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鷓鴣天·鵝湖歸病起作》辛棄疾


鷓鴣天·鵝湖歸病起作

作者:辛棄疾

朝代:宋代



枕簟溪堂冷欲秋。斷雲依水晚來收。紅蓮相倚渾如醉,白鳥無言定自愁。
書咄咄,且休休。一丘一壑也風流。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覺新來懶上樓。

作品關鍵字:-寫景-抒情


作者簡介:

辛棄疾

  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別號稼軒,漢族,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中原已為金兵所佔。21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論》與《九議》,條陳戰守之策。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詞,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由於辛棄疾的抗金主張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後被彈劾落職,退隱江西帶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躺在竹蓆上,浮雲順水悠悠,黃昏的暮色將它們漸漸斂收。紅艷艷的蓮花互相倚靠,科像姑娘喝醉了酒,羽毛雪白的水鳥安閑靜默,定然是個獨個兒在發愁。與其像殷浩朝天空書寫「咄咄怪事」發洩怒氣,不如像司空圖尋覓美好的山林安閒,自在去隱居,一座山丘,一條谷壑,也是風流瀟灑,我不知而今衰損了多少精力,連上樓都無心無力。

註釋
1鵝湖:在江西鉛山縣,辛棄疾曾謫居於此,後卒於此。
2咄咄(duō):歎詞,表示驚詫。
3休休:指算了吧。唐司空圖晚號「耐辱居士」,隱居虞鄉王官谷,建「休休亭」。


賞析

  此詞是作者罷官閒居上饒期間(45歲至53歲)的作品,由題目可知:作者游罷鵝湖歸來後,曾患過一場疾病,病癒後他登樓觀賞江村的夜景,忽然驚歎時光的流逝,深深感到自己的筋力衰退,再一回想過去,更是百感交集,因而寫了這首詞抒發心中的悲憤。

  詞的上闋寫景,下闋抒情。但景中有情,只不過是非常含蓄而已,須細察始能體會。「枕簟」句寫氣候變化:枕簟初涼,溪堂乍冷,雖然還未入秋,但是已能感到秋意。這種清冷的感覺,既是自然環境的反映,也是詞人心緒的外射。「斷雲」句寫江上風光:飄浮在水面上的片斷煙雲在落日的餘暉中漸漸消散,眼前出現了水遠天長,蒼茫無際的畫面。這景象給詞人帶來一種廣闊的美感,也引起了他的惆悵。「紅蓮」、「白鳥」二句轉寫近前景物:池塘裡盛開的紅蓮互相偎倚,宛若喝醉了酒的美人。堤岸上的白鷺靜靜地兀立著,它一定正在發愁罷!「醉」字由蓮臉之紅引出,「愁」字由鳥頭之白生發,這兩詞用的真是恰到好處。紅蓮白鳥互相映襯,境界雖美,但「醉」、「愁」二字表露出詞人內心的苦悶。以上的景物描寫,不但隱含著詞人憂傷抑鬱的意緒,而且為下闋抒情製造了一種清冷、空虛又而沉悶的氛圍。

  下闋頭三句雖承上述氛圍和意緒,但在情感的表現上卻有顯著變化:變含蓄為明朗,於抑鬱為曠達。這三句連用了三個典故。「書咄咄」句用殷浩事。《晉書·殷浩傳》載殷浩熱中富貴,罷官後終日手書空作「咄咄怪事」四字(意為「哎哎,這真是怪事!」)。「且休休」用司空圖事。《舊唐書·司空圖傳》載司空圖輕淡名利,隱居中條山,他作的《休休亭記》云:休,休也,美也,既休而具美存焉。(按司空圖的解釋,「休」字有二義,一為閒退,一為安適。「休休」即閒適之意。)「一丘一壑也風流」用班嗣語。《漢書·敘傳》載班嗣書簡云:「漁釣於一壑,則萬物不奸其志;棲遲於一丘,則天下不易其樂。」這三句連起來的意思是:何必終日書空作「咄咄怪事」呢?倒不如姑且安享閒居的清福罷,隱居山林那也很高雅。前一句作反問語,表示不以殷浩為然;後二句作自慰語,表示隱居也自有其樂。看起來詞人好像真的樂意當隱士了,但實際上這是悲憤卻故作曠達之辭,比直抒悲憤更感強烈。三個典故用在一起,不但氣勢連貫,而且意思曲折。末尾二句在情感表現上又有顯著變化;變坦率為委婉,曠達為悲涼。「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覺新來懶上樓」!化用劉禹錫《秋日書懷寄白賓客》「筋力上樓知」句意。看似寫病後衰弱的尋常感覺,實則含有「英雄江左老」(辛詞《滿江紅》)的悲憤。

  作者一生志在恢復中原,雖遭讒毀擯斥但堅持如故,因此表現在這裡的便不是一般驚衰歎老的感傷,而是深恐功業難成的憂慮。劉辰翁說他「英雄感愴,有在常情之外」(《辛稼軒詞序》),乃是深知作者人格與詞意之言。

  依上所述,此詞蘊含的情感是異常深沉的,但詞人使用的語言卻又極為平淡。上闋描述氣候的清冷、雲水的舒捲和花鳥的靜默,都無奇險之處,而寂寞沉悶的氣氛已足以使人愁苦,下闋出語十分曠達,但政治上失意的情緒愈令人感覺淒涼結尾二語尤其淡樸淺近,猶如野叟閒談,略不經意,「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感慨就表現得極其厚重。這種以淡語寫深情的藝術,正如劉熙載說的「極煉如不煉,出色而本色,人籟悉歸天籟」(藝概·詞曲概),是一種更為精湛的藝術。

題解

  本詞是作者病後所作,借景抒情,調子很低沉,上片繪景狀物,渲染氣氛,突出悉字,花鳥也知有情。下片剖訴心曲,通過兩具典故委婉抒發對統治集團迫害愛國志士的疇及自己對仕途已經失望的無可奈何的心態。有沉哀茹痛之語,無劍拔弩之勢。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覺新來懶上樓。「不知」二字,以「衰」、「懶」二字寫出詞人隱奶鵝湖,病後衰弱,不知不覺筋力疲乏之感,「但覺」復轉進一步,強調出上樓登高眺望,新近越來越見慵懶無聊,流露出「烈士暮年」無用武,「壯心不已」竟蹉跎 的悲憤和淒愴,較之其激昂慷慨之作。意象清麗,色彩鮮明,涵義雋永,精妙至極。下片用殷浩無故遭貶,司空圖無奈退隱的兩個典故,貌似曠達而實含怨忿,感慨頗深。陳廷焯評此詞云:「信筆寫去,格調自蒼勁,意味自沉厚,不必劍拔弩張,洞穿已過七扎,斯為絕技」(《白雨齋詞話》)。此詞則表現得深婉、沉鬱,別具一格。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