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月二十日往岐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於女王城東禪莊院》蘇軾


正月二十日往岐亭郡人潘古郭三人送余於女王城東禪莊院

作者:蘇軾

朝代:宋代



十日春寒不出門,不知江柳已搖村。
稍聞決決流冰谷,盡放青青沒燒痕。
數畝荒園留我住,半瓶濁酒待君溫。
去年今日關山路,細雨梅花正斷魂。

作品關鍵字:-送別-友情-寫景


作者簡介:

蘇軾

  蘇軾(1037-1101),北宋文學家、書畫家、美食家。字子瞻,號東坡居士。漢族,四川人,葬於穎昌(今河南省平頂山市郟縣)。一生仕途坎坷,學識淵博,天資極高,詩文書畫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暢達,與歐陽修並稱歐蘇,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清新豪健,善用誇張、比喻,藝術表現獨具風格,與黃庭堅並稱蘇黃;詞開豪放一派,對後世有巨大影響,與辛棄疾並稱蘇辛;書法擅長行書、楷書,能自創新意,用筆豐腴跌宕,有天真爛漫之趣,與黃庭堅、米芾、蔡襄並稱宋四家;畫學文同,論畫主張神似,提倡「士人畫」。著有《蘇東坡全集》和《東坡樂府》等。


賞析

  岐亭在今湖北麻城西北,蘇軾的好友陳慥(季常)隱居於此。蘇軾貶官黃州期間,他們經常互訪,蘇軾這次往岐亭也是為訪陳慥。潘、古、郭三人是蘇軾到黃州後新結識的友人,潘指潘丙,字彥明,人潘大臨之叔。古指古耕道,通音律。郭指郭遘,喜好寫輓歌。他們三人對貶謫中的蘇軾幫助頗大。蘇軾《東坡八首》之七說:「潘子久不調,沽酒江南村。郭生本將種,賣藥西市垣。古生亦好事,恐是押牙孫(古時押牙指俠客)。家有一畝竹,無時客叩門。我窮舊交絕,三子獨見存。從我於東坡,勞餉同一飧。」女王城在黃州城東十五里。蘇軾於1080年(元豐三年)赴黃州貶所途中,過春風嶺,正是梅花凋謝的時候,曾作《梅花二首》;過岐亭,遇故友陳慥。這次去岐亭訪陳慥,正好時隔一年,景色依舊,想到前一年的淒涼境況,蘇軾感慨萬端,寫下了這首著名的詩篇。

  首聯寫春天來得很快,因「春寒」,僅僅十天不出門,而江邊柳樹已一片嫩綠。「江柳已搖村」的「搖」字很形象,活畫出春風蕩漾、江柳輕拂的神態。

  頷聯進一步描寫春景。決決,流水聲,盧綸《山店》有「決決溪泉到處聞」之句。冰谷,尚有薄冰的溪谷,柳宗元《晉問》:「雪山冰谷之積,觀者膽掉。」谷中尚有冰,說明是早春。早春溪流甚細,故冠以「稍聞」二字,用詞精確。青青,新生野草的顏色。沒,淹沒,覆蓋。燒痕,舊草為野火所燒,唯余痕跡。後句說青青新草覆蓋了舊有燒痕。冠以「盡放」二字,更顯得春意盎然。

  頸聯寫潘、古、郭三人為他餞行。「數畝荒園」即指女王城東禪莊院。「留我住」,「待君溫」,寫出了三人對蘇軾的深厚情誼。而這個地方正是他一年前赴黃州所經之地,此時友人的情誼,使他回想起一年以前的孤獨和淒涼。因此,尾聯轉以回憶作結。

  前一年蘇軾赴黃州途中所作的《梅花二首》,寫得非常淒苦,催人淚下。其一說:「春來幽谷水潺潺,的皪梅花草棘間。一夜東風吹石裂,半隨飛雪度關山。」的皪(鮮明的樣子)的梅花生於草棘,已令人心寒,又被「東風」吹落殆盡。其二說:「何人把酒慰深幽,開自無聊落更愁。幸有清溪三百曲,不辭相送到黃州。」梅花開於草棘中,無人欣賞,已夠無聊了;而又為「東風」摧落,或隨飛雪度關山,或隨清溪流黃州,更令人愁苦。所謂「去年今日關山路,細雨梅花正斷魂」即指此。末句化用杜牧《清明》詩:「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他此時也是「路上行人」,尾聯不止是回憶「去年今日」,也是在寫「今年今日」, 汪師韓評價說:「含蘊無窮。」(《蘇詩選評箋釋》)王文誥說得好:「末句暗藏『路上行人』四字,結住道中。讀者徒知讚歎,未見其奪胎之巧也。」(《蘇詩編注集成》卷二十一)

  這首詩前四句寫「往岐亭」途中所見,五六句寫女王城餞別,末二句因餞別而聯想到前一年無人「把酒慰深幽」。表面上看,全詩「於題不甚顧」(馮班語,見《紀批瀛奎律髓》),實際是緊扣題意。寫初春之景,景色如畫;寫友人之情,情意深厚。全詩一氣貫注,看似信筆揮灑,實則勾勒甚密,有天機自得之妙。



你可能也喜歡: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圖片 表情