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薩蠻·湘東驛》范成大


菩薩蠻·湘東驛

作者:范成大

朝代:宋代



客行忽到湘東驛。明朝真是瀟湘客。晴碧萬重雲。幾時逢故人。
江南如塞北。別後書難得。先自雁來稀。那堪春半時。

作品關鍵字:-宋詞精選-旅途-孤獨-懷人


作者簡介:

范成大

  范成大(1126-1193),字致能,號稱石湖居士。漢族,平江吳縣(今江蘇蘇州)人。南宋詩人。謚文穆。從江西派入手,後學習中、晚唐詩,繼承了白居易、王建、張籍等詩人新樂府的現實主義精神,終於自成一家。風格平易淺顯、清新嫵媚。詩題材廣泛,以反映農村社會生活內容的作品成就最高。他與楊萬里、陸游、尤袤合稱南宋「中興四大詩人」。


賞析

  詞題標明的湘東驛,在南宋時屬萍鄉縣,即現今江西西部、靠近湖南的萍鄉市西。當時是比較閉塞的山鄉。考作者范成大一生行履,這首小令大約作於1172年(乾道八年)冬作者調任靜江知府(治所在今桂林市),為廣西經略安撫使,越歲之後途徑此地之時。此前幾年,作者曾奉使出行金朝,歸遷中書舍人並任朝廷史官,接著因對朝廷用人問題提出不同意見,辭官引退歸蘇州。作者政治上不得意,心情抑鬱,這時接到調令,首途廣西,來到了荒僻的湘東驛。旅中的孤獨淒涼,難以排遣,不禁回想舊日京中故里的友人,憂從中來,寫下了這首小令。

  上半闋首句點明了客行所至的地點——湘東驛,「忽到」二字,便有非所預想、難料今日的意味,可見遠遷廣西本非己願。然而「豈不歸懷官有程」(陸游句),官事在身,明朝不得不繼續前行,進入瀟湘(湖南二水名)之境。「真是」二字,透露出「不意至此,居然至此」的感慨和悵惘。作一個公忠體國的正直官員也是身不由己,乃至不容於朝。作者並沒有交待遷官的具體始末,僅從自驚自歎的感喟中表露出微弱信息,供讀者去聯想得之。悵望蒼茫晴空中的重重雲彩,意識到自身的所在,距三吳故地是那樣的遙遠。「幾時逢故人?」作者此問,充滿了懷舊的情思,也反襯出客行的孤寂境況和失望的悲哀。

  江南本山明水秀之區,但對辭鄉遠別的孤旅來說,一切美景均同虛設,無意觀賞,這與荒涼的塞北便無區別了。下半闋首句便發出了如此沉痛的表述:「江南如塞北」,更何況交通阻塞、音書難通,連鴻雁的蹤跡也稀少而不易見到。那麼,這暮春三月,面對生機盎然的大千世界,豈不更令人孤苦難耐嗎?通篇就這樣由境觸情,由情而憶,由憶而感,由感而悲,傾訴了遠別的傷痛、懷舊的積鬱。兩闋之間,過度自然,渾然一體。語言樸素明白,毫不費解,卻又含蓄曲折,意蘊深沉,稱得上是洗盡鉛華、反璞歸真。說它道出了眼中景、心中情,意中事,是「人難言之而已易言之」,是不為過分的。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