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片片蝶衣輕》劉克莊


卜算子·片片蝶衣輕

作者:劉克莊

朝代:宋代



片片蝶衣輕,點點猩紅小。道是天公不惜花,百種千般巧。
朝見樹頭繁,暮見枝頭少。道是天公果惜花,雨洗風吹了。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豪放-寫花-惜花


作者簡介:

劉克莊

  劉克莊(1187~1269) 南宋詩人、詞人、詩論家。字潛夫,號後村。福建莆田人。宋末文壇領袖,辛派詞人的重要代表,詞風豪邁慷慨。在江湖詩人中年壽最長,官位最高,成就也最大。晚年致力於辭賦創作,提出了許多革新理論。


鑒賞

  辛派詞人素以豪放聞名。劉克莊詞,尤以豪放見長,不寫兒女情長,曉風殘月。但劉克莊也寫婉約詞,而且糅豪放於婉約之中,更見其獨具一格的豪放。這首《卜算子》即是如此,用比興手法,委婉含蓄地表達了詞人才不見用的淒楚情懷。

  上片先寫花的可愛。起首一韻為花描態繪色:片片花瓣兒宛如蝴蝶輕盈的翅膀;點點花朵兒猩紅如染,那麼鮮艷嬌美。上句寫花之態,從花瓣兒著墨,因花瓣兒薄,故云「輕」;下句寫花之色從整個花朵兒落筆,海棠花朵兒個小,所以在寫花之色的同時再著一「小」字,並補足上文「輕」字。兩句同一寫花,而角度各異,為下句「百種千般巧」伏筆。而「片片」又見花瓣兒之多,「點點」又見花朵兒之密,為下片換頭句「朝見樹頭繁」埋下伏筆。歇拍一韻旨在寫花的可愛,可詞人偏不直說,而是以揣度的口吻插入一句議論,用「道是天公不惜花」襯起,然後再說出花的「百種千般巧」。這樣寫,不僅沉著有力,使行文不板;而且,由於引進了「天公」即自然界的主宰「天老爺」豐富了全詞的含蘊,突出了作者創作本詞的寓意,很耐人尋味。歇拍句的「百種千般巧」,當然包括上文所說的姿致輕盈、體態嬌小、色彩鮮艷,但細味「巧」字,又分明包含著花的氣韻美和內在美。只有形貌和氣韻、外在的表現和內在的含蘊配合相宜、諧和一致,方可謂之「巧」,謂之美。

  下片寫花被「雨洗風吹了」的惋惜之情。上片極寫花的可愛,這是為下片寫花被雨打風吹去作鋪墊。所以過片一韻便說:「朝見樹頭繁,暮見枝頭少。」這裡,「繁」、「少」對寫,「朝」、「暮」對提,不僅見花事變化之遽,亦且見詞人對花事的關心。從中我們可以想見「愛花成癖」的詞人秉燭逐枝察看的憂懼情態,這一韻不似上片起首一韻,似對非對,卻極有韻致,一段惜花情思宛然若揭。

  最後一韻乃全詞的核心所在,但詞人也不直說,而先用「道是天公果惜花」句襯起,然後再說出花事被「雨洗風吹了」的可悲現實。這話也很發人深思,同樣具有一種哲理性味道,因為同上片歇拍一韻所說,本來就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而且,上片的「道是」句是揚,這裡的「道是」句是抑,欲抑先揚,抑揚之間,流露出詞人對天老爺任憑風雨摧殘花事的不滿。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