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歸梁·春愁》石延年


燕歸梁·春愁

作者:石延年

朝代:宋代



芳草年年惹恨幽。想前事悠悠。傷春傷別幾時休。算從古、為風流。
春山總把,深勻翠黛,千疊在眉頭。不知供得幾多愁。更斜日、憑危樓。

作品關鍵字:-春天-追憶-春愁


作者簡介:

石延年

  石延年(994~1041)北宋官員、文學家、書法家。字曼卿,一字安仁。原籍幽州(今北京市一帶)人,後晉把幽州割讓給契丹,其祖舉族南遷,定居於宋城(今河南省商丘南)。屢試不中,真宗年間以右班殿直,改太常寺太祝,累遷大理寺丞,官至秘閣校理、太子中允。北宋文學家石介以石延年之詩,歐陽修之文,杜默之歌稱為「三豪」。


鑒賞

  此詞題為春愁,寫得蘊藉深情,值得玩味。起首兩句,寫看見春草萌生,引起對前事的追憶。「年年」、「悠悠」兩疊詞用得好,有形象、有感情。「年年」,層次頗多:過去一對戀人廝守一起,別後年年盼歸,又年年不見歸,今後還將年年盼望下去,失望下去。如此往復,情何以堪。「悠悠」,形容「前事」遙遠,懷「想」深長,表現出女主人公執著純真的情感。春天的芳草年年萌發,而對往事懷想之情年年不斷,與日俱增,不知何時是盡頭。「傷春傷別幾時休」一句,把女主人公的感情直接傾訴出來。「算從古、為風流。」是說這種離別愁緒的產生,都是為了男女的風流韻事。至此,「春愁」之意始明。

  過片三句:「春山總把,深勻翠黛,千疊眉頭。」特寫女子雙眉。「春山」是眉之色,這裡寫春山把自己青翠的顏色深勻疊壓女子眉頭,造語別饒韻致。「不知供得幾多愁」一句,承上文,既關合山,又關合眉。王安石《午枕》:「隔水山供宛轉愁」;辛稼軒《水龍吟》詞:「遙岑遠目,獻愁供恨,玉簪螺髻。」可以參照。這裡是說山觸發了自己的無限愁思,而又堆集眉頭上。「更斜日、憑危樓」,與夕陽西下、江樓倚望的情景,有「多少愁」自不言之中。一日之愁就已「不知供得幾多愁」,那「芳草年年惹恨」只恐是無時無休了。

  結句為景語,採用了樂府《西洲曲》「鴻飛滿西洲,望郎上青樓。樓高望不見,盡日欄干頭」的意境。把一腔春愁濃縮為一幅斜陽危樓人獨倚的剪影,一切盡不言之中。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