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香·詠龍涎香》王沂孫


天香·詠龍涎香

作者:王沂

朝代:宋代



孤嶠蟠煙,層濤蛻月,驪宮夜采鉛水。訊遠槎風,夢深薇露,化作斷魂心字。紅瓷候火,還乍識、冰環玉指。一縷縈簾翠影,依稀海天雲氣。
幾回殢嬌半醉。翦春燈、夜寒花碎。更好故溪飛雪,小窗深閉。荀令如今頓老,總忘卻、樽前舊風味。謾余熏,空篝素被。

作品關鍵字:-詠物-懷念


作者簡介:

王沂

  王沂孫,字聖與,號碧山、中仙、玉笥山人。會稽(今浙江紹興)人,年輩大約與張炎相仿,入元後曾任慶元路學正。有《花外集》,又名《碧山樂府》。


註釋

1孤嶠蟠煙
《嶺南雜記》,「龍涎於香品中最貴重,出大食國西海之中,上有雲氣罩護,下有龍蟠洋中大石,臥而吐涎,飄浮水面,為太陽所爍,凝結而堅,輕若浮石,用以和眾香,焚之,能聚香煙,縷縷不散。」孤嶠就是洋中大石,蟠煙就是龍上罩護的雲氣。所謂的龍涎據說就是抹香鯨的腸內分泌物。
2層濤蛻月
波濤映月如閃動的龍鱗。
3驪宮、鉛水
龍所居之處和他的涎水。黑龍稱為驪龍,成語有「探驪得珠」。
4汛遠槎風
采香的人乘木筏(槎)隨潮汛而去。下面寫采香後的事。
5夢深薇露
龍涎香要用薔薇水(香料)調製,這裡把龍涎作為有情之物來寫 -- 對故鄉的離夢滲透了薔薇水。
6斷魂心字
楊慎《詞品》,「所謂心字香者,以香末縈篆成心字也。」
7紅瓷候火
《香譜》說龍涎香制時要「慢火焙,稍干帶潤,入瓷盒窨。」
8冰環玉指
香製成後的形狀,有的像白玉環,有的像女子的纖纖細指。
9依稀海雲天氣
焚香時,前面引的《嶺南雜記》說龍涎香「能聚香煙,縷縷不散」,好像把故居的「海雲天氣」都帶回來了。
十殢嬌
困頓嬌柔。這裡開始回想焚香的女子。
⑾花碎
這花是燈花。
⑿飛雪,小窗深閉
在故鄉,外面雪花紛飛,屋內卻紅袖添香,纖手挑燈,讀書養性兩相宜,確實是太好了。《香譜》說焚龍涎香應在「密室無風處」,「小窗深閉」隱含了這個意思。
⒀荀令
三國時做過尚書令的荀彧,愛焚香。鑿齒《襄陽記》,「荀令君至人家坐幕,三日香氣不歇。」這一韻的句法今人想起白石的「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
⒁謾惜余熏,空篝素被
篝是遮蓋香爐的籠子。古人焚香時,常把被子放在籠上熏。作者明知無用,香已燃完,還是把被子放在籠上。


賞析

  詞人王沂孫生於南宋理宗在位之時,他的平生跨宋元兩朝。南宋滅亡後,元朝總管江南浮屠的僧人楊璉真伽,盜發在會稽的南宋帝后陵墓。在啟棺時,宋理宗的容貌如生時,有人說是因為含有夜明珠。掘墓者為了瀝取水銀,竟將其屍倒懸於樹間,慘狀不忍目睹,後又把他的骨頭遺棄在草叢之中。有一個叫唐鈺的義士,聞聽這個消息悲憤異常,邀集鄉人,收拾帝后遺骸埋葬。唐鈺、王沂孫等人結社填詞,以「龍涎香」、「白蓮」、「蟬」、「蓴」、「蟹」等為題,抒發亡國之痛。

  龍涎香是海洋中抹香鯨之腸內分泌物,並非龍吐涎之所化。抹香鯨是一種海上鯨魚,長達五六丈,鼻孔位於頭上,常露出水面噴水,想像為龍,據傳有雲氣罩護。「孤嶠蟠煙,層濤蛻月,驪宮夜采鉛水」,敘寫詞人對於龍涎所產之地以及鮫人至海上採取龍涎之情景的想像。「孤嶠」實在指的就是傳說中龍所蟠伏的海洋中大塊的礁石,讓人不由想到奇幻的想像。至於「蟠煙」二字所寫的蟠繞的雲煙,指的就是傳說中之所謂「上有雲氣罩護」,而碧山在「煙」字上用一「蟠」字,想到龍蛇之類的「蟠」伏。短短的四個字,碧山已寫出了他對於龍涎之產地,和海嶠的奇妙景象。次句「層濤蛻月」寫鮫人至海上採取龍涎時之夜景。「蛻」月,使人引起對龍蛇的聯想。意謂月光在層濤中的閃動,如同自層層波浪的蛻退中吐湧而出,又正似龍蛇之類鱗甲的蛻退。「蛻」字,即緊扣題目,又寫出月光閃動的情景。是用得極奇妙而又極為恰當真切的一個字。而且此一「蛻」字,正好與上一句的「蟠」字遙遙相對,文法上極工整,同樣強烈地暗示著對於神話中所傳說的「龍」的想像。「驪宮夜采鉛水」,「驪」字蓋指驪龍而言,「驪宮」謂驪龍所居之地,遙應首句「蟠煙」的「孤嶠」。「夜」指取龍涎時為夜晚,和前面所表示的「月」相應。而且用「鉛水」以代龍涎,為讀者提供了極為多義的暗示。龍涎乃是鉛水,是一種白色的,有香氣的鉛水。

