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衷情·青衫初入九重城》陸游


訴衷情·青衫初入九重城

作者:陸游

朝代:宋代



青衫初入九重城,結友盡豪英。蠟封夜半傳檄,馳騎諭幽並。
時易失,志難城,鬢絲生。平章風月,彈壓江山,別是功名。

作品關鍵字:-憶舊-抒憤


作者簡介:

陸游

  陸游(1125—1210),字務觀,號放翁。漢族,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南宋著名詩人。少時受家庭愛國思想熏陶,高宗時應禮部試,為秦檜所黜。孝宗時賜進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軍旅生活,官至寶章閣待制。晚年退居家鄉。創作詩歌今存九千多首,內容極為豐富。著有《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老學庵筆記》等。


賞析

  陸游有《訴衷情》詞二首,其中一首的首句是「當年萬里覓封候」,另外一首即此詞。公元1190年(宋光宗紹熙元年),陸游六十六歲,閒居山陰(浙江紹興),曾作《予十年間兩坐斥,罪雖擢發莫數,而詩為首,謂之『嘲詠風月』。既還山,遂以『風月』名小軒,且作絕句》,這首詞中有「平章風月,別是功名」之句,可能是同一時期的作品可以此為參照。

  詞的上片是憶舊。起首兩句寫早年的政治生活。

  公元1160年(高宗紹興三十年),陸游由福州決曹掾被薦到臨安,以右從事郎為樞密院敕令所刪定官,由九品升為八品,這是他入朝為官的開始。唐宋時九品官服色青,陸游以九品官入京改職,言「青衫」十分貼切。紹興三十二年九月,任樞密院編修兼編類聖政所檢討官。這兩任都是史官職事。這期間交識的同輩人士,有周必大、范成大、鄭樵、李浩、王十朋、杜起莘、林栗、曾逢、王質等,都是一時俊彥。所以才說「結友盡豪英」。下兩句詞反映出當時的政治形勢是很鼓舞人的。「蠟封侯夜半傳檄,馳騎諭幽並。」寫任聖政所檢討官時的活動。這時宋孝宗剛即位,欲有所作為,遂恢復。起用主戰派的著名人物張浚,籌劃進取方略。

  陸游曾奉中書省、樞密院(當時稱為「二府」)之命作《與夏國主書》,提出申固歡好,永為善鄰,以便全力抗金。又作《蠟彈省札》,以喻中原人士:「有據北州郡歸命者,即以其所得州郡,裂士封建。」實際上是作敵後的分化瓦解工作。「蠟封」是用蠟封固,便於保密的文書。「幽並」,指幽州和并州,主要是河北北部及山西北部地方,在這裡統指北方入於金國的地區。「夜半傳檄」和「馳諭幽並」表明主戰派在朝廷佔上風,圖謀收復舊山河的種種指施得以進行,陸游不分晝夜地投入抗金工作,透露出他的無比振奮的心情。

  詞的下片是抒憤。換頭三句既是詞意的轉折,也反映了他的政治經歷的轉折。接連三個三字句如走丸而下,表現出他激動的心情。「時易失」,先就大局而言,就是說,好景不長,本來滿有希望收復中原的大好機會竟被輕易地斷送了!宋孝宗操之過急,張浚志大才疏,北進結果遭到符離之敗,反而又結成了屈服於金人的隆興和議。這些史實概括在這一短語之中,表現出了陸游的痛惜之感。「志難成,鬢絲生」就個人方面說,正因為整個政治形勢起了變化,自己的壯志未酬,而白髮早生,以致成終身大恨。六字之中,感慨百端。歇拍三句寫晚年家居的閒散生活和憤懣情緒。「平章風月,彈壓江山」相對上片結交豪英,夜半草檄而言。那時候終日所對的是英雄豪傑,所作的是羽書檄文;此時終日所對的則是江山風月,所作的則是品評風月的文字,成了管領山川的閒人。天壤之別的場景,怎能不令詞人痛心疾首,透出無奈之態。

  蘇軾曾說過:「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閒者便是主人」。(《東坡志林·臨皋閒題》)風月的品評,山川的管領,原是「閒者」的事,與「功名」二字沾不上邊,而結句卻說「別是功名」,這是幽默語,是自我解嘲;也是激憤語,是對那些加給他「嘲詠風月」的罪名的人們,予以有力的反擊,套用孟子的一句話就是:「予豈好嘲詠風月哉;予不得已也!」

  全篇率意而寫,不假雕琢,語明而情真,通過上下片的強烈對比,反映出陸游晚年的不平靜心情。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