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送朱泮英》謝逸


西江月·送朱泮英

作者:謝逸

朝代:宋代



青錦纏條佩劍,紫絲絡轡飛驄。入關意氣喜生風。年少胸吞雲夢。
金闕日高露泣,東華塵軟香紅。爭看荀氏第三龍。春暖桃花浪湧。

作品關鍵字:-離別-豪邁


作者簡介:

謝逸

  謝逸(1068-1113,一說1010-1113)字無逸,號溪堂。宋代臨川城南(今屬江西省撫州市)人。北宋文學家,江西詩派二十五法嗣之一。與其從弟謝薖並稱「臨川二謝」。與饒節、汪革、謝薖並稱為「江西詩派臨川四才子」。 曾寫過300首詠蝶詩,人稱「謝蝴蝶」。生於宋神宗趙頊熙寧元年,幼年喪父,家境貧寒。與汪革、謝薖同學於呂希哲,刻苦磨礪,詩文俱佳。兩次應科舉,均不第。然操履峻潔,不附權貴,和謝薖「修身礪行,在崇寧大觀間不為世俗毫髮污染」(《謝幼盤文集》卷首),一生過著「家貧惟飯豆,肉貴但羨藜」的安貧樂道的清苦生活,以作詩文自娛。在鄉家居,每月召集鄉中賢士聚會一次,共議古人厚德之事,並抄錄成冊,名為「寬厚會」。其《寄隱士詩》表達了自己的志向:「先生骨相不封侯,卜居但得林塘幽。家藏玉唾幾千卷,手校韋編三十秋。相知四海孰青眼,高臥一庵今白頭。襄陽耆舊節獨苦,只有龐公不入州」。這首詩為歷代詩論家所讚賞,《竹莊詩話》、《詩林廣記》均稱其為佳作。宋徽宗趙佶政和三年以布衣終老於故土,年四十五。


賞析

  謝逸詞是以輕倩婉媚為風格特色的,但是此詞則屬例外,顯得豪邁飄逸,朝氣勃勃。這可能是作者抒寫壯懷宏願的少時之作。

  上片抒發風華正茂的旺盛意氣。「青錦纏條佩劍,紫絲絡轡飛驄。」意謂所佩之劍是以青色錦條裝飾的,而所騎之馬則是用紫色絲絛做成的韁繩。一開頭這兩句,表現出作者少時,既好讀書,又重仗劍交遊,頗有李白那種傲岸不群的自由解放精神。第三句更把這種精神明確點示出來了:「入關意氣喜生風」。這和李白「意氣人所抑,冶遊方及時」,無疑同聲同調,一脈相承。「年少氣吞雲夢」這一句,再進一步把他的少年意氣作了形象化的渲染,與前面一句構成點染寫法。「雲夢」,為古澤名,在湖北安陸縣南,本二澤,合稱雲夢。司馬相如《子虛賦》云:「雲夢者,方九百里。」又云:「秋田乎青丘,榜徨乎海外,吞若雲夢者八九於其胸中,曾不蒂芥。」此處作者顯系化用《子虛賦》之語,來表達自己的凌雲壯志,氣概不凡。

  下片想像科考及第的金色美夢。「金闕日高露泫,東華塵軟香紅。」「泫」,露光,謝靈運詩有「花上露猶泫」句;「東華」,東華門,為宋東京宮城東面之門的名稱。這過片兩句意謂:將來赴宮闕廷試高中,宴開瓊林,那時空中紅日朗照,花枝樹葉上的露滴也輝耀著五采,何等愜意;新進士們騎馬進入東華門,出遊天街,紅塵軟繡,又何等榮光。這正如蘇軾《送蜀人到殿》所寫的:「一色杏花紅十里,新郎君去馬如飛。」接著「爭看荀氏第三龍」一句,更點明自己確是為雁塔題名的進士,即在幻想中成龍了。按東漢荀淑有子八人,皆備德業,時稱八龍。也許,謝逸排行第三(姑作如是設想,待考),便借用荀氏八龍自稱「第三龍」。歇拍「春暖桃花浪湧」,既為寫景佳句,結得有韻味,也寓有高中之意,表達了作者的自得情懷。《三秦記》云:「河津一名龍門,桃花浪起,魚躍而上之,躍過者為龍,否則點額而已。」當時,作者自信未來如魚跳龍門,定會跳過去而化為龍的,科舉仕途將一帆風順。然而,後來的事實證明,儘管他才氣橫溢,學識淵博,卻屢試不第,只得以詩文自娛,少年時的金色美夢徹底幻滅了。

  此詞具有如此豪邁飄逸的風致,是由它的題材社會意義廣泛及作者抒寫的壯懷宏願所決定的。這也說明了,即使如「遠規《花間》,逼近溫、韋」(薛礪若《宋詞通論》)的婉約派詞家謝逸,亦能寫出豪放詞,在詞風上並不存在一條不可逾越的鴻溝。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