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身外閒愁空滿》晏幾道


臨江仙·身外閒愁空滿

作者:晏幾道

朝代:宋代



身外閒愁空滿,眼中歡事常稀。明年應賦送君詩。細從今夜數,相會幾多時。
淺酒欲邀誰勸,深情惟有君知。東溪春近好同歸。柳垂江上影,梅謝雪中枝。

作品關鍵字:-感歎-人生


作者簡介:

晏幾道

  晏幾道(1030-1106,一說1038—1110 ,一說1038-1112),男,漢族,字叔原,號小山,著名詞人,撫州臨川文港沙河(今屬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人。晏殊第七子。歷任穎昌府許田鎮監、乾寧軍通判、開封府判官等。性孤傲,晚年家境中落。詞風哀感纏綿、清壯頓挫。一般講到北宋詞人時,稱晏殊為大晏,稱晏幾道為小晏。《雪浪齋日記》云:「晏叔原工小詞,不愧六朝宮掖體。」如《鷓鴣天》中的「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等等詞句,備受人們的讚賞。


註釋

這兩句一作「身外閒愁空滿眼,就中歡事常稀」。稀,一作「移」。
這句一作「試從今夜數」。
相會:相聚。
這句一作「淺酒欲邀誰共勸」。
東溪:泛指風景美好的地方。近,一作「盡」。


鑒賞

  小晏多愁善感,對於人生,總是放不下他的思考,歡會之際難遣閒愁,春日臨近頓生希望,悲愁與歡樂,聚合與離散,總是此消彼長起伏迴旋,在他的心靈之中形成大大小小的波瀾。這首《臨江仙》詞,就可以看作是他的感情長河中泛起的一朵浪花。

  詞的上片寫的是與友人在一起的酒筵歡會,卻以「眼中歡事常稀」來表現,使歡樂也蒙上一層愁苦的陰影。因為聚會稀少,故而特別珍惜;因為珍惜,故而更怕這段歡事的終結;因為怕它終結故而要仔細地數一數究竟還有多少個相聚的日子。作者真切地表述了細膩的心理活動,很是耐人尋味。

  下片當以「東溪春近好同歸」為核心,表述了作者對生活的取向和希望。「淺酒」與「深情」兩句,就其句式與內涵而論,又是相互糾葛在一起的,這種筆法,本是《臨江仙》詞牌的一種約定俗成的習慣性的寫作要求,其間有對比,有連結,或為對仗,或為互文。這兩句是說:淺酒無別人可勸,惟君能勸;深情無別人可知,惟君能知。這樣就把席間歡會的主客雙方的親密關係交代了出來。「東溪」,即東邊的溪山,泛言風景秀麗之處,並不是實有的地名。選個好去處,攜同歸隱共賞春光,也就不會再有異地分離的情況了——這只不過是一種美好的願望而已。最後兩句是由「春近」二字引發出來的想像中的東溪美景:「柳垂江上影,梅謝雪中枝」。用十個字總寫春景,並不容易。選材欲其美,大概至少須得做到這麼幾點方能合乎要求。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