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瓶兒·去年相逢深院宇》李元膺


茶瓶兒·去年相逢深院宇

作者:李元膺

朝代:宋代



去年相逢深院宇,海棠下、曾歌《金縷》。歌罷花如雨。 翠羅衫上,點點紅無數。
今歲重尋攜手處,空物是人非春暮。回首青門路。亂紅飛絮,相逐東風去。

作品關鍵字:-宋詞精選-寫景-悼亡-女子


作者簡介:

李元膺

  東平(今屬山東)人,南京教官。生平未詳。紹聖間,李孝美作《墨譜法式》,元膺為序。又蔡京翰苑,因賜宴西池,失足落水,幾至沉溺,元膺聞之笑曰:「蔡元長都濕了肚裡文章。」京聞之怒,卒不得召用。據此,元膺當為哲宗、徽宗時人。《樂府雅詞》有李元膺詞八首。


賞析

  這首詞講了一個類似於「人面桃花」的故事。雖為悼亡詞,但含蓄不露,不加點破,更見風致。

  詞的上片寫去年此時,深幽清寂的庭院中,詞人遇到了一位女子。正值春深似海,海棠花開,姿影綽約。那位女子花下,淺吟低唱,其風韻體態,與海棠花融為一體,艷麗非凡。《金縷衣》,當時流行的一支曲子。

  上片意境靜中見動,寥寥數語,勾勒出一個嫻靜嫵媚而善歌的女性形象。

  下片寫此日此時重尋去年蹤跡,同是那庭院深處,海棠花下,飛花片片,然而那位脈脈含情,風姿飄逸的佳人卻已「人面不知何處去」了。「攜手處」即是去年相會的地方,而此時物是人非,美妙的春光只能使詞人感到無限悵惘。

  接下來,詞人將筆輕輕宕開,去寫眼前景物。回看通向都城的大道,紅英亂落,飛絮滿天,像是要追逐著駘蕩的東風遠去。這些景物,都大可尋味。落紅之飄零,楊花之飛舞,歷來都是人歌詠的對象。而且,那「亂紅飛絮」,也令人聯想一去不返的青春歲月,連同那夢一般溫馨的回憶,都隨著春光遠去了。

  這裡詞人以寫景代替了抒情,而情景中,詞意含蓄深蘊耐人深味。關於這首詞的主旨,歷來眾說紛紜。《冷齋夜話》說:李元膺喪妻,作《茶瓶兒》詞,尋亦卒。蓋謂詞人虛構了一個傳奇般的「人面桃花」式的故事,寄寓了對亡妻的悼念與人去樓空的哀怨。這類傳奇雖未必確有其事,但詞人真摯深婉之情卻是詞中真味。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