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分飛·淚濕闌干花著露》毛滂


惜分飛·淚濕闌干花著露

作者:毛滂

朝代:宋代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短雨殘雲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宋詞精選-婉約-離別-羈旅-思念


作者簡介:

毛滂

  毛滂,字澤民,衢州江山人,約生於嘉佑六年(1061),卒於宣和末年。有《東堂集》十卷和《東堂詞》一卷傳世。


譯文及註釋

譯文
你臉上淚水縱橫,像一枝鮮花沾帶著露珠,憂愁在你眉間緊緊纏結,又像是碧山重疊攢聚。這別恨不僅屬於你,我們兩人平均分取。你我久久地、久久地互相凝望。再說不出一句話語。
雨收雲散,一切歡樂都成為過去,令人無情無緒。從此朝朝暮暮,我將空守孤寂。今夜,當我投宿在荒山野店,我深情的靈魂會跟隨潮汐回到你那裡。

註釋
惜分飛:詞牌名,又名《惜芳菲》、《惜雙雙》等。毛滂創調,詞詠唱別情。全詞共50字,雙調,上、下闕各四句,句句用仄韻。
2富陽:宋代縣名,治所在今浙江省富陽縣。瓊芳:當時杭州供奉官府的一名歌妓。作者任杭州法曹參軍時,和她很要好。
3闌(lan)干:眼淚縱橫的樣子。
4眉峰碧聚:古人以青黛畫眉,雙眉緊鎖,猶如碧聚。
5取:助詞,即「著」。
6覷(qu):細看。
7斷雨殘云:雨消雲散。喻失去男女歡情。
8山深處:指富陽僧捨所在地。
9斷魂:指極度的哀思。分付:付予、付給。潮:指錢塘江潮。

參考資料:

1、
李炳勳 .宋詞三百首 :中州古籍出版社 ,2001 :127-128 .

2、
蔡義江 .宋詞三百首全解 :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7 :106 .

3、
沙靈娜 .宋詞三百首全譯 :貴州人民出版社 ,1990 :198-199 .


鑒賞

  一日,蘇軾於席間,聽歌妓唱此詞,大為讚賞,當得知乃幕僚毛滂所作時,即說:「郡寮有詞人不及知,某之罪也。」於是派人追回,與其留連數日。毛滂因此而得名,此為人津津樂道的故事,並非是事實。蘇軾知杭州時,是元祐四年(1089)至元祐六年,而毛滂於元祐三年已出任饒州司法參軍,直至元祐七年還在饒州任上。此時不可能為東坡的杭州僚佐。另,根據史料,毛滂早在東坡知杭州前就受知於蘇軾弟兄。蘇軾於元祐三年曾為毛滂寫過「薦狀」,稱其「文詞雅健,有超世之韻」。「保舉堪充文章典麗可備著述科」。但此故事正說明此詞傳誦人口之廣。

  全詞寫與瓊芳恨別相思之情。上片,追憶兩人恨別之狀。「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是回憶相別時,心上人的哀愁容顏。「淚濕闌干花著露」,用白居易《長恨歌》「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露」意,寫女子離別時淚流潸潸,如春花掛露。「闌干」眼淚縱橫散亂貌。「愁到眉峰碧聚」化用張泌《思越人詞》:「黛眉愁聚春碧」句,寫憂愁得雙眉緊蹙的神態。這兩句化用前人詩句描寫女子的愁與淚,顯得優美而情致纏綿悱惻。「此恨平分取」一句,將女子的愁與恨,輕輕一筆轉到自己身上,從而表現了兩人愛之深,離之悲。「更無言語空相覷」一句,回憶兩人傷別時情態,離別在即,兩人含淚相視,此時縱有千言萬語,又從何處說起?「更無言語」比「執手相看淚眼,更無語凝噎」(柳永《雨霖鈴》)更進一步表達痛切之情,因其嗚咽聲音都無,真是「此時無聲勝有聲」了。一個「空」字,下得好,它帶出了多少悲傷、憂恨!無怪後人讚道:「一筆描來,不可思議。」(沈際飛《草堂詩餘正集》)

  下片寫別後的羈愁。「斷雨殘雲無意緒」二句,言詞人與心上人別後的淒涼寂寞。「雲雨」出自宋玉《高唐賦序》,後指男女歡愛。「斷雨殘雲」喻男女分離,人兒兩地,相愛不能相聚,怎不令羈旅者呼出「無意緒」呢?那別離的「朝朝暮暮」只有「寂寞」伴隨,那思念之情就更加強烈。故結句道:「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言羈者在富陽山深處的僧捨中,而所戀之人遠在錢塘,他們相隔千百里,只有江水相連,在輾轉反側中,聽江濤拍岸,突發奇想:人不能相聚,那麼將魂兒交付浪潮,隨流水回到心上人那裡。結語的寄魂江濤,是個奇異的想像,如此將刻骨銘心的相思,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

