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世事短如春夢》朱敦儒


西江月·世事短如春夢

作者:朱敦儒

朝代:宋代



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不須計較苦勞心。萬事原來有命。
幸遇三杯酒好,況逢一朵花新。片時歡笑且相親。明日陰晴未定。

作品關鍵字:-人生-哲理-抒懷


作者簡介:

朱敦儒

  朱敦儒 (1081-1159),字希真,洛陽人。歷兵部郎中、臨安府通判、秘書郎、都官員外郎、兩浙東路提點刑獄,致仕,居嘉禾。紹興二十九年(1159)卒。有詞三卷,名《樵歌》。朱敦儒獲得「詞俊」之名,與「詩俊」陳與義等並稱為「洛中八俊」 (樓鑰《跋朱巖壑鶴賦及送閭丘使君詩》)


賞析

  這首小詞以散文語句入詞,表現了詞人暮年對世情的一種徹悟,流露出一種閒適曠遠的風致。起首二句「世事短如春夢,人情薄似秋雲」,是飽含辛酸的筆觸。這兩句屬對工暢,集中地、形象地表達了作者對人生的認識。「短如春夢」、「薄似秋雲」的比喻熨貼而自然。接下來,筆鋒一轉,把世事人情的種種變化與表現歸結為「命」的力量。「原來」二字,透露出一種無可如何的神情,又隱含幾分激憤。強大的命運之神面前他感到無能為力,於是消極地放棄了抗爭:「不須計較苦勞心」,語氣間含有對自己早年追求的悔意和自嘲。「計較」,算計之意。這兩句倒裝,不只是為了照顧押韻,也有把意思的重點落下句的因素。情調由沉重到輕鬆,也反映了詞人從頓悟中得到解脫的心情。

  「幸遇三杯酒好,況逢一朵花新」詞人轉而及時行樂,沉迷於美酒鮮花之中。「幸遇」、「況逢」等字帶來一種親切感,「酒好」、「花新」則是愉悅之情的寫照。「三杯」、「一朵」對舉,給人以鮮明的印象。

  上下文都是議論,使得這屬對工巧的兩句尤其顯得清新有趣。著墨不多,主人公那種得樂且樂的生活情態活脫脫地展現出來。結語兩句,雖以「片時歡笑且相親」自安自慰,然而至於「明日陰晴未定」,則又是天道無常,陷入更深的歎息中了。「且」是「姑且」、「聊且」的意思。「陰晴未定」是感歎世事的翻覆無定,或許還有政治上的寓意。下片末句與上片「萬事原來有命」句呼應,又回到「命」上去了,由此可見作者的生活態度是強作達觀而實則頹唐。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