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歲·數聲鶗鴂》張先


千秋歲·數聲鶗鴂

作者:張先

朝代:宋代



數聲鶗鴂。又報芳菲歇。惜春更把殘紅折。雨輕風色暴,梅子青時節。永豐柳,無人盡日花飛雪。
莫把么弦撥。怨極弦能說。天不老,情難絕。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夜過也,東窗未白凝殘月。(凝殘月 一作:孤燈滅)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宋詞精選-婉約-寫景-抒情-愛情


作者簡介:

張先

  張先(990-1078),字子野,烏程(今浙江湖州吳興)人。北宋時期著名的詞人,曾任安陸縣的知縣,因此人稱「張安陸」。天聖八年進士,官至尚書都官郎中。晚年退居湖杭之間。曾與梅堯臣、歐陽修、蘇軾等游。善作慢詞,與柳永齊名,造語工巧,曾因三處善用「影」字,世稱張三影。


譯文及註釋

譯文
數聲杜鵑的鳴啼,又報告爛漫春光將要凋謝。惜春人更想將那殘花折。怎奈何雨雖輕柔風卻猛烈,正趕上這梅子發青的暮春時節。看那永豐坊的柳樹,在無人的園中整日撒飛絮如飄雪。
切莫把琵琶的細弦撥動,我深深的哀怨細弦也難傾瀉。天如有情不會老,真情永不會滅絕。多情的心就像那雙絲網,中間有千千萬萬個結。中夜已經過去了,東方未白,尚留一彎殘月。

註釋
千秋歲:詞牌名。
2鶗鴂(tijue):即子規、杜鵑。《離騷》:"恐鶗鴂之未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勞。」
3芳菲:花草,亦指春時光景。
4永豐柳:唐時洛陽永豐坊西南角荒園中有垂柳一株被冷落,白居易賦《楊柳枝詞》"永豐東角荒園裡,盡日無人屬阿誰。"以喻家妓小蠻。後傳入樂府,因以「永豐柳」泛指園柳,喻孤寂無靠的女子。
5花飛雪:指柳絮。
6把:持,握。么弦:琵琶的第四弦,各弦中最細,故稱。亦泛指短弦、小弦。
7凝殘月:一作「孤燈滅」。

參考資料:

1、
李靜 等 .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221 .

2、
蘅塘退士 等 .唐詩三百首·宋詞三百首·元曲三百首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177 .


賞析

  這首《千秋歲》寫的是悲歡離合之情,聲調激越,極盡曲折幽怨之能事。

  上片完全運用描寫景物來烘托、暗示美好愛情橫遭阻抑的沉痛之情。起句把鳴聲悲切的鶗鴂提出來,詔告美好的春光又過去了。源出《離騷》「恐鶗鴂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從「又」字看,他們相愛已經不止一年了,可是由於遭到阻力,這傷情卻和春天一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惜春之情油然而生,故有「惜春更把殘紅折」之舉動。所謂「殘紅」,象徵著被破壞而猶堅貞的愛情。一個「折」字更能表達出對於經過風雨摧殘的愛情的無比珍惜。緊接著「雨輕風色暴,梅子青時節」是上片最為重要的兩句:表面上是寫時令,寫景物,但用的是語意雙關,說的是愛情遭受破壞。「梅子黃時雨」(賀鑄《青玉案》)是正常的,而梅子青時,便被無情的風暴突襲,便是災難了。青春初戀遭此打擊,情何以堪!經過這場災難,美好的春光便又鶗鴂聲中歸去。被冷落的受害者這時也和柳樹一樣,一任愛情如柳絮一般逝去了。

  換頭「莫把么弦撥,怨極弦能說」兩句來得很突然。么弦,琵琶第四弦。弦么怨極,就必然發出傾訴不平的最強音。這種極怨的氣勢下,受害者接著表示其反抗的決心,「天不老,情難絕」。這兩句化用李賀「天若有情天亦老」句而含意卻不完全一樣,此處強調的是天不會老,愛情也永無斷絕的時候。這愛情是怎樣的呢?「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絲」「思」,諧音雙關。這個情網裡,他們是通過千萬個結,把彼此牢牢實實地繫住,誰想破壞它都是徒勞的。這是全詞「警策」之語。情思未了,不覺春宵已經過去,這時東窗未白,殘月猶明。如此作結,言盡而味永。

  這首詞韻高而情深,含蓄又發越,可以說,兼有婉約與豪放兩派之妙處。

鑒賞

  這首詞是寫愛情橫遭阻抑的幽怨情懷和堅決不移的信念,聲調激越,極盡曲折幽怨之能事。

  作者張先以「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及「雲破月來花弄影」諸名句蜚聲北宋詞壇。在現存一百八十二首詞中,內容涉及愛情、友誼、風土等多方面。尤其擅長寫悲歡離合之情,能曲盡其妙。此詞就是其中之一。詞調「千秋歲」聲情激越,宜於抒發抑鬱的情懷。秦觀的一首(水邊沙外)也是如此。

