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江仙·斗草階前初見》晏幾道


臨江仙·斗草階前初見

作者:晏幾道

朝代:宋代



斗草階前初見,穿針樓上曾逢。羅裙香露玉釵風。靚妝眉沁綠,羞臉粉生紅。
流水便隨春遠,行雲終與誰同。酒醒長恨錦屏空。相尋夢裡路,飛雨落花中。

作品關鍵字:-宋詞精選-思念-女子


作者簡介:

晏幾道

  晏幾道(1030-1106,一說1038—1110 ,一說1038-1112),男,漢族,字叔原,號小山,著名詞人,撫州臨川文港沙河(今屬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人。晏殊第七子。歷任穎昌府許田鎮監、乾寧軍通判、開封府判官等。性孤傲,晚年家境中落。詞風哀感纏綿、清壯頓挫。一般講到北宋詞人時,稱晏殊為大晏,稱晏幾道為小晏。《雪浪齋日記》云:「晏叔原工小詞,不愧六朝宮掖體。」如《鷓鴣天》中的「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等等詞句,備受人們的讚賞。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當你在階前與女伴斗草時我們初次相見,當你在樓上與女伴穿針時我們再次相逢。少女踏青斗草遊戲。只見你在階前和別的姑娘斗草,裙子上沾滿露水,玉釵在頭上迎風微顫,那活潑唯美的情態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另一次是七夕,少女夜須穿針乞巧拜新月。我和你在穿針樓上重逢,只見你靚妝照人,眉際沁出翠黛,羞得粉臉生出嬌紅,我們兩個人已是生情意,卻道得空靈。不料華年似水,伊人亦如行雲,不知去向了。

註釋
臨江仙,原唐教坊曲名,後用為詞牌。原曲多用於詠水仙,故名。
2斗草,古代春夏間的一種遊戲。梁·宗懍《荊楚歲時記》載:「五月五日……四民並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戲。」但宋代在春社、清明之際已開始斗草。
3穿針,指七月七日七巧節。《西京雜記》載:「漢宮女以七月七日登開襟樓,寄七子針」,以示向天上織女乞求織錦技巧,稱之為「七巧節」。
4「羅裙」句,七夕月夜,你身著羅裙,裙濕香露;頭戴玉釵,鬢插香花,立於夜風之中。唐·溫庭筠《菩薩蠻》云:「雙鬢隔香紅,玉釵頭上風。」
5「流水」句,從李煜「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句化來,此處指女子去遠,無處尋覓。
6行雲,這裡用「巫山雲雨」的典故。這裡指心愛的女子行蹤不定。
7飛雨,微雨。

參考資料:

1、
陳耳東,陳笑吶編注 .情詞 :陝西人民出版社 ,1997 :第245頁 .

2、
羅漫主編 .宋詞新選 :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1 :第296頁 .


鑒賞

  此詞系作者為思念一個自己曾經深愛過的女子而作,全詞寫情婉轉而含蓄。作者正面寫了與女子的初見與重逢,而對於兩人關係更為接近後的錦屏前相敘一節卻未作正面表現,給讀者留下了充分的想像空間。夢中相尋一節也寫得很空朦,含蓄地暗示了多量的情感內涵,把心中的哀愁抒寫得極為深沉婉曲。

  上片敘寫與女子初見及其後交往,通過描寫穿戴、刻畫神態表現女子之美。起首一句,寫有一天女子同別的姑娘階前斗草的時候,詞人第一次看見了她。斗草,據《荊楚歲時記》:「五月五日,四民並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戲」。而柳永《木蘭花慢》清明詞云「盈盈,斗草踏青」,則春日亦有此遊戲。「穿針樓上曾逢」,轉眼又到了七夕。七夕,女子樓上對著牛郎織女雙星穿針,以為乞巧。這種風俗就從漢代一直流傳下來。這天晚上,穿針樓上,他又同她相逢了。「羅裙香露玉釵風」以下三句,是補敘兩次見面時她的情態。她的裙子沾滿了花叢中的露水,玉釵頭上迎風微顫。她「靚妝眉沁綠,羞臉粉生紅」,靚妝才罷,新畫的眉間沁出了翠黛,她突然看到了他,粉臉上不禁泛起了嬌紅。以上既有泛寫,又有細膩的刻畫,一位天真美麗的女子形象如目前。末句一「羞」字,已露情意。過片「流水」一聯說隨著時光的流逝,共同生活結束了,姑娘不知流落何方。「春」也是象徵他們的歡聚,可惜不能長久。「行雲終與誰同」,用巫山神女「旦為朝雲,暮為行雨」(見《高唐賦》)的典故,說她像傳說中的神女那樣,不知又飄向何處,依附誰人了。「酒醒長恨錦屏空」,人是早已走了,再也不回來了。可是,那情感卻一直留了下來。每當夜闌酒醒的時候,總覺得圍屏是空蕩蕩的,他永遠也找不回能夠填滿這空虛的那一段溫暖了。正因為她像行雲流水,不知去向,所以只好夢裡相尋了。「相尋夢裡路,飛雨落花中」,春雨飛花中,他獨個兒跋山涉水,到處尋找那女子。儘管這是夢裡,他仍然希望能夠找到她。此處以夢境相尋表現了詞人對自己深愛過的女子深沉的愛戀和思念

