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漠漠春陰酒半酣》佚名


一剪梅·漠漠春陰酒半酣

作者:佚名

朝代:宋代



漠漠春陰酒半酣。風透春衫,雨透春衫。人家蠶事欲眠三。桑滿筐籃,柘滿筐籃。
先自離懷百不堪。檣燕呢喃,梁燕呢喃。篝燈強把錦書看。人在江南,心在江南

作品關鍵字:-婉約-春天-江南-寫景-懷念

註釋

1漠漠:寂靜無聲。
2眠三:即三眠。
3柘:亦名「黃桑」,葉可飼蠶,故多桑柘並用。
4檣:船上桅桿。 檣燕:旅燕。
5梁燕:房中樑上之燕。
6篝燈:把燈燭放在籠中。


賞析

  這首詞寫作者對江南懷念。上片寫景,作者用清麗洗煉的語言生動描繪出一幅清新明麗的江南春天的圖畫:暮春時節,春陰漠漠,春風春雨吹透了、打濕了輕柔的春衫。此時春蠶已快三眠,養蠶的人家懷著即將收穫的喜悅心情採摘得桑、柘葉滿籃,把蠶餵得飽飽的。這是江南暮春時節所特有的景象,顯得生機盎然。

  作者在將春色渲染了一番之後,下片換轉筆峰,折入遊子的懷鄉之情。「先自離懷百不堪」一句,真切地表達了離鄉懷鄉的深沉愁苦,還點明了原來上片所著力描寫的並不是眼前所見之景,而只是記憶中印象最深的江南風景畫,反襯出離人深切的思念。回憶增添了離愁,已使人不堪;而眼前飛停在船檣上呢喃不休的燕子又勾起對家中屋樑棲燕的懷思。既不能「如同樑上燕,歲歲長相見」(馮延已《長命女》「三願」),則唯有燈下細看那不知讀了多少遍的家書,聊以慰情。信是江南的親人寫來的,作者的心也隨之飛回了江南。「篝燈」,用竹籠罩著燈光,即點起燈籠。「錦書」用前秦蘇蕙織錦為回之旋圖寄丈夫的典,這裡說明信是妻子寄來的。「強」字入妙:蓋此家書,看一回即引起一回別意愁情,心所不欲,但思家時又忍不住要翻出來看,故曰勉強看之,矛盾心情如見。歇拍兩句「人在江南,心在江南」,一則抒發了作者對親人和故鄉的深切眷戀之情,同時呼應了上片的景物描寫,使之帶上了更加濃烈的感情色彩。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