  至於就章法結構而言,則從首句「孤嶠」之寫地,次句「蛻月」之寫夜,至此句「采鉛水」之寫事,過渡自然,而不平淡。「訊遠槎風」便寫其和「驪宮」相去已遠。「汛」字為潮汛之意:「槎」字指鮫人乘槎至海上採取龍涎,隨風趁潮而遠去,於是此被采之龍涎遂永離故居不復得返矣。此典出自張華《博物誌》「有人居海上,年年八月見浮槎去來不失期」。下面「夢深薇露」,寫此龍涎被采去以後之遭遇。「薇露」意指薔薇水是一種製造龍涎香時所需要的重要香料。然則此遠離故土之龍涎當其在「薇露」之香氣中共同研碾之時,懷念過去,夢想未來。故曰「夢深薇露」也。「化作斷魂心字。」碧山既將龍涎視為如此有情之物,於是此有情之龍涎遂於經過一番研碾之後化而為」斷魂「之」心字「。」心字「原來正是一種篆香的形狀,明楊慎《詞品》即曾載云:所謂心字香者,以香末縈篆成心字也。」「心字」原為龍涎香被製成之後所可能實有之形狀,只是碧山在「心字」前又加了「斷魂」二字,更著重描寫龍涎化為「心字」以後淒斷的心魂。自」汛遠槎風「之遙遠的追憶,經過「夢深薇露」之磨碾的相思,到「化作」「心字」的淒斷的心魂,想像之豐富,感受之深銳,則非常人所能揣度也。

  「紅瓷候火,還乍識、冰環玉指。一縷縈簾翠影,依稀海天雲氣」,寫龍涎被焙製成的各種形狀,和被焚時的情景。「紅瓷」指存放龍涎香之紅色的瓷盒,「候火」指焙制時所需等候的慢火。至於「冰環玉指」則當指龍涎香製成的形狀。王沂孫把「冰環」與「玉指」連言,如同寫女子之纖手玉環,遂使讀者頓生無數想像。前面還有著「乍識」二字,用得奇巧。一「乍」字但通出初睹佳人的驚喜之狀,寫出龍涎香之珍貴與味之精美。「一縷縈簾翠影,依稀海天雲氣」,真切地寫出了龍涎香被焚時「翠煙浮空,結而不散」的實景,而且更在簾前一縷翠影的縈迴中,暗示了多少磨難而不毀兩情繾綣的相思,更在海天雲氣的依稀想像中,暗示了多少對當年海上的「孤嶠蟠煙」的懷念

  上半闋在一縷香煙的縈迴縹緲中,把對龍涎香製作的過程做了總結。下半闋從「幾回殢嬌半醉」到「小窗深閉」,通過上闋龍涎香本身的敘寫,而開始回憶起當年在焚香之背景中的一些可懷念的情事來。

  「幾回」是懷想當年之事也。「殢嬌半醉」的「殢」原為慵倦之意,此處意為半醉時的嬌慵之態,自當為男子眼中所見女子之情態。此著重寫焚香一事。「剪春燈、夜寒花碎」,接寫女子之動作,寫一女子之剪燈花而已,春是「春」燈,花為碎花,便顯出了無限嬌柔旖旎之情調,「夜寒」則以窗外之寒冷反襯窗內之溫馨。「更好故溪飛雪、小窗深閉」,窗外的嚴寒飛雪「深閉」的「小窗」中「殢嬌半醉」之人的「剪春燈」此處寫情寫事,出語甚妙。「故溪」,原為當日故園家居時所經常享有之情事,又遙遙與前面的「幾回」相呼應。龍涎香之所以可貴,原在其有著一種「翠煙浮空,結而不散」的特質,特別是在「密室無風處」。此處寫人事是虛筆,實乃寫龍涎香也。

  「荀令如今頓老,總忘卻、樽前舊風味」把前面所著意描寫的焚香、剪燈等溫馨旖旎的情事,驀然一筆掃空,有無限悲歡今昔之感在於言外。「荀令」據習鑿齒《襄陽記》所載云:「荀令君至人家坐幕,三日香氣不歇。」指的是三國時代尚書令荀彧。「荀令」素愛熏香。「荀令如今頓老,總忘卻、樽前舊風味」,意為:如今之荀令已經老去,無復當年愛熏香之風情況味矣。「頓」字,刻意描寫光陰之消逝、年華之老去恍如石火、電光之疾速。「樽前」則正與前面之「殢嬌半醉」相呼應,可見其溫馨如彼之往事,固久已長逝無回,甚至在記憶中也難於追憶了。因而「總忘卻」忘卻不易,因此「謾惜余熏,空篝素被」,無限往事雖空而舊情難已。「篝」字指的是熏香所用的熏籠,香於籠中而熏的衣物。此時既已不復有熏香之事,是「篝」內已「空」矣。獨留一絲悵然而已。

  然而此「余熏」雖然尚在,而往事則畢竟難回,故曰「謾惜余熏」也。碧山此詞,於結尾之處,寫一種難以挽回的悲哀,讓人低回宛轉、悵惘無窮,所寫的主題雖然只是無生命、無感情的龍涎香,多借用典故,但在豐富的想像和精心地組織和安排下,讓「物」有人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