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郎歸·有懷北遊》張炎


阮郎歸·有懷北遊

作者:張炎

朝代:宋代



鈿車驕馬錦相連。香塵逐管弦。瞥然飛過水鞦韆。清明寒食天。
花貼貼,柳懸懸。鶯房幾醉眠。醉中不信有啼鵑。江南二十年。

作品關鍵字:-生活-回憶


作者簡介:

張炎

  張炎(1248年-1320年),字叔夏,號玉田,晚年號樂笑翁。祖籍陝西鳳翔。六世祖張俊,宋朝著名將領。父張樞,「西湖吟社」重要成員,妙解音律,與著名詞人周密相交。張炎是勳貴之後,前半生居於臨安,生活優裕,而宋亡以後則家道中落,晚年漂泊落拓。著有《山中白雲詞》,存詞302首。張炎另一重要的貢獻在於創作了中國最早的詞論專著《詞源》,總結整理了宋末雅詞一派的主要藝術思想與成就,其中以「清空」,「騷雅」為主要主張。


賞析

  張炎經歷國亡家破的慘變後,誓做大宋遺民,不為元朝作事。他一生都在追求那種隱居山中隱士生活。一生中為躲避元朝廷的徵召到處流浪。僅有一次,約在元世祖至元二十七年九月,張炎為元朝廷逼召,與好友曾心傳(遇)、沈堯道(欽)一起由杭州到大都,為元宮延繕寫金字藏經,次年春天完成即返杭,此次入京約有半年的光景。這就是詞題中所說的「北遊」。此次北遊,給詞人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以致在他離開京都後很長時間,還是念念不忘。

  這首《阮郎歸》就是他在離京二十年之後寫的追懷他那次京都生活的小詞。

  詞的上片寫大都的盛況。「鈿車驕馬錦相連,香塵逐管弦。」寫大都街上,車馬豪華,多不勝數,前後相連,絡繹不絕。「鈿車」指婦女乘坐的金飾的輕便小車,「驕馬」指士子所乘駿馬。起首一句就表明士女歡游,場面豪華熱烈。次句用「香塵」、「管弦」進一步描繪遊樂活動之盛,同時又渲染了氣氛,使之更表現出盛況空前。「瞥然,飛過水鞦韆,清明寒食天。」「水鞦韆」原指南方在鞦韆架上翻觔斗跳水的一種遊戲,在這實指與此相仿的北方的蕩鞦韆。突然間,見鞦韆蕩起,才醒悟到原來是清明寒食節。《天金遺事》載:天寶宮中至寒食節竟築鞦韆,令宮嬪輩戲笑以為宴樂,帝(玄宗)呼為半仙之戲,都中士民相與仿之。流傳民間,使寒食節以鞦韆為戲。以此作者可知是寒食節。短短幾句,鈿車、驕馬、香塵、管弦和飛動的水鞦韆,組成了一幅「清明寒食天」的宏觀景象圖。

  詞的下片寫詞人追懷京都生活中與一位女郎的一段纏綿往事。「花貼貼,柳懸懸。鶯房幾醉眼。」「鶯房」指女子的臥房,「鶯房幾醉眠」,可見詞人與「鶯房」的女主人關係非同一般。「花貼貼,柳懸懸」正表現了兩人纏綿的生活。「醉中不信有啼鵑」,「啼鵑」是悲苦的象徵,杜鵑啼血既是悲苦,又是離別的象徵。作者不相信與那位女郎會有離別悲苦之事,不相信會離開她。但事與願違,終又勞燕分飛,天隔一方,只能將深深的思念留在京都,直至二十年後還時常想起,「江南二十年」即是寫此。詞中女郎是誰呢?有人考證可能是張炎的老相識,杭州歌妓沈梅嬌,可參閱其他有關資料。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