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叢花·今年春淺侵年》蘇軾


一叢花·今年春淺侵年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今年春淺臘侵年。冰雪破春妍。東風有信無人見,露微意、柳際花邊。寒夜縱長,孤衾易暖,鐘鼓漸清圓。
朝來初日半含山。樓閣淡疏煙。遊人便作尋芳計,小桃杏、應已爭先。衰病少情,疏慵自放,惟愛日高眠。

作品關鍵字:-春天-寫景-抒情


作者簡介:

蘇軾

  蘇軾(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美食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漢族,四川人,葬於穎昌(今河南省平頂山市郟縣)。一生仕途坎坷,學識淵博,天資極高,詩文書畫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與歐陽修並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藝術表現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世有巨大影響,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能自創新意,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畫學文同,論畫主張神似,提倡「士人畫」。著有《蘇東坡全集》和《東坡樂府》等。


註釋

1在陰曆遇有閏月的年,其前立春節候較遲。雖交正月,過了年,卻未交春,尚在臘月(十二月)的節氣內,故云「春淺臘侵年「。」春淺「猶言春遲。臘,歲終之祭,祭日舊在冬至後約二十多天,稱為臘日。《初學記》卷四:」漢以戌日為臘,魏以辰,晉以丑。「《夢梁錄》卷八:」自冬至後戌日,數至第三戌,便是臘日。「這當是宋時的情況。
2春意在冰雪中含孕著等待展放,開下「東風「」花柳「等句。
3曹松《除夜》:「殘臘即又盡,東風應漸聞。「
4「寒夜「以下三句,感覺兼有想像在內。其實並不必真暖和,卻彷彿暖和了,暮鼓晨鐘其實也還是平常的聲音,卻彷彿格外清圓了,寫早春極細。這和下片」初日」「樓閣「句並用杜甫《院中晚晴懷西郭茅舍》:「復有樓台銜暮景,不勞鐘鼓報新晴。」浦起龍《讀杜心解》卷四之一:「舊注,俗以鐘鼓聲亮為晴占。」亦與此詞意和。
5直說春來以後怎樣怎樣,在預期想像中。
6少悰:少樂趣。
7結句較衰颯,亦病後實情。全篇說冬盡春來,自己雖老病,而萬物已有蘇生意。


賞析

  「今年春淺臘侵年,冰雪破春妍」三句,寫春寒猶重,而用臘侵、雪破表述,起筆便呈新奇。「東風」二句進一步刻畫「今年春淺」的特色--不光春來得遲,而且即使「有信」也「無人見」,春天只在「柳際花邊」露了此「微意」。這既表現了今年初春的異常,同時也暗中透露了詞人特有的乍覺乍喜的心情。此處「微意」和「柳際花邊」啟人聯想,含蘊深細,極見個性。接下去「寒夜」三句,直抒感受和喜悅心情:初春時節,縱然夜寒且長,但已是大地春回,「孤衾易曖」了,就連那報時鐘鼓,也覺其音韻「清圓」悅耳。至此,初春乍覺而興奮之情,極有層次、極細膩地刻畫了出來。

  下片前二句寫初春晨景,仍貼合著「病起」的特殊景況,只寫樓閣中所見所感,「初日半銜山,樓閣淡疏煙。」景象雖不闊大,但色調明麗,充滿生機,清新可喜。這既是初春晨景的真實描繪,又符合作者獨特的環境和心理感受。以下二句又由眼前景而說到遊人郊苑尋芳,進而聯想到「小桃杏應已爭先」。「爭先」即先於其他花卉而開放,此處只說推想,未有實見,還是緊扣「初春病起」的獨特情景落筆,寫得生動活潑,意趣盎然。這四句與上片前四句在寫法上有所不同,上片前四句敘事兼寫景,景是出以虛筆;下片四句寫景兼敘事,景則有實有虛。這樣不但避免了重複呆板,同時也符合詞人病起遣興的邏輯。上片寫日出之前初醒時的感受和心情,故多臆想之辭,病起逢春,自然興奮愉悅;下片寫日出之後,見到明麗的晨景,故以實筆描畫,這既合乎情理,又為下文蓄勢。詞人由眼前景,自然會聯想到尋芳之趣,聯想到樓閣之外明媚春光之喜人,因而理應也「作尋芳計」。最後三句「衰病少悰,疏慵自放,惟愛日高眠」,陡然逆轉,與前景前情大異其趣。這曲折的波瀾,實際上卻仍是緊扣「病起」二字。因為儘管春回大地,而病體方起,畢竟少歡樂之趣。「疏慵」對「少悰」,「愛眠」應「衰病」,「日高眠」合「尋芳計」,這樣上文逢春情緒到此處一跌。這種心理上的變化,正是「病起」者特有的,對此,此詞表現得刻細膩,真切動人。

  這首詞在極普通、極尋常的生活感受中,寫出了作者的個性、襟懷和心緒,堪稱隨境興懷、因題而著、景無不真、情無不誠的佳作。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