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桐葉晨飄蛩夜語》陸游


蝶戀花·桐葉晨飄蛩夜語

作者:陸游

朝代:宋代



桐葉晨飄蛩夜語。旅思秋光,黯黯長安路。忽記橫戈盤馬處。散關清渭應如故。
江海輕舟今已具。一卷兵書,歎息無人付。早信此生終不遇。當年悔草長楊賦。

作品關鍵字:-愛國-懷念-感歎


作者簡介:

陸游

  陸游(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漢族,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著名詩人。少時受家庭愛國思想熏陶,高宗時應禮部試,為秦檜所黜。孝宗時賜進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軍旅生活,官至寶章閣待制。晚年退居家鄉。創作詩歌今存九千多首,內容極為豐富。著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老學庵筆記》等。


鑒賞

  這首詞是陸游晚年被罷官後所作。詞中表現了對抗金前線戎馬生活的懷念,和對抗敵重任無人可以托付的感歎

  開頭一句「桐葉晨飄蛩夜語」,詞人托物起興,桐葉飄零,寒蛩夜鳴,引發的都是悲秋之景。「晨飄」與「夜語」對舉,表明了同朝至夕,終日觸目盈耳的,無往而非淒清蕭瑟的景象,這就充分渲染了時代氣氛和詞人的心境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第二句「旅思秋光」,承前啟後,「秋光」點明了時間的先後順序,葉落、蟲語,勾起了作者的旅思:「黯黯長安路。」這一句有兩重含意,一為寫實,一為暗喻。從寫實方面來說,當日西北軍事重鎮長安已為金人佔領,詞人在南鄭王炎宣撫使幕中時,他們的主要進取目標就是收復長安,而一當朝廷下詔調走王炎,這一希望便化成了泡影長安收復,渺茫無期,道路黯黯,這一切使得詞人不禁淒然神傷從暗喻方面來說,「長安」是周、秦、漢、唐的古都,這裡是借指南宋京城臨安。通向京城的道路黯淡無光,隱喻著詞人對南宋小朝廷改變抗金決策的失望。「忽記橫戈盤馬處,散關清渭應如故。」詞人北望長安,東望臨安,都使他深為不安,而最使他關切的還是抗金前線的情況,那大散關頭和清澈的渭水之旁,曾是他「橫戈盤馬」之處,也曾是他立志恢復中原與實現其理想的所在,而此時的情況又怎樣呢?「忽記」,乃油然想起,猛上心頭,「應」字是懸想,但願「如故」,更擔心能否「如故」,也就是說,隨著王炎內調以後形勢的變化,金人會不會乘虛南下呢?表明詞人對國事憂慮的深重。這兩句不是旁斜橫逸的轉折,而是詞人所感情事的變化,詞人聯想起自己那一段不平凡的戰鬥經歷,說明他旅思的內涵,不是個人得失,不是旅途的風霜之苦,而是愛國憂時的情懷。

  下邊轉到描寫個人的前途方面。「江海輕舟今已具」,承上片「旅思」而來,其意來源於蘇軾《臨江仙》「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這句話含有想隱歸江湖的意思。詞人對個人的進退是無所縈懷的,難以忘情的是「一卷兵書,歎息無人付」。「一卷兵書」,既可實指他曾向王炎提出過的「經略中原,必自長安始」的一整套進軍策略,也可虛指為抗敵興國的重大報負。「無人」不是一般所說的沒有人,而是春秋時期秦國隨會對晉國使臣所說的「子無謂秦無人」中「無人」的意思,也就是慨歎朝廷抗金志士零落無存,國家前途令人擔憂。歇拍兩句從慨歎轉為激憤:「早信此生終不遇,當年悔草《長楊賦》。」《長楊賦》是西漢辭賦家揚雄的名作,他是為了諷諫漢成帝游幸長楊宮,縱胡客大校獵才獻上這篇賦的。詞裡活用了這個典故,表明自己如果早知不被知遇,就不會陳述什麼恢復方略了。這「悔」的背後是「恨」,透露出詞人的憤憤不平之氣,不過只用「悔」字表現得婉轉一些罷了。

賞析

  在一片秋天景色的旅途上,他看到桐樹葉子在早晨飄落,又聽到吟蛩[蟋蟀]在夜間鳴叫。這些標誌秋光的落葉和蟲鳴,更加勾起了他旅途的心事。 「旅思」,旅途的愁緒。他遙望通向京城臨安的道路,覺得它分外暗淡。這裡作者用唐代都城長安(當時在金佔領下)借指南宋京城臨安。「黯[an]」是暗淡的意思。這不僅是寫實,也還有象徵的意味。因為這時他在主和派排擠下被罷了官,從此遠離朝廷,也就更難以實現他抗金報國的理想了。

  這時湧上他心頭的,不是對官職的眷戀,而是那一段最不尋常的戰鬥經歷。當年在抗金前線的南鄭,他曾經「橫戈盤馬」,親臨前線。回想起來,至今還是那麼令人神往。「戈」古代一種長柄武器。「盤」是迴旋的意思。最使他念念不忘的是前線的大散關和渭水清流。在渭河上,他曾雪夜強渡;在大散關,他曾守關拒敵。在這兩個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跡。現在,他多麼想知道,那大散關和渭河,是不是仍然同他在前線時一樣啊!看,他的所謂旅愁,不是哀歎歲月,也不是感傷勞苦,他是在系念著關係國家命運的前線,懷念著那實現他崇高理想的地方。這是一種有著崇高的思想境界的旅愁。

  當他在懷念前線的時候,罷官的現實還迫使他思考以下的問題:「江海輕舟今已具,一卷兵書,歎息無人付」。陸游的家鄉山陰地接杭州灣,臨江近海。「江海輕舟」,駛往江海的小船,這裡用來代表駛往家鄉的小船。「具」是具備。這三句意思說,今天已經有了回鄉的小船,意味著已經罷了官,可以回鄉退隱了,然而,那對付金兵、收復失地的軍事韜略和計劃,卻沒有人可以托付,使他難以放心啊。原來,陸游不僅是人、詞人,他還熟知軍事,在南鄭前線任職時,曾經向川陝安撫使(邊防軍事機關的長官)王炎提出過恢復中原的進軍策略,由於朝廷的苟且偷安,他的北伐之志一直未能實現。所以,我們對他「一卷兵書,歎息無人付」的心情,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想到這裡,他的感情不由得從慨歎轉為激憤。遭遇的相似,使他想起了西漢著名詞賦家揚雄。揚雄曾經寫《長楊賦》諷諫漢成帝遊獵於長楊宮。他很有才華,但一直未受到皇帝的賞識和重用。陸游回顧自己一片愛國赤誠而終於不為朝廷所用,他以難以遏止的氣憤之詞來結束作品:「早信此生終不遇,當年悔草長楊賦」。如果早就料到(信)我這一生始終不會被瞭解,任用(不遇),我當初又何必象揚雄寫(草)《長楊賦》那樣忠心耿耿地獻計獻策呢!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