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天曉角·儀真江上夜泊》黃機


霜天曉角·儀真江上夜泊

作者:黃機

朝代:宋代



寒江夜宿。長嘯江之曲。水底魚龍驚動,風捲地、浪翻屋。
詩情吟未足。酒興斷還續。草草興亡休問,功名淚、欲盈掬。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寫水-抒懷-壯志難酬


作者簡介:

黃機

  黃機,字幾仲(一作幾叔),號竹齋。南宋婺州東陽(今屬浙江)人。曾仕州郡,也是著名詩人。著有《竹齋詩餘》、《霜天曉角·儀真江上夜泊》等。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上闋:夜晚,(我)留宿在寒冷的長江邊,江景淒寒,佇立江邊,(我)思潮翻滾,不禁仰天長嘯。(這嘯聲)攪起沖天巨浪,攜著卷地的狂風,把江水舉得很高很高,江上的小屋都被沖翻了。就連潛藏在江底的魚龍神怪都驚得跳出水來。
下闋:(我)心中潛藏的意被激發出來,吟誦了許多詩詞仍嫌不夠;又斷斷續續地喝了許多酒,仍覺得心中的愁怨排解不出,不足以消愁。不要問國家的興亡為什麼就在旦夕之間,(我)雖心有抱負,卻難以施展,讓我不禁想流下愁苦的淚水。

註釋
儀真:今江蘇儀征縣,在長江北岸。這一帶是南宋的前方,多次被金兵侵佔並經常受到騷擾。
草草興亡:是對中原淪陷和南宋危殆的命運而發的感慨。草草,草率。興亡,偏義複詞,指「亡」。
盈掬:滿握,形容淚水多。


賞析

  人生之最大不幸,莫過於空有濟世之才,而無施展之處。在南宋時期,多少志士空歎白髮,遺恨而終。這首詞抒發的,即是這種情感。儀真,即現在的江蘇省儀征縣,位於長江北岸,這在南宋時期,曾多次受到金兵騷擾。愛國而且胸懷天下的作者夜泊於此,面對寒江,北望中原,百感交集,借江景抒發了他壯志難酬的抑鬱和悲憤之情。

  「寒江夜宿,長嘯江之曲。」一個「嘯」字,就表現出高遠境界的,氣勢不俗。夜泊長江,江景淒寒,作者佇立江邊,思潮翻滾,不禁仰天長嘯。與「長嘯」這一壯懷激烈之情交織在一起,為此詞奠定了蒼涼雄渾的基調。接著,作者描繪了江上風高浪急、莽莽滔滔的景象:「水底魚龍驚動,風捲地,浪翻屋。」只見狂風捲地,巨浪翻騰,以至驚動了水底魚龍。一「卷」一「翻」,只覺得氣勢飛動。這一幅有聲有色、令人驚心動魄的圖畫,形象表現了作者的憂思和不平。

  「情吟未足,酒興斷還續」,是一過渡,全詞轉入下片抒情。作者的情緒由激昂慷慨漸趨低沉,想借吟詩飲酒強自寬解,然而鬱結於心的如此深廣的憂憤豈是輕易能夠排遣掉的,其結果只能是「吟未足」,「斷還續」。是什麼在困擾著作者,使他鬱悶,心緒難平?那就是國家的「草草興亡」,即中原的匆匆淪喪。「休問」,兩個字內涵十分豐富。從這二個字中讀者不僅可以看出國勢衰微已到了不堪收拾的地步,而且表明作者心情極為沉痛。一想到朝廷對外妥協投降,想到主戰派備受壓制、排斥、打擊,想到自己和許多愛國志士雖滿懷壯心卻報國無門,不禁悲從中來,心潮難平。「功名淚,欲盈掬」,既激憤又傷心,詞人感歎報國無路,讀來使人黯然神傷,並與開篇的「長嘯」相呼應。將當時社會上的那種壯志難酬、無可奈何的大眾心態,集中表達了出來。

  這是一首撫時念亂的沉鬱之作。作者夜泊儀征江邊,面對滔滔江水,環視南北江岸,一時之間,河山之感,家國之恨湧於心頭,感懷百端。首二句即點出時間、地點和人的心境。他的心情就和眼前的魚龍驚動,浪翻風捲一樣,澎湃不平,郁勃難抑,寫景也是寫情,情景相融。使人似乎可以聽到作者內心劇烈的跳蕩。

  上片以「寒江夜宿,長嘯江之曲。」起句破題,點明夜泊的時間和地點,總寫人物的活動。奔波的勞頓並沒有將詞人拉入夢中,而是長久地無法入眠。他的心中充滿了積鬱和悲憤,一腔怨憤無處發洩,只好對江長嘯,憑借反常的發洩行為來求取暫時的心理平衡。一個「嘯」字形象地暗示出作者奔走無果,壯志難伸,英雄失路,托足無門的滿腔悲憤。這是全詞的「文眼」,是整首詞感情基調的集中表現,也是上片寫景的總起,下面的景色全由此一「嘯」字引起。「水底魚龍驚動,風捲地,浪翻屋。」「驚」是對「嘯」的反應,這是極寫長嘯的深沉和力度。夜間本是魚龍及各種水生動物休眠的時候,但它們突然聽到裂耳的長嘯,都驚躍駭游起來,就連沉在江底的魚龍也不例外,以至江水攪起沖天巨浪,攜著卷地的狂風,把海水舉得很高很高,海上的小屋都被沖翻了。這幾句寫得筆力遒勁,破空而來,想像奇特,而不游離江上的具體環境。景為情生,是抒情主體內心情緒的外化,情托景顯,複雜憤懣的內宇宙被海水、海浪、海風形象地展示了出來。聲音、形象、感觸三面並舉,聽覺、觸覺、視覺三官並用,繪聲繪色,氣勢磅礡,有雷霆萬鈞之力,排山倒海之勢。

  下片變形象抒情為直抒胸臆,感情的格調也由憤轉悲,顯示出強烈的悲劇意識。「詩情吟未足,酒興斷還續。」這二句既有沉鬱豐富的思想內涵,又是此情此景中作者情感軌跡的具體表現。然而,事到如今,江北的金朝依然長居不亡,自己的平戎之策又得不到當權者賞識,英雄失路,托足無門,眼見得歲月催人,功名難就,回首往事,心緒正如奔騰翻捲的江水。因此,酒喝了一陣再喝一陣,進又無門,退又不忍,只有斷斷續續自斟飲,一聲長歎兩鬢霜了。結句「草草興亡,休問功名,淚欲盈掬」,既是對南宋的沉痛哀惋,又是對自身的沉痛悲泣。一代偏安江左的王朝,就這樣在屈辱求和中建立又消亡,即將把懦弱無能、終無建樹的形象永遠留給史冊,在這樣的社會悲劇和歷史悲劇中,千萬不要再考慮個人的功名了。然而,此話還沒有開口,就已熱淚盈掬。在這裡,詞人把個人的命運同國家的命運聯繫了起來,並看到了國家命運對個人命運的制約作用,看到了作為小人物對改變國家形象的無可奈何,對掙脫自身悲劇也無可奈何。這種對人生悲劇原因的認識,正是「淚欲盈掬」的深刻緣由。

  本篇雖然短小,但內涵豐富,韻味淳濃,起伏跌宕,富於變化。悲憤蒼涼,雄闊渾厚。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