  此詞感情自然真切,音韻淒惋,直抒胸臆,與形象比喻奇異想像相結合,達到了「語盡而意不盡,意盡而情不盡,何酷似秦少游也」(周輝《清波雜誌》)的藝術效果。  

創作背景

  據《西湖遊覽志》載:元祐中,蘇軾知守錢塘時,毛滂為法曹椽,與歌妓瓊芳相愛。三年秩滿辭官,於富陽途中的僧捨作《惜分飛》詞,贈瓊芳。

參考資料:

1、
蔡義江 .宋詞三百首全解 :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7 :106 .

2、
唐圭璋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1072-1074 .

賞析

  這首詞是毛滂青春戀情的真實記錄。情人決別,後會無期,送別一程接一程,從杭州直送到百里之遙的富陽。然而這黯然銷魂的別離還足不可避免地到來了。令作者心碎的帷幕就從此拉開:「汨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掛滿淚珠的臉頰猶如帶露的花朵,顰蹙的黛眉像遠山一抹。一幅嬌憐痛惜的模樣,經過妙筆的摹寫,就這樣呈現出來了。它同周圍的景色化成一片,構成一種淒麗哀惋的色調。白居易的「梨花—枝春帶雨」(《長恨歌》),張泌的「黛眉愁聚春碧」(《思越人》),為此二句所本。然卻用得脫化無痕,形神兼勝,真是色繪高手。這兩句塑造了一位含愁帶淚的佳人形象。隋唐國力強盛,崇尚雍容富態、健康自然的女性美。宋朝國力漸衰,在審美觀念上也一反唐代的標隹,以文弱清秀為美,多愁多病的弱女子形象佔據了文學作品的主導位置。到明清時期,「愁病美人」仍然很受歡迎,《紅樓夢》中的林黛玉就是代表。

  「此恨」句,說明離愁對於雙方是同樣的沉重,要知道兩人的地位是不同的。一個是宦游四海的貴胄公子,一個則是淪落風塵的煙花女郎。但是地位的懸殊並沒有阻止他們傾心相愛。他們熱戀著,共同承受著離恨的折磨。當然,他們也知道這種戀情是難以維持的。今番解手,就要相見無期了。所以這次分離,多半成了長別。「更無言語空相覷」一句,純乎寫情,有直指奔心的力量。語已盡,淚已枯,無聲的飲泣往往比呼天搶地的號啕更加沉痛,「空相覷」三字反映出一種木然相對的絕望的悲哀。浯樸而情摯,傳神之極筆也。

  下片「斷雨」二句,寫景色之荒殘;零零落落的雨點,澌滅著的殘雲,與離人的心境正相印合。這是一層意思。另外,還有一層雙關之意。宋玉《高唐賦》有「旦為朝雲,暮為行雨,朝朝暮暮,陽台之下」之語,即後人所謂神女生涯也。毛滂兼取此意來形容他與瓊芳的戀情。而這種殘雲斷雨的淒涼景象,也正象徵著這段露水姻緣已經行將結束了。從此以後,只剩下岑寂的相思來折磨著這一對再見無期的離人了。結拍兩句,設想別後的思念,付斷魂於潮水。情景交融,綿綿無盡,可說是極悱惻纏綿之能事了。

  總的來說,上片寫兩人依依惜別的深情,作者用畫龍點晴之筆,特寫淚眼愁眉,營造出一種淒麗哀婉的氛圍。接著以「平分取」、「無言」、「空相覷』』寫離愁的難言,從外表的神態寫到內在的心態,簡中有繁。下片寫詞人深山羈旅的淒苦與思念。先寫別後的惆帳,再設想別後的心願,願付斷魂於潮水,由此再現二人的情義纏綿。

  從藝術風格來講,這首詞與一般鏤刻藻繪的別情之作不同,它是以淺近之語傳銥至之情而獨擅勝場的。愁眉淚頰,斷雨殘雲,本是尋常物態,可是一經作者感情之醞釀融注,便含情吐媚,搖蕩人心。

參考資料:

1、
蔡義江 .宋詞三百首全解 :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 ,2007 :106 .

2、
唐圭璋 等 .唐宋詞鑒賞辭典(唐五代北宋卷) :上海辭書出版社 ,1988 :1072-1074 .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