  此篇上片沉痛地回顧愛情遭到破壞,但無一語明說。完全運用描寫景物來烘托,暗示,讓讀者自己去尋繹、領會。一起就把鳴聲悲切的鶗鴂提出來,說它向人們報道美好的春光又過去了。語源於《離騷》「恐鶗鴂之先鳴兮,使夫百草為之不芳。」此與辛棄疾的「綠樹聽鶗鴂,......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賀新郎·別茂嘉十二弟》)詞句很相似,而子野寫得更為簡練。從「又」字看,他們間融融洩洩的愛情已不止一年了。可是由於遭到阻力,正和春天一樣,來也匆匆,去出匆匆。春去,人們都會惋惜,但惋惜的想法做法卻各有不同。有人「惜春常怕花開早」(辛棄疾《摸魚兒》),子野筆下這位多情者卻是「惜春更把殘紅折」。所謂殘紅,可發說是受破壞而又堅持的愛情。一個折字更能表達出對於經過風雨摧殘的愛情多麼珍惜。緊接著寫出「雨輕風色暴,梅子青時節」。這是上片最為重要而又精彩的兩句。表面是寫時令,寫景物,但細心的讀者會理解語意的雙關,說的是愛情遭受破壞。「梅子黃時雨」(賀鑄《青玉案》),這是正常的。不料梅子青時,便被無情的風暴突襲。青春初戀經過這場災難,美好的春光便雙在鶗鴂的聲中歸去。白居易有詠楊柳句說:「永豐西角荒園裡,盡日無人屬阿詮?」被冷落的受害者這時也就和永豐坊的柳樹一樣,愛情卻如柳絮,「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蘇軾《水龍吟》)。

  一首詞的上下片間,意脈是相通的。此詞如僅從上片看,未嘗不可理解為「刻意傷春復傷別」(李商隱《杜司勳》)。讀到下片則全詞寫的什麼就很清楚了。換頭說:「莫把么弦撥,怨極弦能說。」這兩句來得很突然。在換頭處發起新意,向來認為只有高手能之。么弦,琵琶第四弦。弦么怨極,就必然發出傾訴不平的最強音。在這「鐵騎突出刀槍鳴」(白居易《琵琶行》)的氣勢下,受害者接著表示其反抗的決心,「天不老,情難絕」。化用李賀「天若有情天亦老」而含意卻不完全一樣。這裡肯定地說天是不會老的,那麼愛情也就永無斷絕的時候。這比作者常說的「無物似情濃」(《一叢花》),「人生無物比多情,江水不深山不重」(《木蘭花》)等等,更為深刻有力。「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絲」諧「思」。在這個情網裡,他們是通過千萬個結,把彼此牢牢實實地繫住,誰想破壞都是徒勞的。這是全詞表達思想感情的高峰,也就是《文賦》所謂「立片言而居要,乃一篇之警策」。情思未了,不覺春宵已經過去,這時東窗未白,殘月猶明。如此作結,可謂恰到好處。

  上闋用景物烘托、暗示愛情被破壞,無一語明說內情,要讀者細心品味。「數聲,叉報芳菲歇」,首二句化用《離騷》中語,由的悲嗚聲中,宣佈繁花簇錦的春天已經過去,一個「又」字,說明美好時光逝去已非年半載。來時匆匆,去時匆匆,故是春之常志,惜春之情,因人而異,「惜春更選殘紅折,雨輕風色暴,梅子青時節」,「選殘紅」說明愛情雖遭摧殘,但自己仍然珍惜,接下二句,既寫時令,又寫愛情被破壞之事,一語雙關,極為精彩。遭受如此打擊,何人能堪,末二句化白居易之事,訴出心中苦楚,別自淒惋動人。

  下闋將此中真意挑明,但是換頭二句來得極為突兀,么弦能訴極其強烈的怨恨,而說「莫把么弦撥」,可知此情是多麼淒苦,語雖奇,意則與上文一脈相承。「天不老,情難絕」,愛情雖被摧殘,只要天不老去,情是難以斷絕的,悲苦中作剛強語,鍾情之心,耿耿不泯。「心似雙絲網,中有千千結」,兩情相悅,彼此知心,雖遭破壞,終是徒勞。行文至此,情感的抒發也到了高潮。但情絲未了,春夜已盡,東方未白,孤燈先滅,如此作結,恰到好處。

  前人評子野詞,最早有晁無咎。他說:「子野韻高,是耆卿所乏處。近世以來,作者皆不及。」(《能改齋漫錄》十六引)清陳廷焯說子野詞裡「有含蓄處,亦有發越處;但含蓄不似溫韋,發越亦不似豪蘇膩柳」(《白雨齋詞話》)。這些評論都很中肯。「含蓄」和「發越」,此詞可以說兼而有之。至於韻高之說,亦可通過此詞體味,略見一斑。

參考資料:

1、
宛敏灝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393-395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