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影搖紅·元夕雨》吳文英


燭影搖紅·元夕雨

作者:吳文英

朝代:宋代



碧澹山姿,暮寒愁沁歌眉淺。障泥南陌潤輕酥,燈火深深院。入夜笙歌漸暖。彩旗翻、宜男舞遍。恣游不怕,素襪塵生,行裙紅濺。
銀燭籠紗,翠屏不照殘梅怨。洗妝清靨濕春風,宜帶啼痕看。楚夢留情未散。素娥愁、天深信遠。曉窗移枕,酒困香殘,春陰簾卷。

作品關鍵字:-元宵節-寫雨-寫人


作者簡介:

吳文英

  吳文英(約1200~1260),字君特,號夢窗,晚年又號覺翁,四明(今浙江寧波)人。原出翁姓,後出嗣吳氏。與賈似道友善。有《夢窗詞集》一部,存詞三百四十餘首,分四卷本與一卷本。其詞作數量豐沃,風格雅致,多酬答、傷時與憶悼之作,號「詞中李商隱」。而後世品評卻甚有爭論。


註釋

1歌:一本作「欹」。
2清:一本作「素」。
3深:一本作「長」。


賞析

  《燭影搖紅》,《能改齋漫錄》卷十六:「王都尉(詵)有《憶故人》詞,徽宗喜其詞意,猶以不丰容宛轉為恨,遂令大晟府(徽宗所置音樂研究創作機關)別撰腔。周美成(邦彥)增損其詞,而以句首為名,謂之《燭影搖紅》雲。」王詞原為小令,五十字,前片兩仄韻,後片三仄韻。周作演為慢曲,《夢窗詞集》入「大石調」。九十六字,前後片各九句五仄韻。

  元夕,即元宵節,農曆正月十五。「碧淡」兩句。言雨簾空濛,遠山隱隱地顯現出一些淡青色。元夕下雨,使人更添一分愁緒。在這暮雨愁緒的影響下弱女子淺細的黛眉越發顯得楚楚可憐。「障泥」兩句,寫遊人。「障泥」,即馬韉。因其下垂馬肚兩旁,以障塵土,故名之。此言因為下雨天,所以路塵板結。遊人騎馬從南郊踏青而歸,馬韉上沾滿了軟綿綿的泥團,回到家中已是掌燈時候。「入夜」兩句,承上。言到了晚上餘興未盡,在家中繼續笙歌燕舞,翻動彩旗盡情跳起祈禱多子多福的《宜男》舞。「恣游」三句,寫婦女踏青。「踏青」,據蘇轍序:「正月八日,士女相與嬉游,謂之踏青」。此言婦女們平時很少有機會外出遊玩,所以一旦出來郊遊,她們就盡情享受這難得的自由,連白襪上罩沾了塵土,行裙上被花汁濺紅也毫不惋惜。上片重在寫男女雨中踏青。

  「銀燭」兩句,借物諷喻。言宮燈用錦紗籠罩著銀燭光,但是這宮燈只照耀錦繡屏風,卻不照牆角邊的殘梅,因而引起了殘梅的怨憤。此非梅怨實詞人之怨也。詞人以此比喻世上多趨炎附勢之徒,而少有雪中送炭之人。「洗妝」兩句,狀雨中女兒妝,點「元夕雨」。此言元夕下雨,女孩子嬉戲雨地,以雨洗臉,臉雖濕仍是春風滿面,並且說:「臉上的雨珠兒不是可以當作啼妝上的淚痕欣賞嗎?」「楚夢」兩句,由眼前雨,引動幻想。言「元夕雨」如巫山雲雨,空濛一片,難捨難停,好像巫山神女對楚王的高唐夢之情猶未了似的;再看那天上月亮已被雨簾吞沒,聯想到月宮嫦娥也會因雨雲重重而發愁。因為雨雲的阻隔,將使她難以向尚在人間的夫君后羿通達音訊了。「曉窗」三句。言天明從醉夢中醒來,捲起窗簾見室外仍是春陰沉沉,殘花滿地,索興移枕再去睡個懶覺吧。下片重在寫「元夕雨」。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