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奴嬌·書東流村壁》辛棄疾


念奴嬌·書東流村壁

作者:辛棄疾

朝代:宋代



野棠花落,又匆匆過了,清明時節。剷地東風欺客夢,一枕雲屏寒怯。曲岸持觴,垂楊繫馬,此地曾經別。樓空人去,舊遊飛燕能說。
聞道綺陌東頭,行人長見,簾底纖纖月。舊恨春江流不斷,新恨雲山千疊。料得明朝,尊前重見,鏡裡花難折。也應驚問:近來多少華發?

作品關鍵字:-婉約-遊子-思念-愛情


作者簡介:

辛棄疾

  辛棄疾(1140-1207),南宋詞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別號稼軒,漢族,歷城(今山東濟南)人。出生時,中原已為金兵所佔。21歲參加抗金義軍,不久歸南宋。歷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東安撫使等職。一生力主抗金。曾上《美芹十論》與《九議》,條陳戰守之策。其詞抒寫力圖恢復國家統一的愛國熱情,傾訴壯志難酬的悲憤,對當時執政者的屈辱求和頗多譴責;也有不少吟詠祖國河山的作品。題材廣闊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詞,風格沉雄豪邁又不乏細膩柔媚之處。由於辛棄疾的抗金主張與當政的主和派政見不合,後被彈劾落職,退隱江西帶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野棠花兒飄落,匆匆又過了清明時節。東風欺凌著路上的行客,竟把我的短夢驚醒。一陣涼氣吹來,向我的孤枕襲來,我感到絲絲寒意。在那彎曲的河岸邊,我曾與佳人舉杯一起飲酒。在垂柳下,我曾在此地與佳人離別。如今人去樓空,只有往日的燕子還棲息在這裡,那時的歡樂,只有它能作見證。
聽說在繁華街道的東面,行人曾在簾下見過她的美足。舊日的情事如東流的春江,一去不回,新的遺憾又像雲山一樣一層層添來。假如有那麼一天,我們在酒宴上再相遇合,她將會像鏡裡的鮮花,令我無法去折。她會驚訝我又白了頭髮。

註釋
(1)東流:東流縣,舊地名。治所在今安徽省東至縣東流鎮。
(2)野棠:野生的棠梨。
(3)匆匆:形容時間過得飛快的樣子。唐牟融《送客之杭》:「西風吹冷透貂裘,行色匆匆不暫留。」
(4)剷(chan)地:宋時方言,相當於「無端地」、「只是」。
(5)雲屏:雲母鑲製的屏風。寒怯:形容才氣或才力不足。
(6)觴:中國古代的一種盛酒器具。
(7)系(ji)馬:指拴馬。
(8)「樓空」句:蘇軾《永遇樂》:「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
(9)綺陌:多彩的大道,宋人多用以指花街柳蒼。
(10)曾見(jian):曾經見過。
(11)纖纖月:形容美人足纖細。劉過《沁園春》(詠美人足):「知何似,似一鉤新月,淺碧籠雲。」
(12)料得:預測到;估計到。明朝(zhāo):以後,將來。
(13)尊:指酒器。重見( jian):重新相見,重新遇到。
(14)華發:花白的頭髮。《墨子·修身》:「華發隳顛,而猶弗捨者,其唯聖人乎?」

參考資料:

1、
朱德才選注.辛棄疾詞選.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 ,1988年7月

2、
張碧波選注.辛棄疾詞選讀.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1979年


賞析

  這是遊子他鄉思舊之作。先由清明後花落寫起,接著敘遊子悲愁。「曲岸」、「垂楊」兩句道離愁,「樓空」兩句寫別恨。換頭「聞道」緊承「燕子能說」,揭示「空樓」中佳人當時處境:「簾底纖纖月」,月不圓人也不團圓。「料得明朝」又翻出新意:果真能見,但她可望而不可及。吞吐頓挫,道出佳人難再得的幽怨。

