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歌子·疏雨池塘見》賀鑄


南歌子·疏雨池塘見

作者:賀鑄

朝代:宋代



疏雨池塘見,微風襟袖知。陰陰夏木囀黃鸝。何處飛來白鷺、立移時。
易醉扶頭酒,難逢敵手棋。日長偏與睡相宜,睡起芭蕉葉上、自題詩。

作品關鍵字:-寫雨-寫景-抒情-孤獨


作者簡介:

賀鑄

  賀鑄(1052~1125) 北宋詞人。字方回,號慶湖遺老。漢族,衛州(今河南衛輝)人。宋太祖賀皇后族孫,所娶亦宗室之女。自稱遠祖本居山陰,是唐賀知章後裔,以知章居慶湖(即鏡湖),故自號慶湖遺老。


鑒賞

  賀鑄出身於沒落貴族家庭,是孝惠後的族孫,且娶宗室之女。但他秉性剛直,不阿權貴,因而一生屈居下僚,鬱鬱不得志。這種秉性,這種身世際遇,使他像許多古代文人一樣,建功立業的胸襟之中,常常流走著痛苦、孤寂、無奈的波瀾。這種心緒時時反映在他的詞作中,《南歌子》便是一例。

  此詞以常見的寫景起手。「疏雨池塘見,微風襟袖知。」「見 」、知,覺的意思,可與第二句的「知」字互證。疏雨飄灑,微風輕拂,一派清爽寧靜。這景致並無多少新奇,到是「見」「知」二字頗見功力。作者不僅以抒情主人公的視角觀物,而且讓大自然中的池塘觀物,池塘感到了疏雨的輕柔纏綿,於是池塘也有了生命力。便是主人公觀物,這裡用筆也曲回婉轉,不言人覺,而言袖知,普普通通的景物這樣一寫也顯得生動形象,神采飛揚了。其實賀鑄這兩句原有所本,語出杜甫《秋思》「微雨池塘見,好風襟袖知。」接下去兩句化用王維《積雨輞川莊作》的詩句和詩意。王詩云:「漠漠水田飛白鷺,陰陰夏木囀黃鸝。」寬闊的水田里白鷺飛翔,繁茂幽深的樹叢中黃鸝啼鳴,大自然的一切都是自由而寧靜的。王維描寫了優美寧靜的田園風光,抒寫了自己超脫塵世的恬淡自然的心境。賀鑄直用了「陰陰夏木囀黃鸝」一句,又化用了「漠漠 水田飛白鷺」一語。不過仔細品味,這白鷺之句,賀詞與王詩所透露出來的心緒還是有所不同的。王詩是一種帶有佛家氣息的寧靜;而賀詞云「何處飛來白鷺,立移時。」似乎在說,什麼地方飛來的白鷺喲,怎麼剛呆了一會兒就走了。這 「何」字,這「移時」,似乎透露著主人公的一種心境,他似乎在埋怨什麼,在追尋什麼,在挽留什麼……。字裡行間飄溢出的是一種孤寂和 無奈。而且這上片結句不僅寫景,在結構上也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使上下片之間暗脈相接。

  下片進入對日常生活的描寫。「扶頭酒」,即易醉之酒。唐代姚合《答友人招游》詩云:「賭棋招敵手,沽酒自扶頭。」賀鑄的「易醉扶頭酒,難逢敵手棋。」化用其意寫自己飲酒下棋的生活。喝酒易醉;下棋,對手難逢,這字裡行間蘊含著的仍然是一種百無聊賴的心緒。於是便有結句「日長偏與睡相宜。睡起芭蕉葉上、自題詩。」夏日長長,無所事事,最適合於睡覺。睡起之後,只管在芭蕉葉上自題詩,自取其樂。這之中透露著的是一種自我嘲解,自我調侃。其實這兩句詞也有所本。歐陽修《蘄簟》有句云:「自然唯與睡相宜。」方干《送鄭台處士歸絳巖》有句云:「曾書蕉葉寄新題。」下片內容並不複雜,無非是飲酒、下棋、睡覺、題詩等文人的生活瑣事,可是借助於「易解」、「難逢」、「偏」、「相宜」、「自題詩」等字眼,可以感受到作者的孤寂和壯志未酬的憤懣不平。

  賀鑄是以善於點化前人詩句而著稱的,而此篇句句點化,且又絲絲入扣,渾然天成,實在是難能可貴。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