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裳中序第一·茉莉詠》尹煥


霓裳中序第一·茉莉詠

作者:尹煥

朝代:宋代



青顰粲素靨。海國仙人偏耐熱。餐盡香風露屑。便萬里凌空,肯憑蓮葉。盈盈步月。悄似憐、輕去瑤闕。人何在,憶渠癡小,點點愛輕撅。
愁絕。舊遊輕別。忍重看、鎖香金篋。淒涼清夜簟席。杳杳詩魂,真化風蝶。冷香清到骨。夢十里、梅花霽雪。歸來也,懨懨心事,自共素娥說。

作品關鍵字:-詠物-寫花-寓人


作者簡介:

尹煥

  〔約公元一二三一年前後在世〕字惟曉,山陰人。生卒年均不詳,約宋理宗紹定中前後在世。嘉定十年(公元一二一七年)進士。自幾漕除右司郎官。與吳文英唱和。當未第時,游苕溪戀一妓女。十年再往,則已為人所據,且已生子,而猶掛名籍中。於是假郡將命召之,久而始來,顏色瘁赧,相對若不勝情。煥作唐多令贈之,為時盛傳。煥的著作,有梅津集,《絕妙好詞箋》其詞多酸苦之辭。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青青的茉莉葉片如美人皺著的眉眼,潔白的茉莉花朵猶如美人的一張笑臉。我很疑惑,她是仙女本來自海中之國,竟能耐得住這杯中的炎熱。莫非她喝盡了香風和甘露玉湯,不然她的氣息怎會如此芳香。她的香味悠長能夠衝向萬里長空,卻浮在杯中宛如朵朵微小的芙蓉。她彷彿是位輕盈的仙女在月中步行,悄無聲息惹人愛憐地飄入仙宮。她怎會到這裡來?想是她嬌小不懂世風險惡,便輕易地被人摘采。真為她感到愁苦,輕易地離別了她的故土。不忍心再看她如今的出路,那麼芳香的她竟在上鎖的首飾小箱裡居住。我在竹蓆上度過淒涼的今夜,怕我那難以捉摸的魂會像她一樣化作小小風蝶。茉莉幽幽的香氣已沁入我的骨子裡,如今在我十里之長的夢境之地,她就像梅花在停息的雪中佇立。夜空一輪明月高懸,我躺在竹蓆上暗暗把茉莉花召喚。歸來吧,把你那心中無數傷心事端,同這月宮中的嫦娥談談。

註釋
[1]青顰粲素靨:形容茉莉碧綠的葉子和潔白的花朵就像女子忽笑忽愁。
[2]海國仙人偏耐熱:指茉莉乃海上來的仙子,故能忍受人間的酷熱。
[3]瑤闕:月宮。
[4]鎖香金篋:把茉莉花瓣珍藏在箱中。
[5]真化風蝶:指自己化作蝴蝶來到茉莉身邊。
[6]素娥:月亮。


鑒賞

  本篇詠茉莉花,風格纖巧幽麗,原因在於茉莉花小巧玲瓏,素潔幽雅,須用相應的風格和筆觸來描寫它。擬人手法貫通此詞全篇。上片一開始就將茉莉的綠葉比為美人微微皺著的黛眉,白花比為美人臉上的笑靨;接下來從整體上將此花比為嬌小的美人和盈盈步月的仙女。下片更以風蝶、雪梅等為陪襯,突出茉莉"冷香清到骨"的風姿神韻。另外,茉莉被人採摘,放在首飾箱子裡珍藏,這表面看來是愛花,但從花的角度來看,其實是在摧殘花。篇中結合這一點來表達作者真正的憐香惜玉之情,因而使此詞更富有人情味,更能感動人。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