對追琢,而是反對「太做」,即追琢過分。若「恰如分際」,這種追琢還是必要的。復有「明」字,青旗、紅楓,判然可見,色彩明麗。

  下闋抒寫客居此地的孤獨之感。換頭「浮生常客路,事逐孤鴻去。」二句,謂詞人奔走仕途,一事無成。「浮生」語出《莊子。刻意》「其生若浮,其死若休。」詞人這裡借用,表示了對仕途的厭倦。「事逐孤鴻去」,大概是說往事不可追尋,已逝之時光亦不能再返,感慨至深,故亦真摯感人。結尾「又是月黃昏,寒燈人閉門。」二句饒有韻味。從時間上看,上闋寫夕陽時候,提到山猶染紫;這裡說「月黃昏」,則已暮色蒼茫了。其上著以「又是」二字,說明詞人在外不知漂泊了多少個日日夜夜,嘗盡了千愁萬苦。時已雲暮,詞人只有點上寒燈,閉門獨坐而已。唐人馬戴《灞上秋居》詩有句云「寒燈獨夜人」,詞境似之,但換用「人閉門」三字,則變成有我之境,與李重元《憶王孫。春景》詞的結句「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首《菩薩蠻》,上闋重在寫景,下闋重在抒情,符合一般小令的結構規律。但前後對比,又有明顯的映照作用:開始時詞人遠眺斷虹飲水,斜日含山,心情比較平靜、舒暢;結尾時閉門獨坐,孤燈相伴,自然產生抑塞無聊之感。因此在整個詞中,詞人的感情是有發展變化的,非平鋪直敘的作品所能及。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