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斷虹霽雨》黃庭堅


念奴嬌·斷虹霽雨

作者:黃庭堅

朝代:宋代


八月十七日,同諸生步自永安城樓,過張寬夫園待月。偶有名酒,因以金荷酌眾客。客有孫彥立,善吹笛。援筆作樂府長短句,文不加點。

斷虹霽雨,淨秋空,山染修眉新綠。桂影扶疏,誰便道,今夕清輝不足?萬里青天,姮娥何處,駕此一輪玉。寒光零亂,為誰偏照醽醁?
年少從我追游,晚涼幽徑,繞張園森木。共倒金荷,家萬里,難得尊前相屬。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愛臨風笛。孫郎微笑,坐來聲噴霜竹。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豪邁-寫雨-寫景-抒懷


作者簡介:

黃庭堅

  黃庭堅 (1045-1105),字魯直,自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又稱豫章黃先生,漢族,洪州分寧(今江西修水)人。北宋詩人、詞人、書法家,為盛極一時的江西詩派開山之祖,而且,他跟杜甫、陳師道和陳與義素有「一祖三宗」(黃為其中一宗)之稱。英宗治平四年(1067)進士。歷官葉縣尉、北京國子監教授、校書郎、著作佐郎、秘書丞、涪州別駕、黔州安置等。詩歌方面,他與蘇軾並稱為「蘇黃」;書法方面,他則與蘇軾、米芾、蔡襄並稱為「宋代四大家」;詞作方面,雖曾與秦觀並稱「秦黃」,但黃氏的詞作成就卻遠遜於秦氏。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雨後新晴,秋空如洗,彩虹掛天,青山如黛。桂影繁茂,誰知道,今與夕是那麼的清輝不足?萬里的晴天,嫦娥在何處?駕駛一輪玉盤,馳騁長空。寒光零亂,在為誰斟酌這醽醁?
我和一群年輕人在張園密茂的樹林中徜徉,離開家萬里,難得有今宵開懷暢飲!老夫,在江南海北,最愛的是是臨風笛。孫郎微笑著,是因為聽著這笛子的聲音。

註釋
1、此詞豪放,宋胡仔《苕溪漁隱叢話》後集卷三十一云:「或以為可繼東坡赤壁之歌。」
2、永安:即白帝城,在今四川奉節縣西長江邊上。
3、張寬夫:作者友人,生平不詳。
4、金荷:金質蓮花杯。
5、文不加點:謂不須修改。
6、斷虹:一部分被雲所遮蔽的虹,稱斷虹。
7、山染句:謂山峰染成青黛色,如同美人的長眉毛。
8、桂影:相傳月中有桂樹,因稱月中陰影為桂影。扶疏:繁茂紛披貌。
9、姮娥:月中女神娥。漢時避漢文帝劉垣諱,改稱嫦娥。一輪玉:指圓月。
10、醽醁(ling lu):酒名。湖南衡陽縣東二十里有酃湖,其水湛然綠色,取以釀酒,甘美,名酃淥,又名醽醁。
11、老子:老夫,作者自指。
12、臨風笛:陸游《老學庵筆記》卷二:「予在蜀,見其稿。今俗本改『笛』為『曲』以協 韻,非也。然亦疑笛 字太不入韻。及居蜀久,習其語音,乃知瀘戎間謂『笛』為『獨』,故魯直得借用,亦因以戲之耳。 」
13、霜竹:指笛子。
14、《樂書》「剪雲夢之霜筠,法龍吟之異韻。

譯文及註釋二

譯文
雨後新晴,天邊出現一道彩虹,萬里秋空一片澄明。如秀眉的山巒經過雨水的沖刷,彷彿披上了新綠的衣服。月中的桂樹還很茂密,怎麼能說今夜的月色不明亮呢?萬里的晴天,嫦娥在何處?她駕駛著這一輪圓月,在夜空馳騁。月光寒冷,為誰照射在這罈美酒上?
一群年輕人伴我左右,在微涼的晚風中踏著幽寂的小徑,走進長滿林木的張家小園,暢飲歡談。讓我們斟滿手中的金荷葉杯,雖然離家萬里,可是把酒暢飲的歡聚時刻實在難得。老夫我一生漂泊,走遍大江南北,最喜歡聽臨風的霜笛。孫郎聽後,微微一笑,吹出了更加悠揚的笛聲。

