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公子·遠岸收殘雨》柳永


安公子·遠岸收殘雨

作者:柳永

朝代:宋代



遠岸收殘雨。雨殘稍覺江天暮。拾翠汀洲人寂靜,立雙雙鷗鷺。望幾點、漁燈隱映蒹葭浦。停畫橈、兩兩舟人語。道去程今夜,遙指前村煙樹。
游宦成羈旅。短檣吟倚閒凝佇。萬水千山迷遠近,想鄉關何處。自別後、風亭月榭孤歡聚。剛斷腸、惹得離情苦。聽杜字聲聲,勸人不如歸去。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宋詞精選-寫景-宦游-思歸


作者簡介:

柳永

  柳永,(約987年—約1053年)北宋著名詞人,婉約派創始人物。漢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變,字景莊,後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稱柳七。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屯田員外郎,故世稱柳屯田。他自稱「奉旨填詞柳三變」,以畢生精力作詞,並以「白衣卿相」自詡。其詞多描繪城市風光和歌妓生活,尤長於抒寫羈旅行役之情,創作慢詞獨多。鋪敘刻畫,情景交融,語言通俗,音律諧婉,在當時流傳極其廣泛,人稱「凡有井水飲處,皆能歌柳詞」,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對宋詞的發展有重大影響,代表作 《雨霖鈴》《八聲甘州》。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你獨自靠著船舷向遠處的岸邊望去,淅淅瀝瀝的雨快要停歇了。天空中還是佈滿了黑雲,讓人覺得彷彿到了傍晚時分。水邊的小洲上一片寂靜,並沒有採摘香草的女子。放眼望去,只見雙雙鷗鷺立在水邊。一陣風拂過蘆葦蕩,蘆葦輕輕搖晃,幾點漁燈時隱時現。舟上兩人在閒談,一問「今晚宿在哪兒」?一手遙指遠處,煙雨綠樹中隱藏著一處村莊。
你四處為官,早已成了他鄉客。閒倚桅桿凝思長久立。望,萬水千山迷茫遠近處。家鄉在何處。子別後、亭台樓榭依舊在,不見人歡聚。想到此、肝腸寸斷,離情苦。卻聽到,杜鵑聲聲叫:不如歸去「,讓你更添愁緒。

註釋
1稍覺:漸漸感覺到。
2拾翠:拾,拾取。翠,翡翠鳥的羽毛。指古代婦女出遊時的嬉戲。
3蒹葭(jiānjiā):蘆葦。
4畫橈(rao):彩繪的漿,泛指船槳。
5游宦:即宦游,離開家鄉到外地去求官或做官。
6羈(ji)族:長期聚居他鄉的一族。
7檣:桅桿。
8鄉關:故鄉
9榭:建築在台上或水上的房屋。
十孤;少。

參考資料:

1、
林霄選編 .唐宋元明清名家詞選 :貴州民族出版社 ,2005.08 :第93頁 .

2、
(清)上彊村民編選 .宋詞三百首 插圖本 :鳳凰出版社 ,2012.05, :第57頁 .


鑒賞

  上片寫景。先從遠處著筆。

  「遠岸收殘雨,雨殘稍覺江天暮。」上闋頭兩句寫江天過雨之景,發端「遠岸收殘雨」,句中詞序顛倒實即「殘雨收」:意謂遠遠的江岸一帶,雨點疏疏稀稀的快停止了。雨快下完了,才覺得江天漸晚,則可推斷出這場雨下了很長時間。孤舟因雨不能行駛,詞人此時蝸居小舟,孤寂無依更可知,這就把時間、地點、人物的動作和心情都或明或暗地表現出來了。緊接著,「雨殘稍覺江滅暮」,一幅以江天為背景的寥闊畫面,那是淡淡的水墨畫,雨快停止,而天空開始黑下來了。

  「拾翠汀洲人寂靜,立雙雙鷗鷺。」轉換了另一個畫面,人將視線從遠岸收向較近的汀洲上。拾翠佳人,就是指在河邊拾香草的女子。鷗鷺成雙,詞人卻孤獨寂寞地處在小舟之中。這一對照,就更顯詞人內心的孤獨寂寞。汀洲之上,有鷗鷺以之為家,但拾翠者早已歸去,虛擬作陪,更以「雙雙」形容「鷗鷺」,便覺景中有情。時間在流逝,天漸漸更黑了,隨著詩人視線的變動,又展現出另一幅畫面。

  「望幾點、漁燈隱映蒹葭浦。」「望幾點」句,時間由日暮轉向夜晚。詩人放眼望去,只見蘆葦蕩裡,隱隱約約閃動著漁船上的燈火,一點又一點。漁燈已明,但由於是遠望,又隔有蒹葭,所以說是「隱映」,這是遠處所見。「停畫橈」句,就是描繪自己所處之地,附近所聞。「道去程」二句,乃是舟人的語言和動作。「前村煙樹」本屬實景,而冠以「遙指」二字,又似虛寫。此二句將船家對路途的安排,他們的神情、口吻以及隱約可見的江村勾勒了出來,用筆極其簡練,而又生動、真切。

