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鷓鴣天·卻月凌風度雪清》孔矩


鷓鴣天·卻月凌風度雪清

作者:孔矩

朝代:宋代



卻月凌風度雪清。何郎高詠照花明。一枝弄碧傳幽信,半額塗黃拾晚榮。
春思淡,暗香輕。江南雨冷若為情。猶勝遠隔瀟湘水,忽到窗前夢不成。

作品關鍵字:-梅花-寫人-思念


賞析

  首句「卻月凌風度雪清」是對梅花所處環境的描述。「卻月(指彎月)凌風」本出自南朝人何遜的《詠早梅詩》:「枝橫卻月觀,花繞凌風台。」這一句總的意思是說:在積雪橫陳、明月高掛的清宵,梅花在料峭的寒風中含情獨放。從詞人所展現的清幽的意境中,可以看出他是十分擅長通過意象的組合造成預定的效果的。這裡的「明月、積雪」諸意象不但確實產生了一種幽雅的情趣,而且為後面女主人公的出現替讀者作了某種環境與情緒上的啟示。「何郎高詠照花明」是對「卻月」句的補充與呼應。何郎,即何遜;高詠,即前面所指的《詠早梅詩》。詞人說,在這種蕩人魂魄的環境中,很容易使人想起何遜的詠梅佳作。正由於詞人生花妙筆的渲染,才使本來就熠熠生輝的梅花更顯得明艷動人。「一枝弄碧傳幽信」,是對梅花的具體描寫,但詞人的著眼點卻不在梅花的形體,而在於她所蘊含的春的信息,即「傳幽信」。詞人說由梅枝呈綠彷彿看到了春的韻律的萌動。正因為如此,才引出了後面的一句「半額塗黃拾晚榮」。額黃,指婦女額上的塗飾,梁簡文帝《戲贈麗人詩》云:「同安鬟裡撥,異作額間黃。」晚榮,則指在深宵開放的梅花。這一句的意思是:一位半塗額黃的年輕少婦,深宵步月,來到梅樹下採摘花朵。這一句與上句不但在意境上有著十分有機的聯繫,而且在形式上也互為對仗,典雅精工,如「弄」與「塗」相對,「傳」與「拾」相對,確實起到了畫龍點晴的傳神作用,顯示了詞人深厚的藝術功力。以上是上片,詞人在寫梅的同時,引出該詞的主人公,從而為下片的抒情作了過度。

  下片的一開始便轉入對女主人公心理的刻畫:「春思淡,暗香輕,江南雨冷若為情。」詞人說,暗香撩人,春思淡淡,女主人公自然憶起了遠在江南的意中人,甚至想見了他在淒風冷雨中愁苦的容顏,因此,不禁黯然傷情。這三句由於句式參差(前兩句每句三字,後一句七字),這樣便自然在音調上形成了一唱三歎的效果,這在一定的程度上增強了詞中的衷傷情緒。下句「猶勝遠隔瀟湘水」,寫女主人公由自己和意中人的不幸的遭遇,想起了湘君與湘夫人纏綿悱惻的愛情悲劇,「瀟湘水」正是這方面的暗示。無疑,這種聯想不但不能給女主人公寂寞憂愁的心靈帶來任何慰藉,反而增添了幾分悲劇感,使她感到了現實的殘酷,以致產生了這樣的感覺:「忽到窗前夢不成。」詞人說,當女主人公再一次瞥見窗前幽獨自放的梅花時,便從幽夢中驚醒,感歎起自己淒涼的身世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