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魚兒·東皋寓居》晁補之


摸魚兒·東皋寓居

作者:晁補之

朝代:宋代



買陂塘、旋栽楊柳,依稀淮岸江浦。東皋嘉雨新痕漲,沙觜鷺來鷗聚。堪愛處最好是、一川夜月光流渚。無人獨舞。任翠幄張天,柔茵藉地,酒盡未能去。
青綾被,莫憶金閨故步。儒冠曾把身誤。弓刀千騎成何事,荒了邵平瓜圃。君試覷。滿青鏡、星星鬢影今如許。功名浪語。便似得班超,封侯萬里,歸計恐遲暮。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寫景-田園-抒懷


作者簡介:

晁補之

  晁補之(1053—1110年),北宋時期著名文學家。字無咎,號歸來子,漢族,濟州巨野(今屬山東巨野縣)人,為「蘇門四學士」(另有北宋詩人黃庭堅、秦觀、張耒)之一。


註釋

1東皋寓居:詞題。東皋指晁補之晚年居住的金鄉(今屬山東)歸來園。
2陂(bēi)塘:池塘。旋:很快,不久。
3依稀:好像是。
4嘉雨:一場好雨。
5沙觜(zuǐ):從水中突出和陸地相連的沙灘。
6渚(zhǔ):水中的小洲(島)。
7翠幄(wo):綠色的帳子。這裡指楊柳。
8柔茵:柔軟的褥子。這裡指草地。藉:鋪墊。
9青綾被:漢朝時,尚書郎值夜班,官家給青縑白綾被褥使用。
十金閨:漢朝宮門的名稱,又叫金馬門,是學士們著作和草擬文稿的地方。此指朝廷。晁補之曾做過校書郎、著作佐郎這樣的官。
⑾「儒冠曾把身誤」:說讀書、做官耽誤了自己。杜甫《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有「紈褲不餓死,儒冠多誤身」的句子,這裡是借用。
⑿弓刀千騎( ji):說達官貴人出行時護衛侍從很多。邵平瓜圃:邵平是秦朝的官員。秦朝滅亡後,他就做老百姓,在城外種瓜。
⒀覷(qu):細看。
⒁「滿青鏡、星星鬢影今如許」:說從鏡子裡看到,自己的鬢髮已經白了不少。青鏡:古代鏡子多用青銅製成,故稱青鏡。星星:指頭髮花白的樣子。如許:這麼多。
⒂浪語:空話,廢話。
⒃「便似得班超,封侯萬里,歸計恐遲暮」:說像班超那樣,雖然做了高官,回歸故鄉時已經年歲老大,有些晚了。漢朝班超少年有大志,後來在西域立了大功,封了侯,在外30多年,回到京城洛陽時已經70多歲,不久便死了。遲暮,晚年,此指歸來已晚。


賞析

  上片寫景,描繪出一幅沖淡平和 ,閒適寧靜的風景畫:陂塘楊柳,野趣天成,彷彿淮水兩岸,湘江之濱的青山綠水。東皋新雨,草木蔥蘢,山間溪水的漲痕清晰可辨,沙州上聚集著白鷺、鷗鳥,一片靜穆明淨的景色 。 開頭,「買陂塘、旋栽楊柳,依稀淮岸江浦。」買到池塘,在岸邊栽上楊柳,看上去好似淮岸江邊,風光極為秀美。「沙觜」,沙嘴,即突出在水中的沙洲。「翠幄」,綠色的帳幕,指池岸邊的垂柳。「柔茵」,軟草。「東皋」句以下九句是說,剛下過雨,鷺、鷗在池塘中間的沙洲上聚集,很是好看;池岸邊的垂柳,遮住了天空;池塘四周,綠草如茵。作者一個人,坐在池塘邊上,自斟自飲。描寫了田園優美恬靜、爽朗明快的風光。字裡行間,透露出作者對此美景由衷的喜愛,從而,襯托出他潔身自好的情懷。「東皋嘉雨新痕漲」、「一川夜月光流渚」,均系作者從心底深處有感而發的佳句。 然而其中最令人神往的 ,莫過於滿山明月映照著溪流 ,將那一川溪水與點點沙洲裹上了一層銀裝 。以「 一川」形容夜月,可見月色朗潔,清輝遍照。「光流渚」三字則將寧謐的月色寫得流動活躍,水與月渾然一體,那滔滔汩汩流動著的,難以辯識那是溪水還是月光。完全是一幅動靜諧和的山中月夜圖。面對著此景,詞人翩然起舞,頭上是濃綠的樹幕,腳底有如茵的柔草,偌大的世界好像只剩下他一個人,他盡情地領略這池塘月色 ,酒盡了還不忍離開。詞之上片,寓情於景 。表現了歸隱的樂趣。繪色繪影的描寫中,可見到作者「傳畫外意,貴有畫中態 。」的高超藝術表現力 。詞中用了由大及細 ,由抽像到具體的寫法,先說園內景色如淮岸湘浦,是大處落墨,總述全貌 。接著寫雨至水漲,鷗鷺悠閒,是水邊常見景物,但已見其明麗清幽。最後以「堪愛處」、「最好是」引出野居幽棲的最佳景象。

  下片抒情。「青綾被,莫憶金閨故步。儒冠曾把身誤。」青綾被,漢代制度規定,尚書郎值夜班,官供新青縑白綾被或錦被。這裡用來代表做官時的物質享受。金閨,金馬門的別稱。江淹《別賦》:「金閨之諸彥。」李善註:「金閨,金馬門也。」這裡泛指朝廷。儒冠,指讀書人。杜甫《奉贈韋左丈二十二韻》:「紈褲不餓死,儒冠多誤身。」這三句是說不要留戀過去的仕宦生涯,讀書做官是耽誤了自己。「弓刀千騎成何事,荒了邵平瓜圃。」弓刀千騎,指地方官手下佩帶武器的衛隊。邵平:秦時人,曾被封為東陵侯。秦亡,在長安城東種瓜,瓜有五色,味很甜美。世稱東陵瓜。這三句是說自己曾做過地方官,但仍一事無成,反而因做官而使田園荒蕪。「君試覷,滿青鏡、星星鬢影今如許。」覷,細觀。青鏡,青銅鏡。細看鏡中鬢髮,已經是兩鬢花白了。

  「功名浪語。便似得班超,封侯萬里,歸計恐遲暮。」這幾句是說,所謂「功名」,不過是一句空話。連班超那樣立功於萬里之外,被封為定遠侯,但回來不久便死去了。班超,東漢名將,在西域三十餘年,七十餘歲才回到京都洛陽,不久即去世。作者通過此句來表現厭棄官場、激流勇退的情懷。

創作背景

  此詞為作者的代表作,作於晁氏貶謫回鄉後居於東山「歸去來園」時。詞中不僅描寫了園中勝景,而且抒發全詞借議論抒懷,情真意摯、氣勢豪邁、連用典故而能流轉自如、一氣貫注。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