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柯子·池水凝新碧》吳潛


南柯子·池水凝新碧

作者:吳潛

朝代:宋代



池水凝新碧,闌花駐老紅。有人獨立畫橋東。手把一枝楊柳、系春風。
鵲絆游絲墜,蜂拈落蕊空。鞦韆庭院小簾櫳。多少閒情閒緒、雨聲中。

作品關鍵字:-女子-惜春


作者簡介:

吳潛

  吳潛(1195—1262) 字毅夫,號履齋,宣州寧國(今屬安徽)人。寧宗嘉定十年(1217)舉進士第一,授承事郎,遷江東安撫留守。理宗淳祐十一年(1251)為參知政事,拜右丞相兼樞密使,封崇國公。次年罷相,開慶元年(1259)元兵南侵攻鄂州,被任為左丞相,封慶國公,後改許國公。被賈似道等人排擠,罷相,謫建昌軍,徙潮州、循州。與姜夔、吳文英等交往,但詞風卻更近於辛棄疾。其詞多抒發濟時憂國的抱負與報國無門的悲憤。格調沉鬱,感慨特深。著有《履齋遺集》,詞集有《履齋詩餘》。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因春天的到來池水更加碧青,花欄中即將敗落的花朵依然掛著殘紅。她獨自站在畫橋東,手握一枝楊柳幻想拴住春風。
飄拂的游絲被喜鵲絆落空中,蜜蜂採摘過的花朵如今都已落盡。小窗外、庭院中,她在雨中蕩起鞦韆抒發閒情。

註釋
[1]池水凝新碧:因春天的到來,池塘的水漸顯碧綠。
[2]老紅:即將凋謝的花朵之暗紅色。
[3]簾櫳:指窗簾。
[4]閒情閒緒:無聊孤寂的情緒。


鑒賞

  這首閨情詞寫閨中女子惜春之情。詞人通過春光中的各種景物描寫,表達了一位妙齡女子惜春之情。這是一個常見主題。在美人惜春的背後,誰又能說這不是表達對光陰、青春的眷戀呢?「池水凝新碧,欄花駐老紅」二句,寫的是暮春的景色。新雨之後,池水凝碧,花欄內,殘紅萎頓在枝頭。春天已失去了往日的活力。這二句不僅寫出闌珊的春意,也傳出了人情的不堪和沉抑。下面帶出了惜春人,「有人獨立畫橋東,手把一枝楊柳系春風。」場景從庭院轉移到「畫橋東」,似乎這女子也禁受不住那小天地的沉悶,走到這「大天地」裡來捕捉春光。用楊柳來「系春風」很有情趣。楊柳與春天關係最為密切。在春風中,是它第一個睜開嬌眼;在春天離開時,它又以綿綿的飛絮相送。選擇楊柳來留春,可以想見這女子有多少柔情。「手把一枝楊柳系春風」,這行動是天真可愛的,然而又是十分美麗的,春風中「十五女兒腰」的柔柳和「獨立畫橋東」的女子相互映襯,令人陶醉。起二句透出的沉沉春恨,現在已化解了許多。

  現在我們所玩味的春愁已注入了不少甜蜜的味道。女主人公的惜春表現在癡情的留春舉動上。但春天畢竟是要情然離去的。「鵲絆游絲墜,蜂拈落蕊空。」鵲絆游絲是無意的,蜂拈落蕊是有意的。春天不管人和物的有情與無意,它走了,留下一片空無走了。「鞦韆庭院小簾櫳,多少閒愁閒緒雨聲中。」又一次轉換回到庭院,天氣也由晴和轉入風雨。這是一種心情的轉換。在從庭院回到小窗之下,女子又要品嚐充滿愁緒的風雨之聲了。雨中鞦韆富於含蘊,那「鞦韆」裡包含著春光下的幾多紅情綠意!「鞦韆」正給讀者的聯想指示了一個方向,到底還有哪些「閒情閒緒」,讀者自可再發揮。「多少閒情閒緒雨聲中」,那淅淅瀝瀝、不絕如縷的雨聲正表達了她飄忽不定,玩味不盡的春愁。詞以聽雨結束,饒有餘味。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