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江紅·送廖叔仁赴闕》嚴羽


滿江紅·送廖叔仁赴闕

作者:嚴羽

朝代:宋代



日近觚稜,秋漸滿、蓬萊雙闕。
正錢塘江上,潮頭如雪。
把酒送君天上去,瓊玉琚玉珮軝鴻列。
丈夫兒、富貴等浮雲,看名節。
天下事,吾能說;今老矣,空凝絕。
對西風慷慨,唾壺歌缺。
不灑世間兒女淚,難堪親友中年別。
問相思、他日鏡中看,蕭蕭發。

作品關鍵字:-離別-感傷-抱負


作者簡介:

嚴羽

  嚴羽,南宋詩論家、詩人。字丹丘,一字儀卿,自號滄浪逋客,世稱嚴滄浪。邵武莒溪(今福建省邵武市莒溪)人。生卒年不詳,據其詩推知主要生活於理宗在位期間,至度宗即位時仍在世。一生未曾出仕,大半隱居在家鄉,與同宗嚴仁、嚴參齊名,號「三嚴」;又與嚴肅、嚴參等8人,號「九嚴」。嚴羽論詩推重漢魏盛唐、號召學古,所著《滄浪詩話》名重於世,被譽為宋、元、明、清四朝詩話第一人。


鑒賞

  本詞上片著重敘事,寫廖叔仁於秋天去朝廷任職,勉勵他要重名節而輕富貴;下片著重抒情,慨歎自己關心國事,有政治抱負,雖年老不變,但仕途失意,最後抒發與廖叔仁分手的傷感。

  全詞寫得氣勢豪邁,風格雄壯,上片描繪臨安宮殿雄偉,並以錢塘怒潮作陪襯,眾臣整齊肅穆,顯得形象雄偉,境界開闊。「丈夫兒」兩句,勸友人砥礪名節,言辭慷慨,語言峭勁有力。下片先訴說自己有政治見識和才能,志不伸,但雄心未已。詞中連用的四個簡短的三字句,在語氣上形成短促頓挫,從而更有效地表達了作者的這種矛盾、焦急的心情。「對西風」兩句,借典抒情,壯懷激烈,是這首詞豪邁雄健格調的最激越處。末尾仍回到送別的本題上來,表現了送別的傷感,但仍然氣豪筆健。「不灑」兩句,是對偶句,化用成語典故而不露斧鑿痕跡,顯示出作者的語言功力。

創作背景

  這首詞寫得氣勢豪邁,饒有興味。將作者的那種淡薄功名、慷慨悲歌的氣韻,生動地表達了出來。

  它是作者送友人廖叔仁去京城赴任時所作。廖叔仁,生平不詳。闕,宮闕,這裡指南宋朝廷。「日近」兩句是說臨安的宮殿巍峨,高高的觚菱彷彿接近紅日,宮廷一帶秋色也頗濃了。臨安附近,錢塘江每年陰曆八月漲潮,極為壯觀。「正錢塘江上,潮頭如雪」點明時間地點,說廖叔仁於秋天去京城臨安。「富貴等浮雲」,不慕富貴,視若浮雲。這兩句是勉勵廖叔仁,說大丈夫應當不貪求富貴,而要看重名譽節操。

  「天下事,吾能說」表明作者關心國家大事,有見識,有主張。「今老矣,空凝絕」,抒發自己政治抱負和才能不能施展,如今垂垂老矣,留下的只是滿懷愁緒了。結句說:與廖叔仁分手後,若問相思之情何如,只要今後在鏡中看到滿頭蕭蕭白髮,便可說明愁緒之深了。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