  此詞上闕中:「野棠花落,又匆匆過了,清明時節,剷地樂風欺客夢,一枕雲屏寒怯。」清明時節,春冷似秋,東風驚夢,令人觸景生情,萌生悲涼之情感。「又」字點出前次來此,也是之個季節。暗合於唐人崔護春日郊遊,邂逅村女之事。「客夢」暗指舊遊之夢,「一枕寒怯」之孤單又暗襯前回在此地的歡會之歡愉。果然,下邊作者按捺不住對往事的追憶:「曲岸持觴,垂楊繫馬,此地曾輕別。樓空人去,舊遊飛燕能說。」曲岸、垂楊,宛然如舊,而人去樓空了;只有似曾相識之飛燕,在呢喃地向人訴說,為人惋惜而已。末句化用東坡《永遇樂》「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詞意,卻能翻出新意,頗有信手拈來之感。這五句,作者回憶往日惜別感傷此時不得復見筆落之處愁思可見,這隱隱含悲之語在其詞作中少有。

  此詞下闕則歇拍處意脈不斷,承接上片回憶之感傷一氣流注而入下片:「聞道綺陌東頭,行人長見,簾底纖纖月。」「綺陌」,猶言煙花巷。纖纖月出於簾底,指美人足,典出窅娘。極艷處,落筆卻清雅脫俗,此亦稼軒之出眾之處。至此可知此女是風塵女子。這裡說不僅「飛燕」知之;向行人打聽,也知確有此美人,但已不知去向了。惆悵更增,所以作者傷心地說:「舊恨春江流不斷,新恨雲山千疊。」上年惜別的舊恨,已如流水之難盡;此時重訪不見的新恨更如亂山雲疊,令人如何忍受。皖南江邊山多,將眼前景色信手拈來,作為妙喻。用意一唱三歎,造語一波三折,稼軒為詞,達情至切他人有感而覺無可言者,他都能盡情抒發。如鏡裡花難折,似有未了之意但不知從何說起。稼軒則又推進一層,造成了余意不盡的結尾:「也應驚問:近來多少華發?」意思是:那時,想來她也該會吃驚地、關切地問我「你怎麼添了這多的白髮啊!」只能如此罷了!

  全詞以想像中的普通應酬話,寫出雙方的深摯之情與身世之感歎。這白頭,既意味著「為伊消得人憔悴」的深情,又飽含著「老卻英雄似等閒」的悲憤,真可謂百感交集。寫到此,戀舊之情、身世之感已渾然不可分,大有「倩向人喚取,紅巾翠袖,英雄淚」(《水龍吟》)的意味,實為借戀杯之酒,澆胸中感時傷事之塊壘。因為有此一結,再返觀全詞,只覺得無處不悲涼。這結尾,也照應了開頭的歲月如流,於是歸結到蕭蕭華發上,就此頓住。

  辛詞鬱積如山,欲說還休。清真所為是筆觸纖細、筆筆勾勒的工筆仕女圖;稼軒作成的卻是灑脫爽健、一揮而就的潑墨寫意畫。這藝術風格上的差異,是詞人個性與氣質的差異而造成的。同時也能看出稼軒詞作風格之獨特,確實與眾不同。

參考資料:

1、
張碧波選注.辛棄疾詞選讀.哈爾濱:黑龍江人民出版社 ,1979年

2、
《唐宋詞鑒賞辭典》(南宋·遼·金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年版,第1493-1494頁

3、
王延梯著 .辛棄疾評傳.西安 :陝西人民出版社 ,1981年

4、
劉耕路主編.中國古典文學講座.北京: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02年

創作背景

  此詞是公元1178年(淳熙五年)江西帥召為大理少卿時作。辛棄疾年青時路過池州東流縣,結識一位女子,此次經過此地,重訪不遇,感發而作此詞。

參考資料:

1、
《唐宋詞鑒賞辭典》(南宋·遼·金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8年版,第1493-1494頁

2、
錢東甫著.辛棄疾傳.北京:作家出版社,1955年

3、
張艷玲,張書珩主編.影響中華文明的100位名人.呼和浩特:遠方出版社 ,2005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