  「停畫橈,兩兩舟人語。道去程今夜,遙指前村煙樹。」這是詩人耳中所聞,船停止了划槳,兩個舟子在談話:他們指著遠方的前村煙樹朦朧處,說今夜的行程就去那裡。後一句詞序顛倒且有省略,意謂(舟子)遙指前村煙樹,道今夜去程(是那邊):這是詞的特殊語言。行文至此,從拾翠人回、鷗鷺雙雙立、漁人點點燈火歸家、直至兩舟子語今夜遠村去程,無不觸動詩人敏感的心,故下片自然地引出抒情。

  下闋由今夜的去程而思至長年漂泊的艱苦。

  「游宦成羈旅,短檣吟倚閒凝佇。」過片「游宦成羈旅」,正面傾吐出旅愁,點明本詞主旨:「短檣吟倚閒凝佇」,又是詞序顛倒,正面寫出舟中百無聊賴的生活。這句是詩人的立足點,原來上片詩人那些所見所聞,都是從「凝佇」而得。它起著總上啟下的作用。

  「萬水千山迷遠近。想鄉關何處?」「萬水」兩句,由「凝佇」轉來,由於長久遠眺,所見則「萬水千山」,所思則「鄉關何處」。句渲染出一片萬水千山茫茫無際的景色,後句點明詩人的鄉愁。「迷遠近」雖指目「迷」,也是心「迷」。崔顥《黃鶴樓》云:「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與此句正是語近意通。

  「自別後、風亭月榭孤歡聚。」「自別後」以下,直接「鄉關何處」,而加以發揮。「風亭」七字,回憶過往,嗟歎今夕。昔日良辰美景,勝地歡游,現在只有孤舟一人,鄉情鬱鬱,而用一「孤」字將今昔分開,意謂亭榭風月依然,但人卻不能歡聚,就把它們辜負了。想到這裡,詩人離愁更濃,故接著唱出全詞的最強音。

  「剛斷腸、惹得離情苦。聽杜宇聲聲,勸人不如歸去。」「剛斷腸」以下,緊接上文。鄉思正濃,歸日無期,而杜宇聲聲,勸人歸去,愈覺不堪。杜宇不識人心,卻勸人返,則無情而似有情;人不能歸,而杜宇不諒,依舊催勸,徒亂人意,則有情終似無情。以聽杜宇哀啼結束,更覺深情婉轉、淒側動人,用意層層深入,一句緊接一句,情深意婉而下筆有力,讀來浸人心腑。

參考資料:

1、
錢鴻英著 .柳周詞傳 柳永、周邦彥 :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9 :第176頁 .

2、
姜鈞編 .宋詞大鑒賞 :外文出版社 ,2012.05 :第22頁 .

創作背景

  柳永於宋仁宗景祜元年(1034)中進十,以後去江浙、關中等地任職;官位低微,鬱鬱不得志。本詞有「游宦成羈旅」之句,可推想為入仕以後之作。

參考資料:

1、
錢鴻英著 .柳周詞傳 柳永、周邦彥 :吉林人民出版社 ,1999 :第176頁 .

賞析

  這是一首典型的游宦思歸之作,反映了作者長年落魄、官場失意的蕭索情懷。

  上片寫景,時間是作者搭船到某處去的一個下午。頭兩句寫江天過雨之景,雨快下完了,才覺得江天漸晚。風雨孤舟,因雨不能行駛,旅人蟄居舟中,抑鬱無聊。時間、地點、人物都或明或暗地展示了出來。「拾翠」二句,是寫即目所見。汀洲之上,有水禽棲息,拾翠之人已經歸去。而以「雙雙」形容「鷗鷺」,更覺景中有情。拾翠佳人,即水邊採摘香草的少女。鷗鷺成雙,自己則塊然獨處孤舟,一對襯,就更進一步向讀者展開了作者的內心活動。「望幾點」句,寫由傍晚而轉入夜間。漁燈已明,但由於是遠望,又隔有蒹葭,所以說是「隱映」,是遠處所見。「停畫橈」句,則是已身所,近處所聞。「道去程」二句,乃是舟人的語言和動作。「前村煙樹」,本屬實景,而冠以「遙指」二字,則是虛寫。這兩句把船家對行程的安排,他們的神情、口吻以及依約隱現的前村,都勾畫了出來,用筆極其簡練,而又生動、真切。上片由雨而暮,由暮而夜,用順敘的方法鋪寫景物,景中有情。

  過片「游宦成羈旅」是全詞的中心,為上片哀景作注,同時又引出下文,由當夜的去程而念及長年行役之苦。「短檣」七字,正面寫出舟中百無聊賴的生活。「萬水」兩句,從「凝佇」來,因眺望已久,所見則「萬水千山」,所思則「鄉關何處」。「迷遠近」雖指目「迷」,也是心「迷」。「自別後」以下,直接「鄉關何處」展開敘說。「風亭」七字,追憶過去,慨歎現。昔日良辰美景,勝地歡游,此時則短檣獨處,離懷渺渺,用一「孤」字將今昔分開,亭榭風月依然,但人卻不能歡聚了。「剛斷腸」以下,是說離情正苦,歸期無定,而杜宇聲聲,勸人歸去,愈覺不堪。這首詞先景後情,情貫全篇,中間以「游宦成羈旅」五個字相連,景為情設,情由景生,結構精美,是一首工巧之作。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