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戀花·醉別西樓醒不記》晏幾道


蝶戀花·醉別西樓醒不記

作者:晏幾道

朝代:宋代



醉別西樓醒不記。春夢秋雲,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還少睡。畫屏閒展吳山翠。
衣上酒痕詩裡字。點點行行,總是淒涼意。紅燭自憐無好計。夜寒空替人垂淚。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宋詞精選-婉約-追憶-離別


作者簡介:

晏幾道

  晏幾道(1030-1106,一說1038—1110 ,一說1038-1112),男,漢族,字叔原,號小山,著名詞人,撫州臨川文港沙河(今屬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人。晏殊第七子。歷任穎昌府許田鎮監、乾寧軍通判、開封府判官等。性孤傲,晚年家境中落。詞風哀感纏綿、清壯頓挫。一般講到北宋詞人時,稱晏殊為大晏,稱晏幾道為小晏。《雪浪齋日記》云:「晏叔原工小詞,不愧六朝宮掖體。」如《鷓鴣天》中的「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等等詞句,備受人們的讚賞。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醉中告別西樓,醒後全無記憶。猶如春夢秋雲,人生聚散實在太容易。半窗斜月微明,我還是缺少睡意,彩畫屏風空展出吳山碧翠。
衣上有宴酒的痕跡,聚會所賦的句,點點行行,總喚起一番淒涼意緒。紅燭自悲自憐也無計解脫淒哀,寒夜裡空替人流下傷心淚。

註釋
西樓:泛指歡宴之所。
春夢秋云:喻美好而又虛幻短暫、聚散無常的事物。白居易《花非花》詩:「來如春夢不多時,雲似秋雲無覓處。」晏殊《木蘭花》:「長於春夢幾多時,散似秋雲無覓處。」 
吳山:畫屏上的江南山水。
「紅燭」二句:化用唐杜牧《贈別二首》之二:「蠟燭有心還惜別,替人垂淚到天明。」將蠟燭擬人化。


賞析

  晏幾道由於「不受世之輕重」,「遂陸沉下位,無效國之機緣,只好流連歌酒而自遣,成為古之傷心人。」 他的詞作,大多工於言情,頗得後人稱頌。其詞惆悵感傷的基調、超乎尋常的藝術技巧,具有永不消退的藝術魅力,即以此詞而論,就頗能打動讀者,給人以美的享受。昔日歡情易逝,當日幽懷難抒,來日重逢無期,往復低徊,沉鬱悲涼,都在這首抒寫離情別緒的懷舊詞中得到了淋漓盡致的表現。

  開篇憶昔,寫往日醉別西樓,醒後卻渾然不記。這似乎是追憶往日某一幕具體的醉別,又像是泛指所有的前歡舊夢,實虛莫辨,筆意殊妙。二、三句用春夢、秋雲作比喻,抒發聚散離合不常之感。春夢旖旎溫馨而虛幻短暫,秋雲高潔明淨而縹緲易逝,用它們來象徵美好而不久長的情事,最為真切形象而動人遐想。

  「聚散」偏義於「散」,與上句「醉別」相應,再綴以「真容易」三字,好景輕易便散的感慨便顯得非常強烈。這裡的聚散之感,似主要指愛情方面,但與此相關的生活情事,以至整個往昔繁華生活,也自然包括內。

  上片最後兩句,轉寫眼前實境。斜月已低至半窗,夜已經深了,由於追憶前塵,感歎聚散,卻仍然不能入睡,而床前的畫屏卻燭光照映下悠閒平靜的展示著吳山的青翠之色。這一句似閒實質,正是傳達心境的妙筆。心情不靜、輾轉難寐的人看來,那畫屏上的景色似乎顯得特別平靜悠閒,這「閒」字正從反面透露了他的鬱悶傷感。

  過片三句承上「醉別」、「衣上酒痕」,是西樓歡宴時留下的印跡:「裡字」,是筵席上題寫的詞章。它們原是歡游生活的表徵,只是此時舊侶已風流雲散,回視舊歡陳跡,翻引起無限淒涼意緒。前面講到「醒不記」,這「衣上酒痕詩裡字」卻觸發他對舊日歡樂生活的記憶。至此,可知詞人的聚散離合之感和中宵輾轉不寐之情由何而生了。

  結拍兩句,直承「淒涼意」而加以渲染。人的淒涼,似乎感染了紅燭。它雖然同情詞人,卻又自傷無計消除其淒涼,只好寒寂的永夜裡空自替人長灑同情之淚了。 

  此詞為離別感憶之作,但卻更廣泛地慨歎於過去歡情之易逝,此時孤懷之難遣,將來重會之無期,所以情調比其他一些傷別之作,更加低徊往復,沉鬱悲涼。詞境含蓄蘊藉,情意深長。全詞充滿無可排遣的惆悵和悲涼心緒。作者用擬人化的手法,從紅燭無法留人、為惜別而流淚,反映出自己別後的淒涼心境,結構新穎,詞情感人,很能代表小山詞的風格。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