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幕遮·懷舊》范仲淹


蘇幕遮·懷舊

作者:范仲淹

朝代:宋代



碧雲天,黃葉地。秋色連波,波上寒煙翠。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
黯鄉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明月樓高休獨倚。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留人睡 一作:留人醉)

作品關鍵字:-宋詞三百首-宋詞精選-婉約-秋天-寫景-懷舊-思念


作者簡介:

范仲淹

  范仲淹(989-1052年),字希文,漢族,北宋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軍事家、文學家,世稱「範文正公」。范仲淹文學素養很高,寫有著名的《岳陽樓記》。


譯文及註釋

譯文
白雲滿天,黃葉遍地。秋天的景色映進江上的碧波,水波上籠罩著寒煙一片蒼翠。遠山沐浴著夕陽天空連接江水。岸邊的芳草似是無情,又在西斜的太陽之外。
黯然感傷的他鄉之魂,追逐旅居異地的愁思,每天夜裡除非是美夢才能留人入睡。當明月照射高樓時不要獨自依倚。端起酒來洗滌愁腸,可是都化作相思的眼淚。

註釋
蘇幕遮:詞牌名。此調為西域傳入的唐教坊曲。宋代詞家用此調是另度新曲。又名《雲霧斂》《鬢雲松令》。雙調,六十二字,上下片各五句。
碧雲天,黃葉地:大意是藍天白雲映襯下的金秋大地,一片金黃。黃葉,落葉。
秋色連波:秋色彷彿與波濤連在一起。
波上寒煙翠:遠遠望去,水波映著的藍天翠雲青煙。
山映斜陽天接水:夕陽的餘暉映射在山上,彷彿與遠處的水天相接。
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草地延伸到天涯,所到之處比斜陽更遙遠。
黯鄉魂:心神因懷念故鄉而悲傷。黯,黯然,形容心情憂鬱,悲傷。
追旅思:撇不開羈旅的愁思。追,緊隨,可引申為糾纏。旅思,旅途中的愁苦。
夜夜除非,好夢留人睡:每天夜裡,只有做返回故鄉的好夢才得以安睡。夜夜除非,即「除非夜夜」的倒裝。按本文意應作「除非夜夜好夢留人睡」。


鑒賞

  這首《蘇幕遮》,《全宋詞》題為「懷舊」,可以窺見詞的命意。

  這首詞的主要特點在於能以沉鬱雄健之筆力抒寫低回宛轉的愁思,聲情並茂,意境宏深,與一般婉約派的詞風確乎有所不同。清人譚獻譽之為「大筆振迅」之作(《譚評詞辨》),實屬確有見地的公允評價。王實甫《西廂記》《長亭送別》一折,直接使用這首詞的起首兩句,衍為曲子,竟成千古絕唱。

  上片描寫秋景:湛湛藍天,嵌綴朵朵湛青的碧雲;茫茫大地,鋪滿片片枯萎的黃葉。無邊的秋色綿延伸展,融匯進流動不已的江水;浩渺波光的江面,籠罩著寒意淒清的煙霧,一片空濛,一派青翠。山峰,映照著落日的餘輝;天宇,連接著大江的流水。無情的芳草啊,無邊無際,綿延伸展,直到那連落日餘輝都照射不到的遙遙無際的遠方。

  這幅巨景,物象典型,境界宏大,空靈氣象,畫筆難描,因而不同凡響。更妙在內蘊個性,中藏巧用。「景無情不發,情無景不生」(范晞文《對床夜語》)。眼前的秋景觸發心中的憂思,於是「物皆動我之情懷」;同時,心中的憂思情化眼前的秋景,於是,「物皆著我之色彩」。如此內外交感,始能物我相諧。秋景之淒清衰颯,與憂思的寥落悲愴完全合拍;秋景之寥廓蒼茫,則與憂思的悵惆無際若合符節;而秋景之綿延不絕,又與憂思之悠悠無窮息息相通。所以「丹誠入秀句,萬物無遁情」(宋邵雍《畫吟》)。這裡,明明從天、地、江、山層層鋪寫,暗暗為思鄉懷舊步步墊底,直到把「芳草無情」推向極頂高峰,形成情感聚焦之點。芳草懷遠,興寄離愁,本已司空見慣,但本詞憑詞人內在的「丹誠」,借「無情」襯出有情,「化景物為情思」,因而「別有一番滋味」。

  下片直抒離愁:望家鄉,渺不可見;懷故舊,黯然神傷;羈旅愁思,追逐而來,離鄉愈久,鄉思愈深。除非每天晚上,作看回鄉好夢,才可以得到安慰,睡得安穩。但這卻不可能,愁思難解,企盼更切,從夕陽西下一直望到明月當空,望來望去,依然形單影隻,莫要再倚樓眺望。憂從中來,更增惆悵,「何以解憂,唯有杜康」。然而「舉杯消愁愁更愁」,愁情之濃豈是杜康所能排解。「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意新語工,設想奇特,比「愁更愁」更為形象生動。

  如此抒情,妙在跳擲騰挪,跌宕多變。望而思,思而夢,夢無寐,寐而倚,倚而獨,獨而愁,愁而酒,酒而淚。一步一個轉折,一轉一次深化;雖然多方自慰,終於無法排解。愁思之濃,躍然紙上。其連綿不絕、充盈天地之狀,與景物描寫融洽無間,構成深邃沉摯、完美融徹的藝術境界。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