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查子·含羞整翠鬟》歐陽修


生查子·含羞整翠鬟

作者:歐陽修

朝代:宋代



含羞整翠鬟,得意頻相顧。雁柱十三弦,一一春鶯語。
嬌雲容易飛,夢斷知何處。深院鎖黃昏,陣陣芭蕉雨。

作品關鍵字:-愛情-離愁-音樂-女子


作者簡介:

歐陽修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漢族,吉州永豐(今江西省永豐縣)人,因吉州原屬廬陵郡,以「廬陵歐陽修」自居。謚號文忠,世稱歐陽文忠公。北宋政治家、文學家、史學家,與韓愈、柳宗元、王安石、蘇洵、蘇軾、蘇轍、曾鞏合稱「唐宋八大家」。後人又將其與韓愈、柳宗元和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似嬌還羞抿了抿秀髮烏鬟,笑靨盈盈秋波流轉頻頻顧盼。玉手纖指輕彈,箏聲婉轉歡快,琴弦飛蕩迴旋,似春鶯傳情,低語交歡。
  曲終人去,宛如飛雲飄逸,只留下嬌柔的身影。春夢已斷不知何處尋覓。庭院深深,鎖住的是寂寞和黃昏,還有那陣陣淒雨敲打芭蕉聲。

註釋
1翠鬟:婦女環形發譬稱鬟。翠鬟,泛稱美發。
2雁柱十三弦;箏有十三弦;琴柱斜排如雁斜飛,稱雁柱。這裡均代指古箏。


賞析

  此詞以男子的口吻,寫一女子彈箏的情景,並在其中滲入愛情離愁

  上片描寫從前女子在與情郎相聚時彈箏的情景。起首一句好似一個特寫鏡頭,先畫出這位女子的嬌容美態。此時她彷彿坐在箏前,旁邊站著一位英俊少年。在彈箏之前,她嬌羞怯怯,理了理頭髮。「整翠鬟」三字把她內心深處一股難名狀的激動感情恰當地反映出來。下面「得意頻相顧」一句,是寫這女子彈箏彈到高潮,她的感情已和箏聲溶為一片,忘記了方纔的羞怯,不時地回眸一顧,看看身旁的少年。這是用白描的手法表現演奏者與欣賞者的感情交流。

  「雁柱」二句具體地描寫箏聲。唐宋時箏有十三弦,每弦用一柱支撐,斜列如雁行,故稱「雁柱」「一一春鶯語」,系以鶯語擬箏聲。白居易《琵琶行》云:「間關鶯語花底滑。」韋莊《菩薩蠻》云:「琵琶金翠羽,弦上黃鶯語。」似為此句所本。前一句以「雁行」比箏柱,這一句以「鶯語」狀箏聲,無論在視覺和聽覺上都給人以美感。而「十三」、「一一」兩組數字,又使人覺得女子的十指在一一按動箏弦,輕攏慢捻,很有節奏。隨著十指的滑動,弦上發出悅耳的曲調。在這裡,詞人著一「語」字,又進一步擬人化,好像這弦上發出的聲音在傾訴女子的心曲。

  下片寫此時兩情隔絕,淒苦難禁。「嬌雲」二句,語本宋玉《高唐賦》,暗示他們在彈箏之後曾有一段幽會。然而好景不長,他們很快分離了。著以「容易」二字,說明他們的分離是那樣的輕易、那樣的迅速,其中充滿了懊惱與悵恨,也充滿了憐惜與懷念之情。「夢斷知何處」,表明他們的歡會像陽台一夢;然而鴛魂縹緲,舊夢依稀,一覺醒來,仍被冷冷清清的氛圍所籠罩。

  結尾二句,寫男子深院獨處,黃昏時刻,諦聽著窗外的雨聲。陣陣急雨,敲打芭蕉,這是男子在回憶中產生的錯覺,也是他迫促煩躁心情的寫照,同時又表現了孤棲時刻幽寂淒清的況味。雨聲即為箏聲,這樣的箏聲,最易觸動愁緒。

  這首詞巧妙地運用了哀樂對比。上片充滿了歡樂的氣氛、明快的節奏;下片則情深調苦,表現了孤單寂寞的悲哀。以樂景反跌哀情,故哀情更為動人。詞中正面描寫彈箏的女子,而以英俊少年作側面的陪襯;上片中寫這男子隱約在場,下片中則寫女子在回憶中出現,虛實相間,錯綜敘寫,詞中的感情就不會變得單調。作者善於運用比喻,如以「雁行」比箏柱,以「鶯語」擬箏聲,以「嬌雲」狀遠去的彈箏女子,以雨打芭蕉喻箏中的哀音,或明比,或暗喻,都增加了詞的形象性和感染力。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