  晏幾道是一位沒落的貴公子。然而,他與絕大多數玩弄、侮辱女性、不把女性當人看的封建士大夫不同,許多作品中能以同情的、嚴肅的態度塑造底層女子的形象。此詞便表現出詞人不能自己的真情實感,有意無意地揭示出他心中有一種對美好事物執著追求的崇高情操。

創作背景

  宋代斗草之風,與唐代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時間上,宋代人斗草除在端午節外.在春社及清明也有斗草活動,此為證。據說這還成了婦女遊戲的專利品,這首詩詞裡對「斗草」的描寫就和女性有關。

賞析

  此詞系作者為思念一個自己曾經深愛過的女子而作,全詞寫情婉轉而含蓄。作者正面寫了與女子的初見與重逢,而對於兩人關係更為接近後的錦屏前相敘一節卻未作正面表現,給讀者留下了充分的想像空間。夢中相尋一節也寫得很空朦,含蓄地暗示了多量的情感內涵,把心中的哀愁抒寫得極為深沉婉曲。

  上片不過是寥寥五句,可是一句一景,一景一情。景中不僅有人,也有人物的感情透出;而且,通過這情景交融的描寫,又暗暗交代了雙方的感情由淺麗深,逐步遞變。更妙的是,這個女子的音容笑貌,也彷彿可以呼之欲出。

  「斗草階前初見,穿針樓上曾逢。」憶敘他與她在兩個特定環境中的初次相見和再次相逢。「斗草階前初見」寫有一天女子同別的姑娘階前斗草的時候,詞人第一次看見了她。斗草,據《荊楚歲時記》:「五月五日,四民並踏百草。又有斗百草之戲」。「穿針樓上曾逢」寫轉眼又到了七夕。女子樓上對著牛郎織女雙星穿針,以為乞巧。這種風俗就從漢代一直流傳下來。這天晚上,穿針樓上,他又同她相逢了。

  「羅裙香露玉釵風。靚妝眉沁綠,羞臉粉生紅。」這三句,是補敘兩次見面時她的情態。她的裙子沾滿了花叢中的露水,玉釵頭上迎風微顫。她「靚妝眉沁綠,羞臉粉生紅」,靚妝才罷,新畫的眉間沁出了翠黛,她突然看到了他,粉臉上不禁泛起了嬌紅。以上既有泛寫,又有細膩的刻畫,一位天真美麗的女子形象如在眼前。末句一「羞」字,已露情意。

  下片則陡轉話題,拋開往日美好的回憶,陷入眼前苦苦相思的苦悶之中。

  「流水便隨春遠,行雲終與誰同」用巫山神女的典故,表達了心中的無限惆悵。「流水便隨春遠」說隨著時光的流逝,共同生活結束了,姑娘不知流落何方。「春」也是象徵他們的歡聚,可惜不能長久。「行雲終與誰同」,用巫山神女「旦為朝雲,暮為行雨」(見《高唐賦》)的典故,說她像傳說中的神女那樣,不知又飄向何處,依附誰人了。

  「酒醒長恨錦屏空」,人是早已走了,再也不回來了。可是,那情感卻一直留了下來。每當夜闌酒醒的時候,總覺得圍屏是空蕩蕩的,他永遠也找不回能夠填滿這空虛的那一段溫暖了。正因為她像行雲流水,不知去向,所以只好夢裡相尋了。「相尋夢裡路,飛雨落花中」,春雨飛花中,他獨個兒跋山涉水,到處尋找那女子。儘管這是夢裡,他仍然希望能夠找到她。此處以夢境相尋表現了詞人對自己深愛過的女子深沉的愛戀和思念

  這首詞寫懷人。表現作者對往日相逢的美好回憶和如今孤獨相思的不堪。全詞前後反襯,對比鮮明,形成強烈的情感落差,所以有很強的感染力。

參考資料:

1、
周汝昌,宛敏灝,萬雲駿,鍾振振,夏承燾,唐圭璋,繆鉞,葉嘉瑩等撰 .宋詞鑒賞辭典 (上冊) :上海辭書出版社 ,2003年 :第242頁 .

2、
王筱雲,韋風娟等 .中國古典文學名著分類集成 詞曲捲 :百花文藝出版社 ,1994年 :第254頁 .

3、
齊石宜選注 .分調絕妙好詞 臨江仙 :東方出版社 ,2001年 :第18頁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