註釋
念奴嬌:詞牌名。
2永安:即白帝城,在今四川奉節縣西長江邊上。諸生:一作「諸甥」。此據《漁隱叢話後集》卷三十一改。
3張寬夫:作者友人,生平不詳。
4金荷:金質蓮花杯。
5文不加點:謂不須修改。
6斷虹:一部分被雲所遮蔽的虹,稱斷虹。
7山染句:謂山峰染成青黛色,如同美人的長眉毛。
8桂影:相傳月中有桂樹,因稱月中陰影為桂影。扶疏:繁茂紛披貌,意為枝葉繁茂。
9姮娥:月中女神娥。漢時避漢文帝劉恆諱,改稱嫦娥。一輪玉:指圓月。
十醽醁(linglu):酒名。湖南衡陽縣東二十里有酃湖,其水湛然綠色,取以釀酒,甘美,名酃淥,又名醽醁。
⑾老子:老夫,作者自指。
⑿臨風笛:一作「臨風曲」。
⒀坐來:馬上。霜竹:指笛子。《樂書》「剪雲夢之霜筠,法龍吟之異韻。

參考資料:

1、
高原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765-768 .

2、
李靜 等 .唐詩宋詞鑒賞大全集 .北京 :華文出版社 ,2009 :267 .


賞析

  此詞寫於作者於公元1094年(紹聖元年)謫居地處西南的戎州(今四川宜賓)時。詞中以豪健的筆力,展示出作者面對人生磨難時曠達、倔強、偉岸的襟懷,表達了榮辱不縈於懷、浮沉不繫於心的人生態度。整首詞筆墨酣暢淋漓,洋溢著豪邁樂觀的情緒。

  開頭三句描寫開闊的遠景:雨後新晴,秋空如洗,彩虹掛天,青山如黛。詞人不說「秋空淨」,而曰「淨秋空」,筆勢飛動,寫出了煙消雲散、玉宇為之澄清的動態感。「山染修眉新綠」,寫遠山如美女的長眉,反用《西京雜記》卓文君「眉色如望遠山」的故典,已是極嫵媚之情態,而一個「染」字,更寫出了經雨水洗刷的青山鮮活的生命力。

  接著寫賞月。此時的月亮是剛過中秋的八月十七的月亮,為了表現它清輝依然,詞人用主觀上的賞愛彌補自然的缺憾,突出欣賞自然美景的娛悅心情,他接連以三個帶有感情色彩的問句發問。三個問語如層波疊浪,極寫月色之美和自得其樂的騷人雅興。嫦娥駕駛玉輪是別開生面的奇想。歷來人筆下的嫦娥都是「姮娥孤棲」,「嫦娥倚泣」的形象,此處作者卻把她從寂寞清冷的月宮中走出來,並興高采烈地駕駛一輪玉盤,馳騁長空。舊典翻新,非大手筆不能為也。

  此下轉而寫月下遊園、歡飲和聽曲之樂。「年少從我追游,晚涼幽徑,繞張園森木」,用散文句法入詞,信筆揮灑,寫灑脫不羈的詞人,正帶著一群愉快的年輕人,張園密茂的樹林中徜徉。「共倒金荷,家萬里,難得尊前相屬」,離家萬里,難得有今宵開懷暢飲!

  「老子平生,江南江北,最愛臨風曲!」三句把詞人豪邁激越之情推向頂峰。這三句是此詞最精彩之處。《世說新語》記載東晉瘐亮武昌時,於氣佳景清之秋夜,登南樓游賞,瘐亮曰:「老子於此處興復不淺。」老子,猶老夫,語氣間隱然有一股豪氣。

  作者說自己這一生走南闖北,偏是最愛聽那臨風吹奏的曲子。「最愛臨風笛」句,雄渾瀟灑,豪情滿懷,表現出詞人處逆境而不頹唐的樂觀心情。

  最後一筆帶到那位善吹笛的孫彥立:「孫郎微笑,坐來聲噴霜竹。」孫郎感遇知音,噴發奇響,那悠揚的笛聲迴響不絕。

  此詞以驚創為奇,其神兀傲,其氣崎奇,玄思瑰句,排斥冥筌,自得意表,於壯闊的形象中勃發出一種傲岸不羈之氣。作者自詡此篇「或可繼東坡赤壁之歌」,確乎道出了此詞的風格所。詞人與蘇東坡一樣,飽經政治風雨的摧折,卻仍保持著那種倔強兀傲、曠達豪邁的個性,這一點,充分體現他的詩詞創作中。

參考資料:

1、
高原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765-768 .

創作背景

  宋哲宗紹聖年間,黃庭堅被貶涪州別駕黔州安置,後改移地處西南的戎州(今四川宜賓)安置。據任淵《山谷集注》附《年譜》,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八月十七日,黃庭堅與一群青年人一起賞月、飲酒,有個朋友名叫孫彥立的,善吹笛,月光如水,笛聲悠揚。於此情此境中,黃庭堅援筆寫下這首詞。

參考資料:

1、
高原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 .上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765-768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