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影》蘇軾


花影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重重疊疊上瑤台,幾度呼童掃不開。
剛被太陽收拾去,卻教明月送將來。(卻教 一作:又教)

作品關鍵字:-詠物-抒懷-失意-無奈


作者簡介:

蘇軾

  蘇軾(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美食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漢族,四川人,葬於穎昌(今河南省平頂山市郟縣)。一生仕途坎坷,學識淵博,天資極高,詩文書畫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與歐陽修並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藝術表現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世有巨大影響,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能自創新意,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畫學文同,論畫主張神似,提倡「士人畫」。著有《蘇東坡全集》和《東坡樂府》等。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亭台上的花影一層又一層,幾次叫童兒去打掃,可是花影怎麼掃走呢?傍晚太陽下山時,花影剛剛隱退,可是月亮又升起來了,花影又重重疊疊出現了。

註釋
1.重重迭迭:形容地上的花影一層又一層,很濃厚。
2.瑤台:華貴的亭台。
3.幾度:幾次。
4.童:男僕。這兩句說,亭台上的花影太厚了,幾次叫僕人掃都掃不掉。
5.收拾去:指日落時花影消失,好像被太陽收拾走了。
6.教:讓。
7.送將來:指花影重新在月光下出現,好像是月亮送來的。將,語氣助詞,用於動詞之後。這兩句說,太陽落了,花影剛剛消失,明月升起,它又隨著月光出現了。


賞析二

  這是一首詠物,詩人借吟詠花影,抒發了自己想要有所作為,卻又無可奈何的心情。

  這首詩自始至終著眼於一個「變」字,寫影的變化中表現出光的變化,寫光的變化中表現出影的變化。第一句中「上瑤台」,這是寫影的動,隱含著光的動。為什麼用「上」,不用「下」,因為紅日逐漸西沉了。第二句「掃不開」寫影的不動,間接地表現了光的不動。光不動影亦不動,所以憑你橫掃豎掃總是「掃不開」的。三四兩句,一「收」一「送」是寫光的變化,由此引出一「去」一「來」影的變化。花影本是靜態的,詩人抓住了光與影的相互關係,著力表現了花影動與靜,去與來的變化,從而使詩作具有了起伏跌宕的動態美。

  寫光的變化,寫花影的變化,歸根到底是為了傳達詩人內心的感情變化。「上瑤台」寫花影移動,已含有鄙視花影之意;「掃不開」寫花影難除,更明現憎惡花影之情;「收拾去」寫花影消失,大有慶幸之感;「送將來」寫花影再現,又發無奈之歎。詩人巧妙地將自己內心的感情變化寓於花影的倏忽變化之中,使詩作具有言近旨遠,意在言外的含蓄美。

  有人評論說:「上瑤台」比喻小人在高位當權;「掃不開」比喻正直之臣屢次上書揭露也無濟於事;三四兩句以太陽剛落,花影消失,明月東昇,花影重映,比喻小人暫時銷聲匿跡,但最終仍然出現在政治舞台上。從詩人一生仕途坎坷,政治失意的情況來分析,產生鄙視群小,痛恨官場腐敗的感情也許是可能的。但詩歌作為文藝作品,它顯然不能是生活的實錄,它比生活本身應該更概括,更集中,更有典型性,因此,一定要坐實哪一句即喻什麼人或什麼事,難免會有牽強附會之嫌了。

賞析一

  這首饒有趣味的小,作者也有爭議。起因是這樣的:有人查遍了《東坡七集》並未發現此作,而在謝枋得的《疊山集》中卻發現了此詩,於是便欲「正名」為謝枋得所作,我覺得這有些過於唐突。 無論是《東坡七集》或者《疊山集》都經過後人輾轉抄錄編纂,遺漏詩作和竄入他人詩作的情況並不罕見,謝枋得是個十分崇敬蘇軾的人,他的外號「疊山」,就是從蘇軾的一首七律詩中的首句「溪上青山三百疊」而來,相傳《千家詩》曾經過謝枋得的編訂,喜歡蘇軾詩作的他,極有可能特地將這首詩推薦在《千家詩》的選本中。 還有一個感覺就是,這首詩太像蘇軾的風格了,我們可以揀出蘇軾另一首家喻戶曉的詩來比較一下:「若言琴上有琴聲,放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於君指上聽?」和這首詩中呼童掃花影的「天真」舉動如出一轍,同樣也是在貌似無理、貌似調侃的語氣中隱喻了發人深思的道理。 蘇軾的詩有詼諧、靈動的特點,有時充滿童趣,語言也頗有幾分「打油詩」的特色。他曾說:「吾雖不善書,曉書莫如我。苟能通其意,常謂不學可。」對自己剛出生的兒子說:「人皆養子望聰明,我被聰明誤一生。惟願孩兒愚且魯,無災無難到公卿。」 蘇軾這個人才華橫溢,他的詩風格往往出奇出新,並非用「豪放」兩字就能一概而論。他自己曾說過這樣兩句話:「出新意於法度之中,寄妙理於豪放之外。」(《書吳道子畫後》)雖然這兩句原本不是說他自己,但這裡「請君入甕」,將此語拿來形容東坡先生的詩,也十分恰當。 單說這首詩:有人說詩中的「花影」,是形容朝廷中當政的小人,難以驅去,趕不盡,除不絕。這樣解詩不免呆板無味。如果真是形容小人,那蘇軾的水平也太差勁了,「明月花影」,這是何等雅致的景物,用來形容小人,一點攻擊力也沒有。大家見罵人時,誰把對方罵成「花影」?像劉禹錫《聚蚊謠》,把小人形容為蚊子,羅隱把尸位素餐的昏官形容為木偶,這才叫諷刺。 那麼此詩中的喻義又是什麼呢?我覺得,此詩喻義深遠,其中有著一種非常複雜的感情。常言道:「如影隨形。」有形就有影,有因就有果,世間的種種瑣事,正像花影一樣縈繞在花前,揮不盡,拋不去,只要有日月輪迴,只要還停留在這世上,你就躲不開、趕不走這永遠跟著你的影子,不管你喜不喜歡它。 東坡喜歡禪,我覺得這首詩中頗有禪意。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